正文 第二千五百四十三章 你怎么那么關心他

    有些話葉向前還不方便說。

    其實以葉秋現在立下的功勞,讓他走葉向前的這條路的話,可以說以后達到他這個高度,是絕對沒有任何問題的。

    就算是拿回“葉家的東西”,對于葉秋來說也沒有任何的用處。

    況且,以這個小子的性格,怎么可能會做那么麻煩的事情。

    葉秋對這方面的東西也根本沒有任何的興趣,要不然的話他早就開始走自己這條路了。

    而且這個小子雖然不說,其實還是很關心自己這個老頭子的嘛,想著替自己出面。

    葉向前心里面樂呵呵的想著。

    葉輕雪可不知道葉向前那么放心的理由,而是想到了葉秋說過的原因,突然緊張道:“爺爺,難道他說的都是真的?”

    葉向前一愣,然后就以為葉秋把自己的事情告訴了葉輕雪一些,頓了頓就說道:“沒錯,都是真的。”

    “啪嗒。”

    葉輕雪手一松,手機直接掉在了地上,張大了嘴巴,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另一邊。

    譚云蝶也就是找了個借口離開而已,帶著譚云朵和楊薇隨便找了個沒人的地方坐了下來。

    畢竟她一個外嫁的女兒,譚家也沒有什么事情需要她幫忙的。

    剛剛坐下來,譚云朵就急不可耐的說道:“姐姐,你跟葉秋到底怎么回事?

    他他真的還有其他女人?”

    譚云蝶微微一笑,沒有回答,表示是默認了。

    譚云朵張大了嘴巴:“姐姐,你你受得了?”

    譚云蝶輕笑了一聲,平靜的說道:“咱們爸,除了咱們媽之外,就沒有其他女人了?”

    譚云朵一愣,支吾著說道:“可是這不一樣,大媽很早過世了,三姨不是沒有名分嗎”譚云蝶淡漠道:“這有什么區別?

    還不都是一樣的,既然咱們媽都忍得了,為什么我忍不了,而且葉秋對我還很不錯。”

    譚云朵聽到這就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楊薇皺了皺眉,旋即找了個借口,對著譚云朵說道:“云朵,我有點渴了,你幫我去拿點喝得好不好?”

    譚云朵一怔,不過沒有懷疑,點頭說道:“好,薇薇姐你要喝什么?”

    “果汁就可以了。”

    楊薇說道。

    譚云朵聞言點點頭,起身就去拿喝的了。

    譚云蝶等到譚云朵離開,對著楊薇笑道:“薇薇,找了個借口把云朵支開,你是想問我什么?”

    楊薇苦笑了一聲:“看來瞞不過你。”

    譚云蝶坐到楊薇身邊,拉著她的手笑道:“薇薇,我們是什么關系,難道我還不了解你嗎?”

    就在這個時候,楊薇縮了縮手,把手從譚云蝶手里面拿開了,臉色有些不太自然:“薇薇,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譚云蝶目光一閃,顯得有些失落,自語道:“是啊,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楊薇沉默了一下,接著沉聲道:“你跟葉秋到底怎么回事?”

    譚云蝶回過神來,輕笑道:“還能夠是怎么回事,他就是我的男朋友。”

    楊薇搖了搖頭,盯著譚云蝶的眼睛,嚴肅的說道:“云蝶,你不用騙我了,你老實告訴我,你跟他是不是假冒的?

    是不是為了蘇半城的事情?”

    譚云蝶心里面苦笑了一聲,果然了解自己的還是楊薇,不過現在她可不能夠把事實告訴她。

    不然的話,不僅僅是她,還有楊薇都會有危險的。

    譚云蝶搖頭說道:“薇薇,你多慮了,我們只是普通的男女朋友關系,而蘇半城,我還犯不著為了他就找了個人來假冒,你應該很了解我的,如果我不想跟他有什么關系,不理他就是了。”

    楊薇搖了搖頭:“云蝶,我當然了解你,可就是因為了解你,我才不相信葉秋真的是你的男朋友,現在你又說不是為了蘇半城,那么我知道你是想要干什么了。”

    說完楊薇欲言又止。

    譚云蝶這個時候心里面倒是突然一緊,難道被楊薇發現了,那件事情其實是自己做的?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楊薇有些難以啟齒的說道:“云蝶,我知道你那方面算了不說這個,都是過去的事情了,當時我們都不懂事,可是現在我們都已經經歷過那么多事情了,而且你跟畢文衫結婚,雖然我不喜歡畢文衫這個人,可是我覺得你正常了就好,可是現在”楊薇頓了頓,才小聲說道:“云蝶,你告訴我,葉秋的那些女人,實際上其實都是你的你找葉秋當男朋友,其實是為了給你打掩護?”

    譚云蝶聽到這松了口氣,還以為自己的事情被楊薇發現了,不是就好。

    但是她聽清楚楊薇的話之后,又是一怔,呆呆的看著楊薇,沒有開口說話。

    楊薇還以為自己說中了,俏臉有些沉重:“云蝶,唉,你這是在耽誤自己,也是在耽誤葉秋啊。”

    這是誤會了啊。

    譚云蝶這個時候回過神來了,心里面一陣哭笑不得,想要開口解釋什么,可是想想看也不知道該怎么解釋,恐怕不管怎么樣,楊薇都不會相信自己的。

    楊薇見到譚云蝶沒說話,心里面就更加肯定了,道:“云蝶,你不說話就代表你承認了,唉,你怎么能夠這樣,你這是在毀了葉秋啊,你知不知道他的身份很敏感,要是傳出什么風言風語,那么他的前途都毀了。”

    “這樣不行,而且你也不能夠一錯再錯下去了,我去找葉秋,讓他把事情說清楚。”

    譚云蝶沒有說話是不知道該怎么解釋,只好沉默下來,現在聽到楊薇要去找葉秋,心里面就著急了,心里面想著趕緊找個理由出來。

    可是這一時半會兒,也找不出個像樣的理由。

    就在這個時候,她心中一動,突然想到了什么,對著楊薇問道:“薇薇,你為什么這么關心葉秋的事情,難道你?”

    楊薇一愣,然后臉上閃過不自然的神色:“我跟葉秋是朋友,我,我當然不愿意看著他出事。

    好了,這件事等到今天壽宴結束之后,我們再談。”

    說完她就生怕譚云蝶再問什么一樣,起身快步離開了。

    譚云蝶看到把事情糊弄過去了,心里面松了口氣,可是緊接著她突然眨了眨眼睛,臉色有些不太好起來:“薇薇這么關心那個家伙,不會吧,之前在她家我就覺得奇怪”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