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29章 騙子

    吉子沉默了,任冷風吹打在光溜溜的身上卻沒有絲毫動靜。

    夏商能理解吉子現在的心情,起身吸了一口氣:“你是倭國人,我是大華人,我們之間難以存在單純的感情。”

    “我我知道”吉子出人意料地平靜,或許真如她的回答那樣,她一開始就知道這個男人不過是在利用自己。

    聽到吉子的回答,夏商反而有些不安。

    他原本可以把這些都爛在肚子里,告訴對方也是一時的沖動,就在吉子準備咬自己肩膀的時候,夏商真切地感受到了這位倭國姑娘心中情感。

    這讓夏商有些內疚,有些不安。

    但因為一時口快,夏商反而又變得擔心起來,害怕對方一時生氣而改變了當初的承諾。

    如果她一氣之下要對大華大舉入侵也說不定不過現在吉子的平靜是夏商預料之外的事情,這讓整件事又多了些變數。

    “你原本可以什么都不說的,為什么現在又說出這些來?”

    “因為因為”夏商再次吸氣,頭一次在女人面前顯得這么心虛和內疚,“對你不公平。”

    “這么簡單嗎?”

    吉子皺了皺鼻子。

    夏商看著吉子,也不知道吉子究竟是哪種心態。

    “我知道你的內心”吉子很自信地說,“你告訴我這些,是因為你從現在開始有那么一絲絲喜歡我了對不對?”

    夏商沉默了一會兒:“其實我應該說對的,但既然現在都已經選擇了坦然,那我也要坦然地說真實的感受,老實說,我現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吉子笑了笑:“我不在乎,你可以跟我演戲,但我跟你做不到。

    只有三個時辰的時間了,我不想跟你糾結在這些不要緊的問題上”“這也不要緊嗎?”

    “我喜歡你就夠了,畢竟一別之后也不知道能不能再見面。

    現在我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請你給我留下一段最好的回憶。”

    “我”“你不能拒絕,否則我會讓父親改變主意的。”

    把話說完,吉子也不管別的,重新撲在了夏商的懷中。

    夏商卻再次將吉子推開,臉上的表情有些難受。

    “夏,你這是干什么?”

    夏商皺眉,有苦難言:“今時不同往日,恐怕我不能給你留下什么美好的回憶。”

    吉子真的有些不高興了,起身問道:“這是什么意思?”

    “我我”夏商十分無奈,“我體內有情蠱。”

    “情蠱?

    你所說的那種蠱蟲嗎?

    那到底要不要緊?”

    夏商擺手:“本來是不要緊的,但現在可能很要緊。

    你有所不知,身中情蠱之人就不能對異性動情,一旦動情就會渾身難受,弄不好還會丟了性命。”

    “還有這樣的事情?”

    吉子一臉狐疑,“可是之前在荒村”“因為我請人幫我治療過,那時候體內的情蠱還處于沉睡狀態。

    今夜那人對我下蠱,我之所以沒有任何影響,是因為體內的情蠱早已經占據了我身體,別的蠱蟲進入就會被原先的蠱蟲吞噬。

    現在我體內的情蠱已經處在活躍狀態中,我現在根本不能跟你那個啥”夏商費力的解釋著,也不知道吉子聽懂沒有。

    吉子愣了一會兒,忽然像一朵鮮花兒一樣笑了起來:“咯咯咯夏,原來是因為這樣”“有什么好笑的!”

    夏商十分嚴肅的呵斥。

    吉子還是那樣笑著,然后很認真地說:“情蠱情蠱,聽起來就是讓人不能動情的蠱蟲罷了,也就是說,你在我面前如果沒有動情,那體內的蠱蟲就不會發作。

    現在你好像挺難受的,也就是說對我有動情了?

    那你還說不知道喜不喜歡我?”

    “”夏商被說得啞口無言。

    難得見到夏商吃癟的樣子,吉子越發地開心起來:“剛才還說什么坦誠,看來都是騙人的。”

    “我沒有騙”“你還不承認?”

    吉子湊到了夏商面前,在夏商的臉上很認真地親了一口。

    或許是感受到吉子現在的心意,夏商感覺體內都快爆炸了一般,痛得蜷縮成了一團。

    吉子嚇了一跳,沒想到夏商會這么難受,趕緊退開:“夏,你真的這么難受?”

    “快,把衣服穿好了。

    再這樣,我怕我會突然死在這兒。”

    一段小小的插曲之后,兩人換好了衣裳。

    因為擔心夏商難受,吉子沒有再靠近,她站在崖邊,看著逐漸散去的夜色,對著夏商開心地說:“夏,你做到了,今夜就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回憶。

    不管以后我們能不能再見面,我都會記住你的。”

    夏商正準備回答,忽然感覺周圍出現了好幾道極其危險的氣息。

    因為剛才太過于放松,完全沒料到有人會出現得這么快,沒作出任何防御,后腦就被人狠狠打了一下。

    偷襲之人也不知使用了什么詭異的能力,居然瞬間封鎖了夏商體內所有的真氣,盡管黑色珠子作出了反應,但力量被削減了太多,夏商就感覺眼皮一松,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而夏商眼中最后的畫面,是幾個黑衣武士跪在了吉子的面前,依稀聽到有人說:“屬下奉東皇之命護送小姐回家。”

    “不是說好三個時辰的嗎?

    為什么聽到的是漢語?”

    帶著小小的疑問,夏商昏了過去。

    夏商醒來之后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熟悉道觀中,淡淡的煙香令人神清氣爽。

    第一時間夏商還有些飄忽不定,忽然間想起了昏迷前的一幕,猛地坐直:“吉子!”

    身邊,老道丟下了棋子笑瞇瞇地看著夏商:“小友,你醒了?”

    “我”夏商剛一開口,后腦勺都還在劇痛。

    “小友已經昏睡了整整一天一夜,打暈小友的人可真不簡單,下手夠狠呢。”

    夏商瞇著眼睛,十分難受,心說打自己的人的確是不簡單,自己在那人面前就跟普通人沒啥區別,一下就被打暈了過去。

    “吉子呢?”

    “老道發現小友的時候那位姑娘已經不見了。”

    “不行!”

    夏商立刻就要起身,“我得卻確認,那些人我都不知道是不是吉子要等的人。”

    “小友,不用這么著急。

    山下已經變天了,那些外族正在整理營地,似乎是要走了。”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