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特別顧問

    “羅塵兄弟勿怪!剛剛是袁某吃了豬油蒙了心,沖撞了您,您大人大量,千萬不要與我一般見識!”

    袁崇臉上堆起了笑容,點頭哈腰,極盡諂媚地說道,臉上笑得跟花兒一樣燦爛,要多嫵媚就有多嫵媚。

    袁崇的這副嘴臉看得文祥臉角一陣抽搐,心中一片惡寒不已,不過他卻也能夠理解,即便換作他經過羅塵一系列詭異無比的震懾手段之后,反應估計也跟袁崇差不多。

    “要我回藥堂和器堂幫你們處理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也不是不可以,就看你們能不能開出讓我心動的價碼!”

    羅塵望著袁崇和文祥二人,一臉平靜地說道。

    “你想要什么樣的價碼?靈石?靈藥?還是異金?”

    袁崇和文祥二人狡猾如狐,并沒有輕易落入羅塵的彀中,反而將皮球重新踢回到羅塵手上。

    “我想要什么的價碼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付得起什么樣的價碼?”羅塵淡淡地說道,目光中迸現出一股精明睿智的光芒。

    袁崇和文祥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二人盡皆感覺到了羅塵的難纏,對方年紀雖小,但卻比誰都要精明,并不是能夠隨意糊弄的。

    袁崇和文祥對視了一眼,目光在空中交匯,二人一瞬間以念頭交換了無數的意見。

    “我們可以各自向上頭打報告,聘你為藥堂和器堂的特別顧問,每個月你可以領取100塊下品靈石,或者十株一階靈藥,你覺得怎么樣?”

    袁崇和文祥二人微微沉吟道。

    “100塊下品靈石?十株一階靈藥?你們這是在打發叫花子嗎?那這個特別顧問我還是不做了,你們認為憑我的能力,干什么難道不比這個所謂的特別顧問收獲更豐?”

    羅塵的聲音陡然提高八度,兩顆“霹靂子”不斷的在手心中把玩轉動著,嚇得袁崇和文祥二人臉色劇變,小心肝撲通撲通直跳。

    “別,別,別!羅塵,你別沖動,萬事好商量,我們這不是在征詢你的意見嗎?”

    袁崇和文祥同時變臉道,旋即二人猛地一咬牙,眼中閃過一絲肉痛之色:“那這樣如何,我們兩大堂口各給你1000塊下品靈石,外加十株一階靈藥,再每個月給你3000點的功勛值?”。

    一千塊下品靈石和十株一階靈藥,羅塵并不動心,但每個月三千點功勛值,卻是讓羅塵有些心動了起來。

    他的心底可是一直覬覦天鴻學院藏書閣內的武學功法,但奈何他依靠干雜活賺取到功勛值卻總是捉衿見肘,根本不夠他用。

    “可以!不過,事先聲明,我只負責綜合統籌和把關的任務,具體的一些瑣碎之事,我可能會不經手。但我會對負責相應工作的學徒弟子進行一對一的指導,提升他們的工作效率!

    “所以你們必須賦予我高度的權限,除了你們這些副執事之外,其他所有學徒弟子都要受我指揮和管轄!”

    羅塵略微沉吟了下,最終答應了下來,不過卻是提了一個最后的條件。

    “這個完全沒有問題!”

    對于羅塵的最后要求,袁崇和文祥想也不想就答應了下來,在他們看來這完全不是什么問題,如果不是為了晉升考核,他們鬼才愿意跟這群螻蟻般的學徒弟子打交道。

    “不過,羅塵,還有個問題。你也知道我們在各自的堂口都有不少的競爭者,而你的身份乃是學院中最墊底的學徒弟子,我怕到時跟上面打報告時,那些競爭者會跳出來攪局,說我們跟你有勾結,想要貪墨學院的資源!”

    “你能不能將手上掌握的兩枚霹靂子賣給我們,到時我們打報告的時候一并拿給上面的人看,讓上面的人看到你的價值?”

    袁崇和文祥最后提了一個問題,目光齊刷刷地盯著羅塵手中把玩著的“霹靂子”。

    “霹靂子我也沒有多少,就只剩下這兩枚了,賣給你們是不可能的事情!”

    “至于如何說服上面的人是你們的事情,如果你們有對手跳出來阻攔,這個你們可以讓他們來當值,讓他們體驗體驗下你們現在的痛苦,不是我羅塵大言不慚,離開了我藥堂和器堂想要玩得跟以前一樣順暢還真不可能!”

    羅塵斷然拒絕了袁崇和文祥的請求。

    他們口中的霹靂子,其實是羅塵經脈未通,不能修煉武道時制造的保護自己的手雷,這涉及到了羅塵最大的秘密,當然是不可能輕易泄漏的。

    盡管袁崇和文祥都對羅塵手中威力驚人的手雷無比的火熱,但奈何羅塵拒絕得非常干脆,絲毫沒有通融回旋的余地,二人也只能作罷。

    “你們最好管好自己的嘴巴,今日在紫竹林發生的事嚴禁外泄出去,否則唯你們是問!”

    末了,在離去之前,袁崇還惡狠狠地盯住不遠處隸屬于兩大堂口的學徒弟子,眼中殺機彌漫,森冷無比地說道。

    ……………………………………

    卻說陸小夕與羅塵在天鴻學院大門口分別之后,徑直來到了普通弟子上課的地方——授武堂!

    天鴻學院的弟子分為學徒弟子、普通弟子、外院弟子、精英弟子、核心弟子和親傳弟子。

    經脈未通,未能踏上武道之路的,只能做學徒弟子,干各種最苦最累的雜活。

    通脈境一重天到四重天的境界,可為普通弟子。

    而普通弟子基本上在各家學院中都是人數最多的,為了方便統一管理和授課,會將同一批入學或者沖學徒弟子中晉升的普通弟子,分成一個個百人大班,學院授武堂會有專門的導師來教導他們修煉。

    而且,根據不同的武道天賦和潛力,普通弟子班分為人級、玄級、地級和天級,人級潛力最低,天級潛力最高。

    而陸小夕所在的,正是潛力最低的人級普通弟子班。

    陸小夕徑直來到授武堂訓練室,發現導師莫影正在教導一眾同學修煉低級身法武學——【清風殘影步】。

    陸小夕的導師莫影,是一名身材高挑,雙峰飽滿,呼之欲出,豐臀挺翹,包裹在一襲束身紫色長裙之下,勾勒出一道玲瓏曼妙的曲線。

    莫影就像是一個熟透的水蜜桃,姣好的臉蛋上仿佛能夠掐得出水來,風姿卓越,嫵媚動人,讓班上一名名青春熱血的少年,帶著略微火熱的目光,趁著莫影回頭之際無比貪婪的上下掃描著導師身上的玲瓏曲線。

    咻咻!咻咻!咻咻……

    頓時,廣闊無比訓練室群魔亂舞,一道道殘影交織到一起,縱橫呼嘯。

    陸小夕背對著莫影,躡手躡腳的從訓練室后門閃了進來,企圖在不驚動導師莫影的情況下蒙混過關。

    但不料,莫影仿佛后背長有眼睛一般,冷不丁地回過頭來,霍地盯住了陸小夕。

    須臾之間,莫影的臉色倏地冷了下來,目光冰冷地望著陸小夕,冷叱道:“陸小夕,你把我莫影執教的班級當成什么地方了?客棧嗎?你想來就來,不想來就不來的嗎?”。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