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兩百五十二章 仙綠神劍VS銀玄劍

    聽到青衣中年護衛的“提議”,沈劍飛的眸子頓時變得無比的閃亮了起來,心中一動:“不錯!小子,本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臣服于本少,做本少的劍侍,你我恩怨可以一筆勾銷!”。尋找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

    “本少絕對不是什么小家子氣的人,對自家人從來都是非常大方的,看到了他手中的銀玄劍沒有?這可是九階寶兵,即便是天鴻學院也屈指可數,絕對不超過一手之數!”

    “但是,只要你成為了本少了劍侍,本少也可以賞你一柄九階寶兵。就是超越九階寶兵的神兵利器,也有可能賞給你,只要你的功勞足夠大!”

    “而且,百院城的舞臺太小了,束縛了你的發展前景,坐井觀天的青蛙,永遠不知道外面天空的廣闊,再強大的青蛙也只能稱霸一井罷了!而我沈劍飛可以給你提供更加廣闊的舞臺,讓你有魚躍龍門,名動天下的機會!”

    微微頓了下,沈劍飛指了指青衣中年護衛手中的銀玄劍,誘惑著羅塵道,話里話外還給羅塵畫了一個充滿美好前景的大餅。

    “你這個卑賤的鄉巴佬,估計一輩子都沒有見識過九階寶兵的風采吧?我不信你能夠抵抗得了九階寶兵的誘惑!待你成為本少的劍侍之后,本少再好好炮制你,而且到時你的東西全部屬于本少,包括你的小命!”

    一抹輕蔑與不屑之色,猛地自沈劍飛瞳孔深處一閃而逝,心中冷笑了起來。

    在他看來,一柄九階寶兵足以誘惑到羅塵這樣出身貧民的最底層武者替他賣命了。

    “白癡!”

    羅塵吐氣開聲,略帶幾分厭惡的冷冷厲叱一聲。

    “找死,不識好歹的東西!”

    青衣中年護衛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輕叱一聲,手中銀玄劍猛然爆射出一團刺目的光華。

    一股浩蕩、澎湃、讓人心悸不安的氣息,以銀玄劍為核心,向著四面八方席卷而出,仿若瀚?駶。

    咻!

    一道銀色匹練,有如九天垂落的銀河一般,破空而去,朝著羅塵的胸膛斜斬而來。

    轟!

    羅塵有心試探九階寶兵的真正威力,直接腰身一擰,一拳爆轟而出。

    一道磨盤大小的恐怖拳印,夾著風雷滾動的破空銳嘯,迎著銀色匹練激射而去。

    “哼!不知所謂!”

    青衣中年護衛一聲冷喝,銀色匹練驟然加速,以摧枯拉朽之勢,一劍斬碎了激射而來的拳印,旋即余勢不減的繼續朝著羅塵的胸膛斜斬而來。

    轟轟轟轟轟……

    羅塵目光微微一凜,沉腰立腳,左右開弓,雙拳如龍暴擊而出,一道道磨盤大小的恐怖拳印呼嘯著迎了上去。

    嘭嘭嘭……

    浩大無匹的銀色匹練,瞬間與激射而來的拳印,展開了激烈無比的交鋒,爆發出了陣陣轟鳴巨響,劇烈的交鋒震動得地面搖顫不息。

    羅塵連出九拳,最終才將這道浩蕩無匹的銀色匹練,生生給打爆開來。

    “恃才傲物是沒有好下場的!人貴有自知之明,什么樣的出身就要有對應地位的覺悟,不能太過于好高騖遠,狂妄自大!”

    青衣中年護衛一聲冷叱,銀玄劍爆射出一團刺目的光芒,一剎那間氣勢暴漲。

    “既然你不愿意做劍飛少爺的劍侍,那就只能把你擒下給劍飛少爺當出氣筒了!”

    青衣中年護衛舌綻春雷,一聲大吼,銀玄劍從頭頂劃過一道優雅絢麗的弧度,一道凝如實質,丈許來長,四指來寬的恐怖劍罡,激射而出。

    這道銀色劍罡,勁氣吞吐,凝實無比,散發出一股股讓人無比驚悚和心悸的氣息,仿佛能夠切割萬物,絞滅眾生,撕裂天地,斬滅星辰,恐怖到了極點。

    羅塵劍眉一掀,臉色頗為凝重,這道恐怖無比的銀色劍罡讓他感覺到了一股空前絕后的危機感。

    旋即,羅塵緩緩抽出懸掛在腰間的仙綠神劍。

    “嗡~~~~~!”

    仙綠神劍甫一從劍鞘中拔出來,一道璀璨奪目的綠色光柱,瞬間沖霄而起。

    “吟~~~~~!”

    旋即,一道驚天劍鳴,倏然傳蕩而出,回響在九重天闕深處。

    仙綠神劍光芒暴漲,化作一道驚虹掣電般的綠色仙光,疾斬而出。

    轟!

    一道磅礴浩蕩的綠色劍罡,猛地拔地而起,浩浩蕩蕩,洋洋灑灑,長達數十丈,霸道絕倫,驚世駭俗。

    說來緩慢,實則一瞬,銀色劍罡和綠色劍罡狠狠撞擊到了一起,頓時天地一陣猛烈搖動,仿佛天崩地裂一般,爆發出了無比恐怖的聲勢與動靜。

    咔嚓……嘭!

    然而,兩道劍罡相遇的瞬間,青衣中年護衛斬出的銀色劍罡,僅僅堅持了不到十分之一個呼吸的時間,便轟然潰散炸裂了開來,一觸即潰。

    轟!

    而羅塵揮出的綠色劍罡幾乎沒有任何的損耗,繼續挾著摧山坼地之威,當頭朝著青衣中年護衛斬落而去。

    “怎——么——可——能?!”

    青衣中年護衛猛然色變不已,眸子瞪得滾圓,寫滿了不可置信之色,失聲驚呼了起來。

    除了沒有動用劍術之外,剛剛的那一劍完全是他凝聚了全力的一擊,居然就這樣被對方輕描淡寫的給擊破了?

    “怎么會這樣?”

    青衣中年護衛目光呆滯,有些難以接受。

    “!!啊……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會這樣?!九階寶兵的威力何時變得這么弱了?!”

    最難以接受還是剛剛叫囂著想要收羅塵為劍侍的沈劍飛,旋即他的目光落在了羅塵手中的仙綠神劍上。

    “難道是這柄劍?!看這柄劍的威力,應該是超越了九階寶兵的入品神兵!這個小畜生真是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運,竟然連入品神兵都有了?!”

    沈劍飛恨意滔天的雙眸之中,涌上了一股濃濃的嫉妒之色。

    就連羅塵自己也沒有預料到,他用罡元催動仙綠神劍的威力,竟是恐怖如斯。

    在一瞬間,羅塵內心深處,憑空生出了一種一劍在手,天下何人可為敵的蓋世豪情。

    轟!轟!轟隆……

    說時慢,那時快!

    浩浩蕩蕩的綠色劍罡,雷霆萬鈞般斬向青衣中年護衛。

    但青衣中年護衛畢竟是化罡境兩重的強者,危機臨身,瞬間便從呆滯狀態中清醒了過來,臉上寫滿了凝重之色。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