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稱糧先生

    “一人一半?”孟檀音一愣,于家產業的一半快頂得上一個小豪門了,“怎么多了?不是只有品古齋嗎?”

    宋夫人見她這樣,微微一笑:“你現在還小,不清楚商場的事兒,別的產業媽先替你管著。品古齋你就當練手,跟段業明了解一下怎么運作!

    孟檀音與宋夫人親切會談一番,率先定下了品古齋的歸屬。她重瞳已成,正在眼花的時候,聽了宋夫人的話,腦子一暈:宋夫人果然只是瞧著柔弱,本質上還是霸氣側漏的。

    孟檀音這些年專注復仇,孟家的老本行早就被拋在腦后了。因此只是一笑,并沒有附和宋夫人,暗暗決定等過幾天腦門兒上的傷口拆了線,就去品古齋瞧瞧究竟是個什么情形。

    之后,宋夫人告訴她宋家準備舉辦宴會,將邀請臨海市大小豪門的公子小姐們來玩兒,讓孟檀音交些新朋友。她已經滿二十了,雖然不急著結婚嫁人,也該有些像樣的人脈,不可能永遠都不接觸那個圈子。

    孟檀音一聽,就知道這是宋夫人在替她出頭,順手抽了宋皎皎一個響亮的耳光。她也知道宋夫人這是在通知她有這么回事,并不是跟她商量,只得微笑著道:“謝謝媽!

    宋夫人摸了摸她的臉,淡淡道:“明天一早我跟你爸就回梧桐市了,這宴會的事奇峰會安排,你好好養傷,別的什么都不用管。若是皎皎再來招惹你——”

    她并沒有說下去,但孟檀音聽出了其中的一絲狠戾三分冷意。

    “媽,我知道怎么做!泵咸匆魬。宋夫人個性溫婉,卻也是不容欺的。夷光是她教出來的,自然也該如此。

    宋夫人滿意地點點頭。

    孟檀音的傷雖然不礙事了,但畢竟失血過多,到了這會兒,事情解決了——雖然跟她預想的有些出入,結果也意外不錯,就有些精神不濟了。

    宋夫人看著她發白的臉色,又叮囑了幾句,就打發她回去歇著了。

    “媽,晚安!泵咸匆粼谒畏蛉祟^上印了個晚安吻,撫著腦袋瞇著眼睛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卻見到倚著門的宋奇峰,頓住腳隨口問了一句:“怎么?”

    宋奇峰神情復雜,沉吟片刻,才道:“爺爺要送皎皎出國念書!

    “嗯?”孟檀音聽了這話,頓時清醒了。老爺子這是什么意思?擔心宋皎皎把我怎么著了,還是擔心我把宋皎皎怎么著了?

    “爺爺對皎皎向來是放養,對她能不能成才并不在意!彼纹娣屐o靜地看著她,“夷光,在醫院里,你跟媽說了什么?”

    “呵,你覺得媽需要我說什么才能知道真相?”孟檀音唇邊綻開一抹燦爛的笑花,眼神卻是冰冷之極,話音更是能擰出二兩冰碴子,“宋奇峰,你說,能在宋家大宅里只手遮天的,是我,還是宋皎皎,還是咱媽宋夫人?”

    夷光出事,管家封鎖了消息。但是宋夫人來得那樣快,還能帶上一桶鮮湯,大宅必然有她的人。且這個人,恐怕是管家所想不到的。

    宋奇峰聽了孟檀音的反問,難得地有些窘迫起來:“夷光……”

    孟檀音冷淡一笑:“你若是舍不得皎皎出國,大可以去勸勸爺爺,讓他不必如此。皎皎還小,又不會照顧自己,一個人在外,也挺讓人掛心的。我傷好之后,就搬回學校宿舍去住。不住在一起,皎皎也不會覺得不自在了!

    宋奇峰心中一沉,皺了皺眉:“你要搬回學校?”

    “讓開點兒,”孟檀音不想再跟他多費唇舌,懨懨道:“晚安!闭f著,抬腳繞過他,抬手去擰房間的門。

    “夷光,”宋奇峰上前一步,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我不是這個意思!”

    “你是什么意思,我一點兒興趣也沒有。我只是通知你,有這么回事罷了!泵咸匆舴鏖_他的手,冷淡道,“就算宋皎皎要出國,那檢討一個字兒也不能少!”

    “呃……”宋奇峰嘴角一抽,“我會敦促她的!

    說著,他又湊到孟檀音跟前,柔聲道歉道,“夷光,我剛剛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別生氣了,好不好?”

    生氣?呵。孟檀音略一點頭,表示并不在意,就擰開房門,輕輕甩上門,將宋奇峰欲言又止的臉關在門外。她傷在額頭上,洗臉的時候就格外小心,又隨意泡了個澡,就早早睡了。

    ——

    元伯看著宋清遞來的支票,臉色一變:“老爺,這……”

    “終日打雁,難免被雁啄眼!彼吻蹇粗,輕嘆一聲,“阿元,你糊涂了!

    聽到這一句,元伯頓時明白過來:“這是,太太的意思?”

    “是我的意思!彼吻宓,“孟丫頭在宋家也十幾年了,正明兩口子待她如何,你不會不知道。我一直以為你看清楚她在宋家的地位了,卻沒想到,你到了這把年紀,居然攙和進了小孩子的游戲里邊。還是你覺得正明他們不在大宅里,孟丫頭真就孤立無援了?”

    元伯垂著頭,心中充滿了懊惱:確實,他失了謹慎。宋正明夫婦常年呆在梧桐市,大宅里的主子就那么幾個,這么多年都沒添過丁,幫傭也是用慣的,幾乎沒有流動過,讓他以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他忘記了,這宅子做主的,先是老爺子,然后是宋夫人。

    “你年紀也不小了,該享享清福了!彼吻謇潇o道,將支票推到元伯跟前,“這是我的一點兒心意。退休金照發!

    “老爺,是我犯了錯,這支票我不能收!痹s緊道。

    “你在宋家多年,一直盡心盡力。一點兒小錯,不足以抹殺你對宋家的貢獻。別推辭了,拿著吧!彼吻遢p叩桌面,頓一頓,又道,“我記得,你有個外甥,幾年前出了國,是學的什么來著?”

    元伯答道:“職業管家!

    “他叫什么名字?學成了嗎?”宋清挑了挑眉,眼中閃過一抹興味,“有沒有找到主家?”

    “回老爺,他叫云湛。剛回國,這兩天正閑著呢!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