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 磋磨

    秋葉白臉上忍不住一陣發紅,只伸手擋住自己的胸前:“別……!

    那是梅蘇留下來的痕跡,她還沒有沐!

    百里初見她堅決環住胸口,不讓他動,便也沒有再繼續,便只微微彎了下唇角,伸手替她解褻褲。

    秋葉白實在覺得被他這么‘伺候’有些怪尷尬的,便輕咳了一聲道:“我自己可以的……!

    她手腳又沒殘廢,大概是裝男人裝慣了,或者行事作風大馬金刀慣了,或者都是自己這么寵著身邊的丫頭,前些年寧春被秋善媛的丫頭潑了熱水,她也是這么處理的,但是輪到自己頭上便覺得怪怪的。

    但是百里初很明顯沒有打算讓繼續讓她動手,抬手就將她的手一擋,淡淡地道:“別動!

    秋葉白看著他眼下的烏青,還是心中微軟,松了手讓他替她除衣。

    不一會,她便一絲不掛了,頭發也被簡單地盤起來了,嬌軀上唯一的遮蔽物就是手。

    好在屋里地龍燒得極熱,她倒是一點不覺得冷,這是這么光溜溜的,實在是……

    她覺得自己雖然看起來很鎮定,但是全身顏色估計都像燒熟的一只蝦,燒熟她的火就是百里初那種若有實質的目光。

    隨著他目光過處,她雪膚上一陣陣地發緊。

    她捂這胸口,輕咳了一聲:“阿初……!

    雖然已經是夫妻,她很想鎮定地表現你喜歡看就慢慢看,但是……

    她覺得他在這么一寸寸地用他那灼人露骨的眼神來犁她一遍,她就要燒焦了。

    百里初見她窘迫,熾烈的眸子微微瞇了瞇,稍微斂了下他的眸光,一彎腰就將她抱了起來,向屏風后的浴桶走了過去,將她溫柔地放進水里。

    溫熱的水上漂浮著冬日里罕見的牡丹花瓣,將身子遮蔽了大半,她方才稍微松了一口氣,伸手拽住了一塊絲綢帕子準備沐浴。

    但是隨后,她光潔的背脊便靠上了一片同樣光滑卻肌理分明的胸膛,整個身子都被固定在他懷里,每一寸的肌膚都熨慰妥帖,不留一絲縫隙。

    百里初從她身后伸手接過了她手里的帕子,聲音低柔而涼。骸拔襾!

    她一愣,帕子已經被他接了過去,一點點地從她肩頭上緩緩一路向下擦拭了下去。

    “阿初……!

    他微冷的呼吸掠過灼熱的肌膚,她只覺得自己有點站不穩,呼吸微亂,但是他卻仿佛鎮定從容,不曾有絲毫心猿意馬,專注而仔細,動作溫柔而小心,仿佛在擦拭精美易碎的瓷器。

    直到他的手帶著帕子掠過她平坦的小腹……隨后便被她忽然抓住了手,她側過臉,看著他,目光都已有些迷離,睫羽濕潤。

    “阿初……別這般磋磨我!

    身體太熟悉他的觸碰,他這么一折騰,讓她腦海里都是彼此纏綿旖旎的畫面。

    “嗯!卑倮锍跷⑽⒉[起靡麗的眸子,仿佛滿意她這般脆弱的求饒,低了頭在她耳邊輕聲道:“不著急,小白,我們有一整晚的時光,讓你全身都是我的烙印!

    她到底忍不住紅了臉,抓住了桶邊,想說她才沒有著急,只是受不了他這樣冷靜的樣子來撩撥她。

    但卻在他幽沉蠱惑的眸光下,只能任由將他將她按在桶邊,輕柔地吻住她的嘴唇。

    而隨著空氣里漸漸濃郁的香氣,他溫柔的吻,也漸漸變得粗暴而熾烈,然后一路向下……

    她聽他在耳邊涼薄地低笑一聲:“這才是磋磨,小白,別弄錯了!

    說罷,他沉下了身子,消失在水面上,而她只能茫然地抬起頭,漸漸渙散的目光看向窗外,大雪紛飛。

    而室內,一片熾烈暖融。

    ……*……*……*……

    大雪漸停,窗外明月漸漸升起。

    明光殿里的氣氛明顯松懈了下來,老甄放了大伙的假,小太監們都領到了賞錢,每人五兩銀子,個個領了錢。

    主子心情好,他們心情也自然更好,便在大廚房里弄了吃食,蹲在自己屋子里吃小酒,其樂融融。

    一道冷寂的人影靜靜地站在明光殿殿門外,看著一輪明月不知在想什么。

    一白從內殿走了出去,正打算離開明光殿去神殿,忽見那道人影,他遲疑了片刻,便走了過去,伸手輕拍了下他的肩頭:“雙白,有些人不該想,不值得想的,就不要想了!

    雙白沉默了一會,淡淡地輕嗤了一聲:“你倒是難得會這般說話!

    一白伸手捶了他肩頭一下,搖搖頭哼道:“兄弟這么多年,看著你守身如玉,本以為你早忘了,如今看來,你倒是打算吊死在一顆歪脖子樹上,有點出息好么!

    他對于一切對自家殿下不利,對四少不利的人都沒有任何好感。

    特別是云姬還是他手底下出去的,更讓他深惡痛絕,但是偏生雙白是個長情過了頭。

    雙白妙目眼角一抽:“守身如玉……歪脖子樹……!

    這家伙前一句像了人話,后半句又不會說人話了。

    一白仿佛來了興致,轉到他面前:“哥哥告訴你,你這是還沒有開葷,等你知道了女人的滋味,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充滿老童子雞的哀怨!”

    雙白唇角跟著眼角一起抽,咬牙:“老……!

    老童子雞……是什么玩意兒!

    他剛想伸手將一白那張討厭的陰柔的面孔給推遠點,卻不想忽然眼尖地瞥見不遠處的一盞燈火從遠處飄來。

    雙白眸光一閃,看著他,微笑:“哦,看起來你很有經驗,不如給兄弟我介紹一下哪家姑娘最好?”

    一白聞言,上下打量了下雙白,老懷大慰地拍他肩頭:“終于開竅了,你這問題,本奉主最懂了,凝香閣的花魁床上功夫最是厲害,但是你這附庸風雅的,估計不喜歡那烈性子的,倒是君蘭坊的清倌們都彈了一手好琴,尤其是那頭牌蘭寧,手上功夫一流,床笫間更妙!

    “不是清倌么?”雙白看著那燭火飄近,便挑眉含笑問。

    “對別人是,對我自然……哎喲,誰他娘地敢捏老子的耳朵,不想活了!”一白忽然覺得耳朵銳痛,勃然大怒地轉身,卻見一張清秀溫柔的面容正含笑看著他:“奉主大人,我是不想活了,帶著你兒子一起去死怎么樣?”

    一白瞬間一個激靈,瞪大了眼:“燕子?!”

    他心中暗自叫苦,隨后他轉過頭怒瞪著雙白:“你這個混蛋,我好心勸解你,你卻陷害我,算什么兄弟?!”

    但是他話音未落,就看見那溫柔美人松了鉗制他的耳朵,轉身就戴上兜帽冷冷地道:“我回神殿和你兒子去死了,你去找你的清倌!

    “燕子,我不是……!”看著風奴走了,一白大急,轉頭惡狠狠地瞪了眼雙白:“你給老子記著!”

    雙白微笑擺了擺手:“不客氣,去死吧!

    這破嘴貨,他每次和他說話沒掐死那家伙,真是太有涵養了。

    只是被一白這么一鬧,雙白忽覺得心中寂寥寒意似忽然散了許多,他一轉臉看見不遠處也有一道有些佝僂的人影正靜靜地看著月色。

    他沉默了片刻,走了過去:“甄公公!

    老甄看著清冷的月光,喑啞著聲音道:“行刑的東西都準備好了么?”

    雙白頓了頓,頷首:“是!

    老甄閉上眼,許久才道:“嗯,明日……準備罷,我也會準備一下!

    隨后,他轉身離開。

    看著他佝僂的背影,仿佛瞬間老了好幾歲,雙白垂下眸子,輕嘆了一聲。

    緣起緣滅,緣如水。

    有些緣,只能盡于此。

    ……*……*……*……

    “嗯……阿初……!

    一夜纏綿,快天光的時分,懷里的人兒已是疲憊萬分,最后一次抵死纏綿之后,只輕呢了一聲之后便疲憊地睡去了。

    百里初低頭看著狐裘里裹著的人兒,她雪白的手臂還掛在他的肩頭,眸光溫柔幽沉,指尖一點點地從她的肩頭掠過,上面全部都是他留下的痕跡,愈往下愈發多。

    這些痕跡有不少是歡愛里失控時留下的,但是她沒有吭一聲,甚至可以引導他更粗暴一點。

    “小白……!卑倮锍跎焓州p撫過她的臉頰,一片漆黑的眸色愈發地深沉,更帶了不舍和煩悶。

    他不想離開他失而復得的珍貴月光樹。

    但是……

    他伸手輕撫上她平坦光潔的小腹,眸色里波瀾起伏。

    他想要有一個屬于她和他的孩子。

    有得有失……

    門外忽然響起了叩門聲。

    “咚咚咚!

    百里初將懷里的人兒用狐裘裹好,隨后坐起了身子,隨意披了件大氅便出了門。

    “殿下,秋大人進宮了!彪p白站在門外,低聲道。

    辰時,宮門打開,外官便可以進內城。

    “秋云上,他進宮做什么?”百里初挑眉。

    這位岳父大人,可不是省油的燈。

    “據說是五皇子召見!彪p白道。

    “老五?”百里初瞇起幽眸。

    “是,聽說五殿下要迎娶秋大人的一雙女兒,秋善媛為正妃,秋善京為側妃!彪p白神色有點古怪。

    這是殿下要和五殿下成為連襟了么?

    百里初聞言,似笑非笑地道:“看來本宮不在宮里的時間,發生了很多有趣的事!

    “殿下的意思?”雙白低聲問。

    百里初淡淡地道:“沒什么意思,這種事情交給小白就是了!

    ------題外話------

    今天發現了一個很神奇的事情,瀟—湘—書—院的微信那個女神經投票里面,突然多了個悠然教主是個什么鬼?

    (⊙o⊙)!我同一個人以身外化身的姿態出現在了名單里咩?

    謝謝大家關心我家小肉包子,他不發燒了,不過昨晚我一個晚上沒有睡,但是我還是很開心。

    謝謝大家在我這幾天更新不太給力的情況下,還讓我蹲在第三~還給我那么多鉆石和月票,拜謝了。

    寶貝圣代妞兒你的2014~我看見了,我家現在由201個解元鳥,超越了宦妃,真的很感謝。

    讀者群里的元旦送禮物的活動,我已經隨機抽取了9個妹紙,記得去和管理員姑娘領獎呀。

    對了今晚上要寫九爺和初殿下的番外,這邊會少了,昨晚休息少,有點累,但是不想食言,明天惑國會多更求票!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