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 獸性 1

    “小白,是在關心本宮,嗯?”百里初微垂了那雙詭異的妖瞳,朝著秋葉白靠了過去,修長冰涼的指尖也從她的臉頰慢慢滑到她豐潤的唇上,慢慢地揉搓。

    秋葉白并不是一個喜歡別人隨便對著自己動手動腳的人,即使她不是一個女孩兒,也不喜歡,她會讓隨意輕薄她的人付出慘重的代價,比如周宇。

    但是另外一種情形例外,比如現在,面前的男人所有的語言與姿態都仿佛極溫柔,但這是一種不得不接受的強迫性的溫柔,只因對手比你強悍太多。

    她是個耐心的人,面對比自己強悍的對手,在還沒能力可以扳倒擊殺對方的時候,只要對方不太過分,她并不想和他翻臉,尤其是他還有利用價值的時候。

    她退了一步,不著痕跡地撇開臉,淡淡一笑:“雖然殿下并不缺關心之人,作為朋友,關心一下您,并不出奇!

    “朋友?”百里初微微挑了下精致斜飛的眉,仿佛覺得這個詞頗有意思,只是跟著秋葉白退卻的的步子,慢慢靠近她。

    秋葉白看著那人步伐不緊不慢,甚至不在乎她和他之間拉開頗大的距離,卻在每走一步,都仿佛很巧合一般將她逼到了墻角。

    那種感覺,就像掠食者在圍捕著自己的獵物。

    她眉目里生出一絲寒色,卻并沒有試圖硬闖,只是站定了腳步,也沒有退卻,直到那人緊緊地貼了上來,卻偏生還隔著那一條手指縫都不到的距離。

    “本宮從來沒有朋友!

    百里初站在秋葉白面前,過近的距離讓他低頭便能看見她秀挺的鼻梁和微垂的睫羽毛,自己的呼吸則撫過她白皙的皮膚。

    “人總是需要朋友的,在下愿意做殿下的朋友!鼻锶~白目光停在他胸前的一朵精致流云盤扣之上,淡淡地道。

    這么近的距離,愈發地顯得對方身軀的修長高大,充滿了逼人的壓迫感,也不知道為何世人竟然能錯認百里初為女子,只是因為他的容貌比女子還要顛倒眾生,或者是因為他骨骼線條比尋常男子更流暢精致?

    但是秋葉白是習武之人,她知道這種精致流暢,并不只是好看,而是他的骨骼非常合適練武,就是師傅說的那種千萬人之間也未必有一副的好架子,因了這樣的身體,他不用內力擊出的力道甚至都比尋常人要大上至少三分。

    真是——讓人嫉妒!

    她暗自嘆息了一聲。

    看著她微微緊繃的眼角,百里初唇角彎起幽涼的弧度,索性上前一步,一手抬起撐在了墻壁上,另外一只手再次撫上秋葉白的唇角,等于將秋葉白牢牢地圈在了他和墻壁之間的空間里,這一次是一點縫隙都不曾留下。

    “本宮如何能相信,月夜底下,像只花豹一樣漂亮狡猾又殘酷的小白,會想要和本宮做朋友,而不是在窺伺著什么時候咬斷本宮的脖子,嗯?”

    他身上的涼氣和那種詭魅的香氣一點點地侵入她每一寸肌膚,耳邊的敏感,和抵在唇上曖昧摩挲的手指,讓她忍不住微微戰栗。

    面對猛獸,絕對不能回身就逃,所以她知道自己不能退縮,甚至不可露出一絲畏懼,否則面前的妖獸還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事來。

    這個男人如今對待她的這些動作,她能感覺到沒有一絲*,更像是一種強大獸類見到有趣小動物的挑逗和試探。

    秋葉白并不是笨蛋,相反,她很聰明,索性讓自己徹底漠視自己唇邊的冰涼手指,只是從容一笑:“若是無半分自保能力的人,怎么配做殿下的朋友!

    壓制著自己的男人沒有接她的話,微微低頭,在她耳邊輕嗅了起來:“小白,你很香!

    秋葉白被他在耳邊敏感處的折騰,聞得渾身一陣酥麻,暗自腹誹。

    這種‘這塊肉聞著味道不錯’的口吻,真他娘的讓人毛骨悚然!

    “殿下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彼辶饲迳ひ。

    百里初略停了點動作,卻沒有回答她,反而忽然問道:“你如何知道蔣飛舟是太后老佛爺的人,而非周宇?”

    秋葉白知道他懶得回答她的問題,她原本也只是為了轉移話題,便淡淡道:“原本倒也是不知道的,只是猜測他們三人中必定有人是太后的人,周宇雖然明面上與杜家有親,但是他為人輕浮放浪,見了美色便走不動路,而司徒寧則是好賭卻沒有什么銀錢!

    這兩個人一個不符合能為太后辦事的性情,一個若是真為太后辦事,又怎么會需要問人借錢,色和賭都是致命缺陷,唯獨蔣飛舟,看似蠻橫粗魯,整日游走市井之間,雞毛蒜皮地扣小錢,但是殊不知市井茶樓妓院才是各種三教九流消息的來源地,他也沒有太多的惡癖。

    “最主要的是,我知道蔣飛舟酒量極佳,蔣飛舟喝了兩壇子就醉成那副樣子實在說不過去!

    百里初沉默了一會,低低地笑起來:“呵呵,本宮的小白,果然是只敏銳又狡猾的小豹子!

    他微涼的嗓音帶著誘人的喑啞,和著潮濕冰涼的呼吸一點點地噴在她臉頰和耳朵上,那種黏膩而潮濕的觸感,讓她實在忍無可忍地直接偏開了頭:“多謝殿下夸獎……!

    只是她偏頭的一霎,卻忘了他的手指還抵在她的唇邊,偏偏還開口說了話,竟一下子將他冰涼修長的手指給含進了嘴里。

    她忍不住呆了一下,只覺得含入了一塊冰涼芬芳的冰塊,而且味道不差。

    怎么會有人的皮膚都是香的?

    但是她沒有發現壓制著自己百里初詭美幽深的眸子因為她無心的動作瞬間瞇了起來,眸光也深邃下去。

    面前被他壓制住的青年看起來有點迷茫,似乎不知道知道他自己做了什么。

    原本帶著危險狡詐氣息的小豹子瞬間變得呆愣起來。

    百里初有著嚴重的潔癖,不要說觸碰到他人的唾液,便是觸碰到他的人,能留下手或者命的都是屈指可數。

    但是自從面前善于偽裝成溫和貓兒的小豹子,在蠱蛇入體,血肉都成為自己身上寒毒最好解藥之后,他仿佛一點都不覺得觸碰這只狡猾的小豹子會讓自己惡心到要見血才能平靜。

    這是一種非常新奇的感受。

    尤其是面前小豹子張口含住了他的手指的時候,包裹著自己手指的唇非常的熾熱,口腔柔嫩的觸感滑膩而濕熱,讓他莫名地感覺到自己冰冷的血液里仿佛出現了奇特的溫暖波潮,甚至酥麻。

    這種感覺很舒服,就像冷血動物遇見溫暖自然要纏上去的。

    百里初眸底里冒出一點黑色的火焰,高貴的出身和大權在握的地位,注定了他并不是一個善于忍耐自己*的人。

    他把手指往秋葉白嘴里深深滴探了進去,在她嬌嫩溫軟的口腔里撫摸著,甚至毫不客氣地一把按住了秋葉白的肩頭,將她試圖阻擋自己的柔荑一把折到了她的身后。

    “百里……!

    他瘋了么!

    秋葉白漲紅了臉,被他這么戳得口水都流出來了,更不要說說話了,就在她忍不住一口咬斷他的手指的時候。

    百里初卻忽然把那根修長手指抽了出來,專注地看著下指尖亮晶晶的液體,隨后在秋葉白憤怒的眼神里,慢慢地放進在了他精致的薄唇上,姿態優雅地品嘗了下,對著她露出了個溫柔到詭冷的笑。

    “味道不錯!

    秋葉白原本盯著他憤怒的目光,變成了錯愕和驚悚還有大窘。

    這個不要臉的變態!

    ------題外話------

    ==嘿嘿,初殿下發現了小白新的吃法了。

    我發現一些愛挑刺找碴的人都是看盜版的人,真是很煩,不喜歡就不要看,見一條我刪除一條

    順帶感覺小白君為殿下準備的黃瓜的締造者:三朵花兒妞10鉆,密語妞兒10鉆,fchris妞兒1花,1375816024x妞兒1鉆,小白洛嘉嘉妞兒打賞188,其葉菁菁妞兒3鉆。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