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異六十四章 梅家異事 上

    最η新し章%節請搜索√【屋︴檐i下文學網】]天書看了看一邊的禮嬤嬤,忽然道:“折騰了大半宿,我看四少也餓了,能否請嬤嬤去吩咐下面人做點夜宵送上來?”

    禮嬤嬤一看便知這是天書公子有事要與主子商議,便含笑道:“四少最喜的椰漿昨日廚房老陳剛制成,一會就制一道椰露圓子,天書公子喜咸,恰巧今日有一道脆漬薄魚羹,調得稀些,好消化又飽腹,可好? ”

    秋葉白笑著道:“阿禮最是體貼,就按你說的擺上來罷!

    等著禮嬤嬤福了福退了出去,天書輕嘆:“不愧是宮里出來的人,真真當得起一個禮字!

    進退得當,不驕不躁,手腕靈活,行事間妥帖恰當,既不自作聰明得讓主子忌憚,又體貼到主子需要的細微之處。

    秋葉白輕笑:“那是自然,沒有一點真本事,阿禮怎么能讓其他幾個嬤嬤服氣,那幾位可都是同樣心思玲瓏的!

    天書瞥了她一眼,搖頭嗤道:“也就是你才會更給青樓里的管事嬤嬤取什么仁、義、禮、智、信的名兒!

    “這不也是咱們綠竹樓的特色么,咱們就是當了小倌照樣立牌坊,何況那些客人們不都極喜歡這調調?”她唇角勾起嘲弄的笑來。

    天書輕嘆,沒錯,來光顧的這些所謂權貴們,確實喜歡的就是他們這所謂的風雅高貴,殊不知這簡直就是明晃晃地打來光顧客人們的臉,光顧秦樓楚館還講究什么圣人禮法?

    正所謂世人笑我多癲狂,我笑世人看不穿。

    她取了一只紫砂小杯為天書斟了杯水遞過去:“你打發了阿禮出,只怕不是為了和我說阿禮有多么貼心罷?”

    天書接過紫砂小杯,看著她忽然道:“葉白,你認識那位攝國公主殿下是不是?”

    秋葉白一愣,隨后點點頭:“沒錯,我認識那位殿下!

    她并沒有想過在這一點上瞞著天書。

    天書挑眉:“你和那位殿下很熟?”

    她沉吟了一會,方才有些無奈地輕嗤:“嗯,被迫很熟!

    “被迫……那位公主殿下的名聲不好,難道你已經被她……!碧鞎魅挥行┿と坏匚⒈牬罅隧。

    秋葉白:“你……想太多了,天書,我沒有**!

    看來百里初的壞的名聲果然已經深入人心了。

    天書聞言,有些懷疑地上上下下看了秋葉白好一會,在看著對方神色除了越來越無奈卻并沒有什么異樣,方才松了一口氣道:“我只是擔心你會……!

    他沒有說完擔心什么,但是秋葉白心中卻明白他是擔心自己會和他一樣。

    分明金玉質,卻落泥沼中。

    不管天書看起來如何豁達和安然,但這一點永遠都是他心中永不可磨滅的痛。

    秋葉白沉吟了片刻,拍了拍他的手溫聲安撫道:“不必擔心,我會保護好自己!

    天書看著遲疑了片刻:“那位殿下聽聞雖然心如蛇蝎,但是風華絕代,你不會是……喜歡上了她罷?”

    秋葉白聞言,失笑:“你在想什么呢!”

    她頓了頓,淡淡地道:“關于初殿下,只是剛好我有他需要的東西,現在看來,我們也有需要他的東西罷了!

    天書怔了怔:“你有攝國殿下需要的東西?”

    秋葉白輕彎起唇角,露出個涼薄的笑來:“這個世間最牢固的有時未必是什么情分,而是價值和利益!

    對于權力者而言,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當你有不可替代價值的時候,便不用擔心自己會被放棄。

    百里初身上的寒毒未除干凈,自有用到她的地方,至于他莫名其妙地試圖將她據為己有,她雖然不明所以,且只當他的占有欲作祟,而她自然會索取自己應當得到的報酬,總之他和她之間倒是可以暫時算是盟友。

    天書聞言,微微垂下的眼底閃過一絲異色:“價值和利益么……!

    那么,他是不是該慶幸自己對四少而言,還是有價值和利益的?

    他的目光無意掠過秋葉白的指尖,隨后神色一凝,拉起她的手翻了過來,只見她白皙的虎口上一點深紅的出血點異樣刺目,冷聲道:“這是怎么回事?”

    出血點之外已經是一片淤青,可見這針口不淺,虎口之所以成為醫者常用喚醒昏迷之人落針之處,就是因為虎口扎針,雖無大礙,卻疼痛異常,刺痛感能將人從昏迷里生生喚醒。

    秋葉白沒有想到天書的動作那么快,被他抓住手腕的時候想要掙開卻已經來不及,只好淡淡地道:“沒事,只是方才不小心扎到了一根針罷了!

    其實那是方才百里初騙她喝下迷心之后,她為了抵抗自己身上的藥力,便悄悄地摸了一根防身用的銀針扎入虎口,以維持清醒,疼是有點疼,但是卻好地保持了清醒,當然,也是因為她喝下的迷心醉本就不多。

    但如若不是這般,她也并無信心能抗的住迷心醉,和百里初周旋豈是易事。

    天書見她不愿意多說,淡淡地看了她片刻,隨后起身去藥柜里取了傷藥過來替她仔細地上了藥:“以后小心點!

    他看她不以為意的模樣,聲音有些淡冷:“佳人雖難得,只是皇族中人越是綺顏玉貌,越是危險,四少,你是聰明人!

    秋葉白心中有些哭笑不得,但是對天書最后一句話還是贊同的,何況他終歸是為了他著想,便溫軟了聲音道:“是,我會謹慎的!

    ——老子是莉兒呼喚顧念君cp再不把千歲爺錄音搞出來給人家,就上匯源腎寶和肥皂套餐的分界——

    天極帝國雖然民風開放,但是依舊等級森嚴,官宅自是不屑與商戶混居,上京玄武大街以東便是大多數京城富戶們的居處,雖然不若朱雀大街一帶的高門貴邸的朱門大戶,渾厚貴氣,但也是大院深宅,精致華麗。

    而比起朱雀大街附近秩序井然,玄武大街畢竟是各色人等混雜而居,不少人正是因為東面居住的富戶們財大氣粗,便在玄武大街西面附近做起了各色小買賣,乞兒們也因此地的富戶多有布施而時常盤桓。

    所以這一帶雖然極為熱鬧,但是也頗為混亂,每家富戶后門一早便有些乞兒等在門外,只等著里頭的恩主們把昨日的飯菜餿水抬出來,有時候爭搶地盤爭搶得厲害,還會打起來。

    巡街衙役和五成兵馬司的人睜只眼閉一只眼,只要不要惹事惹得太過,他們倒是樂于能多收點保護費之類的外快。

    但是唯有一家,只要有乞兒未經允許試圖靠近那家富戶的后門,定會有衙役過來賞上一頓鞭子,久而久之,那家富戶門口倒是清清凈凈,頗有些似朱雀大街的那些貴門官邸。

    但偶爾有初到此地,不懂‘行情’的乞丐會試圖靠近那看起來門楣華麗的后門。

    “滾,不長眼的東西,也不看看這里是什么地方,少給本大爺惹麻煩,仔細你的皮!”黑衣衙役提著鞭子惡狠狠地抽在一個小乞丐身上。

    那小乞丐被劈頭蓋臉地抽了好幾下,滿頭是血,趕緊抱住自己懷里的破碗連滾帶爬地往西面的集市里跑去。

    不遠處蹲在地上的其他乞丐們發出幸災樂禍的笑聲,指指點點,若不是那黑衣衙役還殺氣騰騰地站在那里,只怕他們還要上去踩那倒霉的小乞丐幾腳。

    扭曲了心態的弱者,時常以欺凌比自己更悲慘的人為樂,在別人的悲慘里釋放自己的怨恨。

    瘦骨支伶的小乞丐咬著唇,抱著自己手里碎成了兩半的破碗坐在墻角,眼里都是淚。

    都說京城里能就算能乞討到粥飯,但今晚要拿什么東西裝粥給病床上的妹妹呢?

    “噔!币恢蝗绷丝诘拇执赏肼湓诹诵∑騼旱拿媲,里面還有半個吃剩下的饅頭。

    這些東西在慣享用了富戶們餿水里大魚大肉的乞丐們而言,根本不會有人多看一眼。

    “將就者吃罷,若是下一次再這般莽撞,不是識時務,便要餓死街頭了!庇袥霰〉坏穆曇粼谛∑騼侯^上響起,他抬起頭,正正對上一張雋秀非常的面孔,那人清亮漂亮的眸子里沒有太多的表情,不見施舍者的高貴,更不見鄙夷。

    明媚的陽光落在他的面頰上,讓他的皮膚看起來有一種澄澈的透明。

    小乞丐看得呆滯,他沒有看見過這么好看的公子,一時間竟忘了道謝。

    那年輕的綠衣公子也不因他的失神而惱火,只是淡淡一笑,轉身向方才他被趕開的那家富戶的后門走去。

    小乞兒想喊住他,告訴他那里不能去,會被打,但是他看見了那年輕人身后不但有一個小廝,而且他身上的衣飾雖然簡單,衣料子卻在太陽下折射出柔和的光暈來,他便閉了嘴,只安安靜靜地看著那年輕人的背影發呆。

    秋葉白自是不知身后有人盯著自己發呆,她剛走到了門口,那粗壯的黑衣衙役立刻走了上來攔住了她的去路。

    黑衣衙役上下打量了她一下,拿不準她是個什么來頭,還算客氣地道:“這位公子,你來此地可是有事?”

    秋葉白看著他,淡淡地一笑:“是,我有事拜訪梅家大少爺!

    沒錯,今兒是她領著小七直入黃龍,來會一會這天下第一皇商,只是他們到了前門,一說沒有公帖,亦無先遞拜帖,門房就看似客氣,但毫不猶豫地把他們往后門趕來了,只道是沒有拜帖需得到后門去另行安排。

    “可有名帖?”那黑衣衙役又問。

    秋葉白眼底閃過一絲幽光,她搖搖頭:“不曾遞過拜帖,但確有要事!

    那黑衣衙役神色頓時變得傲慢起來,大氣地一擺手:“來拜訪梅家的哪個沒有大事!”

    隨后,他從懷里掏出一疊紙簽,從里頭抽出一張遞給秋葉白:“喏,先按照規矩把這個填了,我替你送進去!

    秋葉白看了小七一眼,小七扯扯嘴角上去接那紙簽,心中暗道這梅家比宰相家規矩還多。

    誰知小七還沒有碰到紙簽,那衙役又立刻往回一抽,傲慢地道:“怎么那么不懂事兒,這紙簽是你能隨便拿的么!

    說著他朝著秋葉白伸出三個手指搓了搓,比了個錢的姿勢。

    秋葉白差點氣笑了,譏誚地勾起唇角:“這京兆衙門什么時候淪落到給商戶人家當收錢看門狗了?”

    虧這些人能想出這樣的斂財點子,梅家這皇商倒是當得牛氣哄哄。

    黑衣衙役聞言,頓時一怔,一時間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因為梅家是第一皇商,平日里為了各種目的來拜訪梅家的人不知凡幾,沒有名帖被趕到后門登記拜訪的都是些沒有什么背景門路的,有些甚至是來打秋風的。

    黑衣衙役在這梅家看后門,自尋了一個肥差,專門收銀子登記來訪者,那些來訪的人為了能尋一個進門的機會都對這些黑衣衙役們頗為討好,就是些外地來的小官兒有時候都得上這里來孝敬他們才能尋門路進梅家的后門。

    他慣了收受好處和別人討好的樣子,已經許久沒有被人冷眼相待,更不要說出言譏諷。

    如今秋葉白雖然說的是事實,但這般不客氣地戳破臉皮,那黑衣衙役終于反應過來,頓時惡狠狠地瞪著秋葉白:“臭小子,你說什么!”

    秋葉白挑眉看著他,溫然一笑:“我說京兆府衙的人成了看門狗,如果你要我說得再簡單點就是——你是條看門狗,可聽清楚了?”

    黑衣衙役勃然大怒,揮著鞭子就要朝秋葉白臉上抽。骸柏M有此理,竟敢侮辱上官衙門,臭小子找死!”

    但是他鞭子剛剛揚起,小七就已經猛地跳起來兩個巴掌左右開弓刮了過去:“啪!”

    那黑衣衙役瞬間被小七打得踉蹌倒退,站不住跪在地上,一張嘴就吐出兩顆牙,暈頭轉向,他怎么也沒有想明白眼前那又小又瘦,看似發育不良的小廝手上的力道怎么會那么大!

    周圍頓時一片靜默,西面集市里的人也全部都安靜了下來,所有的目光集中到了梅家的后門。

    西市這一帶不是貴人們能來的地兒,這京兆衙門的黑衣衙役就是地頭蛇,居然……有人敢在這里打他們?

    而小七這一動手頓時如捅了馬蜂窩一般,片刻的安靜之后,忽然嘩啦一聲,不知道從集市哪里的旮旯里一下子涌出來七八個衙役,各自手持光明刀和繩子將秋葉白和小七團團圍住,又兩個人跑過去將那倒在地上的黑衣衙役扶了起來。

    “頭兒,你沒事兒吧?”

    原來那粗壯的黑衣衙正是個捕頭兒,他又是暈又是羞恥,當著那么多人的面北打豁了牙嘴,他怎么能忍受得了,頓時惡狠狠地嘶吼:“打……給我打……給老子往死里打! ”

    那些衙役們立刻應聲就要朝秋葉白沖上去,卻不想小七冷笑,猛地朝那些黑衣衙役們沖了過去,那些衙役們正要齊齊將小七拿下,卻不想他泥鰍似地滑溜一下子就從他們之間穿了過去,跳起來朝著那捕頭兒左右開弓:“啪啪啪啪——!”

    他又是一頓巴掌,直接把那捕頭兒給扇倒在地,嘴里又吐出七八顆牙來。

    衙役們目瞪口呆。

    小七輕蔑地朝著地上的那吐血加吐牙的捕頭吐了口口水:“啊呸,什么狗仗人勢的玩意兒,也敢對我家大人出言不遜!”

    小七一聲‘大人’頓時讓原本打算沖上來的衙役們齊齊煞住了腳步。

    朝中無職,自不能稱大人。

    而敢在梅家門口這般囂張打人的,如果不是外地來的官員就是京城里有些品級的大人。

    其中一個長了副精乖臉的衙役遲疑地看著秋葉白問:“敢問這位……呃……大人是在何處高就?”

    秋葉白掏出了自己的腰牌在衙役們面前一亮,淡漠地道:“司禮監看風部四品千總,秋葉白!

    那些衙役們頓時臉綠了綠,司禮監雖然沒有了早年的能耐,監察百官也是個虛名了,但是詔獄卻還掌控在那些番子們的手里,京兆府和五成兵馬司都要給上三分面子。

    官大一級壓死人,四品千總也比他們這些無品無級的不知道高了多少品級去。

    他們立刻面面相覷,雖然說梅家與許多當朝一品大員們都相交甚深,但誰人不知道這司禮監掌控在太后老佛爺手里?

    于是還是那精乖臉的衙役一邊使眼色讓同僚趕緊把那自己那傻坐在地上的上司先帶走,一邊上前恭敬地道:“不知是大人駕臨,屬下等有眼不識泰山,還望大人寬恕則個,小人這就立刻領大人去前門!

    秋葉白倒也懶得為難他們,反正該教訓的她已經教訓了,便淡漠地道:“不必,本千座就從后門走,就當看個稀奇!

    那精乖臉的衙役僵了僵,干笑:“是,大人稍候!

    隨后,他立刻去敲梅家后門,那門房里出來個老嬤嬤,面無表情地聽著那衙役說完話,抬起老眼上下打量了秋葉白一回,點點頭:“稍候,老身去回稟管家!

    說罷,又把門砰地一聲關上。

    那衙役差點被夾住鼻子,有點著惱,隨后轉過頭來朝秋葉白干笑幾聲:“大人稍等,這梅家院子有些大!

    秋葉白譏誚地看著他,并不說話。

    過了一刻鐘,卻也不見有人來開門,那衙役只覺得背后被秋葉白看得冷汗直冒,心中暗自叫苦,這千總大人看著年輕俊秀,怎的一雙眼睛跟刀子似地。

    不過他心中也生出猜疑來,這秋千總是否在朝里不得待見,否則梅家就算是第一皇商也不敢如此怠慢若此。

    秋葉白看了看日頭,忽然冷冷揚聲道:“看來這梅家的架子倒是挺大,本千座奉太后懿旨查案,梅家也敢拒之門外,抗旨不遵,罷了,咱們走!

    說罷,她轉身就走,但下一刻,后門梭然打開,這一回出來的卻是一個中年二等管家模樣的人,他提高了聲音喊了一聲:“秋大人,且慢!

    秋葉白卻仿佛沒有聽到一般,徑自領著小七一路向前走。

    那管家急了,立刻幾步出來,降低了聲音,急急道:“秋大人,秋大人,方才那門房的老婆子年紀大了,走路和說話都有些糊涂,所以小人才耽擱了過來的時間,大少爺已經在恭候您的大駕,您且寬恕則個!”

    秋葉白方才停住了腳步,看著那管家:“本千座方才可是聽到梅大少爺不在府上,怎么回得這般快?莫不是方才在欺騙本官?”

    那管家看著周圍圍觀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心知秋葉白在故意為難自己,報方才他們晾著她的難堪。

    他值得沖到面前的年輕人,陪笑:“大人,正是小人讓人去通知了大少爺有貴客到,所以方才大少爺已經趕了回來,如今正在等候貴客大駕呢!

    秋葉白看著那管家,慢條斯理地撣了撣衣襟,輕笑:“所以說,有些人就是賤骨頭,非得把臉拿給人踩!

    說罷,她忽然一拂袖,轉身大搖大擺地款步進了秋府后門。

    秋葉白說話聲音不低,周圍的人都聽見了,頓時忍不住發出陣陣笑聲來。

    那二管家原還以為要勸秋葉白好一會,卻不想她忽然轉身說進門就進門,一下子還沒反應過來,等反應過來了,一下子呆滯又尷尬地站在原地,臉色漲得通紅。

    他何曾這么沒臉過?

    但是,大管家說了,不能讓這姓秋的在門口大庭廣眾之下這么違抗太后懿旨的名聲套在頭上,否則,他豈會讓一個小小千總在這里任人侮辱?

    那些衙役們不知道,但是他們卻是知道的,這看風部是個什么東西,這姓秋的也不過是空架子,銀樣蠟槍頭!【屋∷檐∴下文學網っ溫馨提示】:作者更改書名比較頻繁,強烈建議您在本站搜索作者名,查詢您想看的書![如果更名本書的最新更新地址可能也會改變]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