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三章 梅蘇的告白

    秋葉白看著那一道乘著小舟順流而下的身影,眼底寒光一閃,隨后淡淡地道:“我道是誰,原來是梅蘇,梅大公子,不知本官查案的時候,梅大公子來做什么?”

    她頓了頓,點點頭繼續道:“不過本官一看,你就像是來殺人滅口,毀尸滅跡的!

    老鷓鴣站在一邊都忍不住瞪大了眼,忍不住朝周宇嘀咕:“哎,你家這位大人說話一直都那么直白?”

    周宇也沒有見識過她的這般模樣,壓低了嗓音低聲回道:“不曾,我自家大人平日里說話雖然不會藏頭露尾,但是也時不時地打點機鋒!

    梅蘇抬頭看著站在岸邊的秋葉白,似笑非笑地道:“大人,和您說話就是痛快,沒錯,我就是來殺人滅口,毀尸滅跡的!

    梅蘇如此干脆利落地承認,氣氛瞬間緊張起來,讓周宇立刻把手按在了腰間的長刀之上,老鷓鴣縮了縮身子,偷眼看著場上,只想見勢不妙,就尋個機會趕緊溜。

    梅蘇看著岸上的人,又微微勾起了唇角,溫溫和和地道:“當然,我也不是什么江洋大盜,一定要殺人滅口,毀尸滅跡,只要秋大人把你手上不屬于你的東西交還給梅蘇,梅蘇自然會安安全全地請各位離開!

    老鷓鴣看著梅蘇那副溫和的模樣,不像商人,倒像是斯斯文文的貴公子,而且一副很好說話的模樣,心里忍不住活動開來,小聲嚅囁道:“大人,小人已經把東西給你了,但是他們人那么多,你看梅大公子也不像會……!

    “閉嘴!”周宇越聽越來氣,立刻惡狠狠地斜了他一眼,打斷了他的話。

    “……!敝苡钐一ㄑ劾锒际禽p蔑和殺氣嚇了老鷓鴣一跳,他立刻閉嘴,不敢多言。

    秋葉白看著梅蘇,譏誚地道:“梅大公子看來是終于裝累了,只是你既不愿意裝了,那何不更開誠布公一些,你明目張膽地帶著這些當地官府的人來圍住我們,只怕就算我們愿意交出手上的東西,要平安離開也沒有你說的那么容易罷?”

    梅蘇都已經在那些官兵面前毫不掩飾地叫了她的名號,就算他真的放過他們,但是那些官兵們會讓堵截威脅朝廷上級官員的事情流傳出去?

    梅蘇輕笑了起來,仿佛全不知情一般:“啊,是這樣么?”

    語氣里的漫不經心,卻一點誠意都沒有,或者說,他也并不介意他們看穿這一點。

    老鷓鴣終于明白自己差點被忽悠了,恨恨地瞪著梅蘇‘呸’了一聲,也拔出了刀來。

    秋葉白看著他,也笑了笑:“梅大少爺,你覺得憑著洞門口那些草包能攔住我么?”

    梅蘇忽然道:“大人,可以叫我梅蘇,叫大少爺顯得太見外了!

    他莫名其妙地來上這么一句,讓眾人都頓時有些摸不著頭腦。

    秋葉白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倒也不介意再重復一遍她方才的話:“梅蘇,你覺得憑借門口的那些草包能攔住我么?”

    梅蘇微微一笑,道:“我想過葉白你叫我的名字時候是什么感覺,今日聽了,果然很妙!

    秋葉白挑眉,看著梅蘇那張清淺淡麗如水墨畫一般的迷人面容,心中狐疑,這個男人的話,怎么聽都很有點**的意味。

    周宇和老鷓鴣在聽到梅蘇的話后,表情變得古怪起來。

    秋葉白譏誚地道:“梅蘇,若是我不知道你身邊美妾不少,聽了這話,還以為你有斷袖之癖!

    周宇和老鷓鴣暗自點頭。

    梅蘇卻也贊同道:“是,梅蘇也覺得很奇怪,素來并不好男風,只覺得男子再風華出眾,也不過是泥塑的凡胎,女兒家才是水做的魂,是以不知為何一見葉白你,便覺得你風姿神采與眾不同,讓梅蘇傾慕不已,惦念到如今,所以也很是不解呢,不知大人可否為我解惑?”

    明明是這般諂媚討好的話語,又是對一個男子說出來的告白,但是從他口中說出來,卻帶著一種輕輕柔柔的氣息,似微風妙雨,讓人聽著只覺得心中溫軟。

    不忍拒絕那樣的男子。

    周宇和老鷓鴣忍不住嘴角齊齊抽搐,有點茫然,這梅家大少爺跳躍性是不是太大了點,才劍拔弩張,要殺人滅口,毀尸滅跡,下一刻就對著人深情款款,但偏生他們看著還一點都不覺得違和!

    而邊上一直仿佛石雕菩薩一般沒有作聲的元澤,忽然抬起頭看了眼梅蘇,然后又慢悠悠地垂下了長長的眼睫,緊張的對峙之中,沒有人注意到他銀灰色的眸子里那黑色的瞳仁似乎大了一點。

    秋葉白聽著梅蘇一副誠懇溫柔的模樣,心中卻一片寒涼。

    無事不登三寶殿,梅蘇這番話任由誰聽起來都不過是一場癡心男子的告白,更似與他上一句‘殺人滅口,毀尸滅跡’沒有任何關系,但是只有她知道,那是威脅——不折不扣的威脅!

    梅蘇不是百里初,不解人事,在他面前,她若是一直維持著男子的模樣,也許并不會被他發現什么破綻,但是棋差一招,讓他見了她衣衫不整的模樣!

    梅蘇歷經千帆,只怕那時候在他心中的懷疑,就沒有去過。

    如今這是在威脅她么?

    但是,真可惜……

    她從來不為沒有發生的事情犯愁,更何況梅蘇也不過是猜測,根本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她是女兒身!

    秋葉白搖搖頭,嘆了一聲:“是么,但是真可惜,我的胃口素來挑剔呢,正如你說的那樣,女兒家是水做的魂,所以不說千座不喜男子,就算本千座哪日里昏了頭,有了斷袖之癖,龍陽之好,就憑梅蘇你的姿色也入不得本千座的法眼,就算要找,也是……!

    她頓了頓,忽然想起什么,左右看看,伸手一把抓過旁邊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呆和尚,把他的脖子一把夾在胳肢窩底下,往后一伸手把和尚的劉海一把捋了起來,強迫他露出臉來。

    元澤原本只露出半張臉,容貌就夠引人矚目的了,此刻把劉海撥開之后,瞬間暴露在火光下的那種近乎刺目的美艷精致,幾乎讓人屏息。

    即使是梅蘇都楞住了,更不要說其他人。

    元澤額頭一涼,發現自己沒了劉海,又被人用這種奇怪的姿勢夾在腋下,強迫露出整張臉孔,承受著來自四面八方的驚艷目光,心底莫名地生出一種扒光了拿出來展覽的窘迫來,下意識地就要掙扎。

    秋葉白怎么可能容許他躲閃,立刻不耐煩地手腕用了三分內勁固定住他,看著梅蘇臉上那難得一見的驚愕,便只覺得心中很是出了一口氣,頗為傲慢地道:“本千座若是真的要找臣服身下之人,自然也是要如阿澤這般的美貌乖巧又溫柔,怎么可能看上你這種蛇蝎心腸的,你說是不是!”

    周宇和老鷓鴣皆默默地抹了一把汗,暗自嘀咕,這和尚……美貌是真的,但除非把大活人一個個拍進木石之間是溫柔的話,除了吃就是睡,張嘴就氣死人不償命也算乖巧的話,那么元澤確實夠‘乖巧’和‘溫柔’。

    元澤被秋葉白這么一夾,只覺得鼻息之間都是她身上的味道,嘴里就莫名其妙地開始分泌唾液,心中只得不斷地念叨,阿彌陀佛!

    只是他掙扎的動作卻越來越微弱,到了末了,眼神都迷迷蒙蒙的。

    梅蘇目光落在元澤身上,清淺如水的美目里閃過一絲疑色,隨后修眉一挑:“這位小師傅,看著真是面熟!

    周宇忍無可忍地反唇相譏:“梅蘇,你如今見著模樣好點的都認得和面熟是不是,原來梅家大公子臉皮子還能厚到這般地步,真是讓人開了眼界了?”

    梅蘇目光幽幽地掃過他一眼,微微一笑:“是么,梅蘇以為見著模樣好點的就想招惹的人,難道不是京城周家的小公子才么?”

    周宇瞬間一噎,挺白皙的面皮漲得通紅,桃花眼里都是兇光,卻說不出一個字來。

    因為梅蘇說的這話沒有錯,京城世家子里的圈子里誰人不知道他那風流浪蕩,男女通殺,興致起來,也是不吝雌伏男子身下的艷聞。

    秋葉白本來就是個護短的,自己的人,只能她自己欺負,看著周宇吃癟,她終于放開了快癱軟成一灘水的元澤,只冷眼看著梅蘇:“行了,梅蘇,少廢話,你要是再不讓開道,就休要怪本千座手下不留情!”

    如果梅蘇夠聰明,他就不應該進來爭這個口舌痛快,她若是梅蘇就會站在官兵之后,命人用箭封鎖了洞口,而不是現在這樣進了洞,后面的官兵投鼠忌器,自然不敢用箭,以免誤傷主子,只能用人力進來做短兵相接,試圖擒拿他們!

    以她如今的武藝修為,帶著周宇他們沖殺出這個山洞雖然磁力些,但也未必不可以。

    “梅蘇知道夜白你武藝非同尋常,即使是一流江湖高手,你也未必看在眼里!泵诽K微笑著點點頭,又繼續道:“所以專門為你安排了一些很有趣的小把戲!

    說罷,他拍拍手,不一會,他身邊跟著的一個高大粗莽的光頭男子,忽然低頭彎腰,一把扛起一只碩大的籮筐,然后二管家揭開了上面的一層油布,露出了里面一個個拳頭大小的黑色圓球狀,又拖著一根細細小繩的物體,然后他飛快地拿起一個,就著手里的火折子點燃就像秋葉白腳下的水面上扔去。

    她眼底寒光一閃,在看到那東西的瞬間立刻提著周宇和元澤的后衣領迅速地后躍。

    “轟!”一聲低低悶響,水里忽然爆開一小蓬水花,還有不少細碎的石頭。

    “天雷彈!”周宇站定,等塵埃與水花都落定之后,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看向那一籮筐的東西。

    居然是火藥彈!

    秋葉白自然是知道那是個什么東西,臉色瞬間陰沉了下去。

    梅蘇點點頭,笑道:“沒錯,周小公子真是聰明,門外的每條船上都有這么一籮筐的東西,官兵們每人人手一小袋子,若是看到出來的人不是我,那么他們就會直接把他們船上的東西全部都點燃拋進這洞里,炸塌了這個洞!

    他翹起微笑的唇,弧度優美,唇上顏色也是淺淺淡淡的,但那一點子唇中的櫻粉色若落英一般美麗,但是那笑容卻沒有任何溫度,冷得人心發寒。

    “我梅家的東西,只能是我梅家的,除非我給,否則沒有人可以拿走!

    山洞里的溫度仿佛驟然降低了一般,讓人不能喘息。

    周宇盯著那天雷彈,臉色難看,而老鷓鴣甚至忍不住打起抖來。

    天雷彈的威力,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就是兇狠蠻橫如赫赫人,都敗在它的殺傷力之下。

    秋葉白冷眼看著他,看來,她還真是低估了這位梅大公子的能耐和心機。

    這是一個驕傲的男人,擁有每一個站在自己領域頂端的王者都擁有的心機、手段與傲氣。

    她當然知道這樣的男人想要什么,他想讓他們束手就擒,若是不可以,他一點都不在乎毀了這個洞,順帶埋葬了他們。

    但是……

    她微微瞇起寒光四射的星眸,看著梅蘇,漫不經心地輕嗤了一聲:“梅蘇,你很厲害,我承認,不過……!

    “不過什么?”梅蘇看著那站在高處的年輕人,火折子的光芒將對方的身影在石壁上映照得愈發窈窕,也在秋葉白的秀美無雙的面容籠了一層玉一樣柔滑的光澤,那種光澤讓他眼底掠過一絲幽幽的光。

    “不過,擒賊先擒王!”

    話音剛落,秋葉白身形猛然拔地而起,腰間軟劍化作虹光瞬間直取梅蘇的胸前。

    她動作太快,也太過突然,連周宇等人都沒有想起她會忽然暴起發難,只一晃眼之間,就只見一道青色流光瞬間飛擊向梅蘇。

    二管家只來得及瞪大了眼,就已經看見一道白芒已經飛襲近了自家主子的胸口,眼看就要穿胸而過。

    梅蘇只來得及狼狽地向后一仰,卻避不開那殺氣凌厲的白芒,只感覺那劍氣都已經劃破他胸前的黑銀交織的錦袍。

    但是就在那白芒要穿透他胸口的時候,卻只聽‘!囊宦,卻止住了去勢!

    秋葉白一楞,臉上浮現出不可思議的神色來,難不成梅蘇竟然是個外家功夫的高手?

    但就算是練了金鐘罩和鐵布衫的外家功夫,也很擋住她這近乎七層功力的一擊——是的,七層,她還沒有打算直接殺了梅蘇,而是只想重創于他,好挾持在手,逼迫官兵放他們離開!

    不過很快,她就看見了答案。

    她劍上凌厲的劍氣瞬間撕碎了梅蘇胸口的衣衫,露出里面的金銀暗光的內衫來。

    “金蠶衣!”

    秋葉白在看見那東西的時候,瞬間明白了,原來梅蘇身上竟然穿著非神兵利器不能破,水火不壞萬金難求的金蠶衣!

    難怪他能擋住了自己的這一劍!

    梅蘇狼狽地倒退了幾步,被他身后高出他兩個頭的壯漢給一把扶住,但是還是忍不住胸口的氣血翻騰,竟然瞬間吐出一口血來。

    “唔!”

    秋葉白畢竟在江湖上都算是絕頂高手,她的劍氣根本不是尋常武者能夠承受得住的,即使穿了金蠶衣,梅蘇卻依舊還是被劍氣所震傷!

    “大少爺,大少爺,你怎么樣!”二管家慌忙沖了過去扶住梅蘇。

    梅蘇一擺手,不然二管家靠過來,直起了身子,伸手慢慢地擦掉了嘴角的血,美目淡淡地看著秋葉白:“葉白,你下手倒是挺狠的!

    若是他沒有穿金蠶衣,只怕此刻就已經血濺三尺了!

    秋葉白彈了下自己的劍,慢條斯理地道:“嘖,早知如此,也許本千座該先取你人頭,是不是?”

    梅蘇眼底仿佛籠上了一層陰郁的霧氣,所有的柔風細雨都散去,仿佛暴風雨即將來臨的前奏,他微微地勾了下自己的唇角,輕聲道:“沒有人可以讓我流血,卻不付出代價,葉白,你說說看,你要付出些什么呢?”

    有些人愈是怒火熾烈,聲音容貌卻愈發溫柔,很明顯,梅蘇就是這樣的人,但是那樣的溫淡卻讓人不寒而栗。

    秋葉白冷笑:“好,我等著!”

    話音剛落,她忽然抬手又是一劍平沙落雁,直取梅蘇雙膝,明明白白地就是以行動告訴他——你穿著金蠶衣,總不會連褲子也是罷!

    梅蘇眼底寒光一閃:“胭奴!”

    那個高大的壯漢瞬間一弓身,把梅蘇一把提上了自己的肩膀,他手上變戲法一般地變出了一把巨大的長刀來,對著秋葉白當頭就往下一劈!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