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66不抱一下我沒沒法說服自己。

    許木心似乎覺得有點可笑所以才低下頭,這才似有些傷感的笑了笑“有用嗎”

    柳姜堰似乎是被問懵了,所以嘴角淡淡的扯開一絲很難看的表情,他微微的抬起頭,這才苦澀的也笑了笑這才道“不管你相不相信事情都已經發生了,的確是沒法改變的,所以我明天就會請求圣上!

    柳姜堰在最后一眼的時候只是很鄭重的看著那邊的許木心,他這才道“不是退婚,而是盡快完婚!

    許木心忽然之間有點空落落的,這才一聲沒吭的走了。

    不知道是到底同意了還是沒同意的許木心只是把頭微微的走了,就這樣連一句單方面的結束都沒有,就這樣走了。

    柳姜堰沒說狠話,也沒騙人,他是真的去找北帝了。

    這個事情有點轟動以至于奔波回宮之后的金和銀然后全身跟散架了似的洗了一個造,泡在私湯里的她,有些更加昏昏沉沉的可還是等到水盡數泛涼以后才裹緊被窩里的。

    那個時候因為太晚了,金和銀也就沒知道后來是第二天才知道的,那是金和銀醒來時候外面有些人在外面議論。

    金和銀就去叫了顏香,她只是淡淡的說著,似乎還有點沒清醒的她只是把手指放在自己的頭發上然后捋了捋最后才道“他們說什么”

    “司空見慣,不過是柳大人提前了婚約,希望盡快和甄大姑娘完婚!鳖佅愕恼f著,似乎并不覺得有什么疑惑就像是敘述事實一樣。

    金和銀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開心還是難過,就這樣淡淡的空洞了一會兒,然后才低頭笑了笑,這才道“叫他們別說了!

    難道這樣金和銀就會幸災樂禍,覺得她和許木心有可能在一起有點想不通的金和銀只是低頭笑了笑,然后才變成了冷淡的樣子“好了,你們出去吧!

    金和銀想不到自己為什么有點低落,也不知道到底該不該感謝柳姜堰,她能明顯的感覺柳姜堰是和她一樣知道甄梓妤的心思。

    似乎是想了好久才感覺有點無所適從的金和銀只是忽然發覺自己從昨天晚上就一直沒見過顧拾,這才再顏香要出去的時候問了一句“顧拾還沒影子嗎”

    似乎覺得這會提顧拾有點不可思議似的,顏香似乎頓了一下這才道“我也不知道!

    忽然之間覺得有點冷清清的金和銀也沒在多說什么然后這才把頭轉了過去,單方面結束了這些對話的金和銀這才真正陷入沉思中。

    莫盛窈祭祀的最后一天也沒能見到臧笙歌,所以她有點懷疑之后才叫槐妙去找一下。

    卻沒想到臧笙歌直接就鉆進了她的屋子里,他坐在一邊臉上的那種蒼涼的笑容這才道“幫我!

    “只是去參加個祭祀受這么重的傷你不會是救了莫笙祁吧”莫盛窈只是淡淡的說著,這才把嘴角輕輕的勾著似玩笑似的說著。

    臧笙歌不想反駁這才道“算是吧,你能不能別說這些了,先給我處理一下!

    臧笙歌微微的低著頭,她知道自己這傷莫盛窈一定有辦法,絲毫不想隱瞞的臧笙歌撕扯般的咬住牙。

    “你覺得我會救治一叛徒嗎你覺得自己算什么我的計劃被你打斷,你還有臉回來”

    “所以不需要什么臉,只需要要命,人無完人,況且你這么厲害為什么不自己搞死她需要我這樣一個人!

    莫盛窈感覺到顧拾的推卸,她手上的力度加重了些,讓臧笙歌咬著紗布的嘴角微微的扣在一起,最后他極低的哼了一聲,這才老實下來。

    莫盛窈處理完這些事情之后,才看到那邊的臧笙歌已經暈死過去了,她把手上染的血洗了洗,然后微微的看了眼窗外。

    臧笙歌還是有用處的,至少他做的豆腐湯能受到父親的欣賞,況且她在莫笙祁那里還有一直放在的一個棋子。

    夜很涼,臧笙歌是在痛苦的在夢里叫了幾聲小姑娘最后才真的睡著了。

    臧笙歌醒來的時候是天亮了的時候,陽光不是很足,但烤在臧笙歌的頭頂似乎有點蓬蓽生輝,他微微的抬起眼皮最后才坐了起來。

    他的衣裳似乎落在了肩膀上,后背的傷是有點發散的,最后才看到那邊坐著的莫盛窈。

    “你醒了”莫盛窈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嘴角然后這才低下頭有些慵懶的問道。

    “你不是看見了嗎你也不必如此,有什么話你就說下去好了,我不覺得你在這給我兜圈子有什么好的事情!

    莫盛窈似乎有些淡定,然后微微的看了眼周圍的自己的房間,這才道“你覺得那種蛇好看”

    “你想害她”臧笙歌低頭笑了笑,最后有點平復心情的他這才把頭抬起來,他的聲音很輕就像是說給自己聽的似的。

    “叫你害她,你不覺得應該補償一下嗎做錯事的人就應該學會彌補,不然不會有人相信的!

    臧笙歌在心里嗤笑了一番,這才道“窈公主說什么是什么,我做就是了!

    “還有,你完一些在出去,畢竟要是被人發現了你家主子發現了,我的這些計策不就毀了嗎你已經毀了我的一次了,我不希望你在重蹈覆轍!

    臧笙歌沒說話,這才從榻上下來,然后微微低著頭的他只是待到了晚上才回去。

    臧笙歌怕是最晚聽到柳姜堰要娶甄梓妤的事情,所以他還是不知道為什么有點酸澀,最后壓下這些情緒的才想到了莫盛窈的那句話。

    臧笙歌有些信不過韶攬越,他感覺顏香也是有點不行的,但是他還是不放這蛇也不行,所以他那天沒動手。

    而是直接就去了金和銀的院子,小姑娘這次沒在窗戶外面帶著,有的只是一個宮女,不是顏香,他微微是走到臧笙歌面前,這才道“那件事你不需要做了!

    有點一頭霧水的臧笙歌只是點了點頭,這才把手心都捏出汗水,這才回了句“我知曉了!

    以為是黑夜在加上那個宮女是微微低下頭的,所以臧笙歌看不清她的臉,他一直覺得小姑娘的院子里一定是有安排人的,可是沒想過今天她會出現。

    況且他們那么多次想要算計小姑娘的時候都只是單線同莫盛窈聯系,怎么可能因為這一點小事就把那個棋子給請出來

    覺得有炸的臧笙歌還是點了點頭,這才往院子里走,直到那邊的人已經消失不見的時候,臧笙歌才回過頭,本想著直接進去瞧瞧小姑娘的他,直接就走了。

    躲在墻后面的臧笙歌許久之后才看到那邊的宮女真的進去了,他的心一下子就緊了一下,他不能出面,又不知道該怎么辦。

    臧笙歌似乎沒了辦法,只能通風報信的他,這才看見那邊的蕭償。

    蕭償同他還真的是水火不容,此時看見臧笙歌的蕭償只是微微的露出一些微笑,不管怎么看他還愛覺得眼前這個人順眼。

    蕭償還是大肚子的樣子,走路很費勁,看到臧笙歌之后更加有點走不穩的他把手微微的放在自己的肚皮上揉了揉“小白臉,你還敢出現在我面前你是覺得我不會何必計較了嗎”

    臧笙歌側目看著蕭償然后這才道“能幫我嗎”

    蕭償似乎沒聽過臧笙歌這種低沉的聲音,他的指尖似乎在手心里捏著,說話的分貝很小,差點就被陷進去的蕭償猛地想到了他在臧笙歌面栽的跟頭。

    到現在他身上還是有點痛,所以嗤笑了一聲這才道“你覺得我能相信你嗎”

    臧笙歌低頭笑了笑“那是你之前太主動,你喜歡我對吧,可是你真的是喜歡我嗎那你總要為我做些什么吧,”

    蕭償只是低低的笑了一聲,他之前的那些男人,從來沒有給他帶來這樣的感覺,這才道“好,說吧!

    臧笙歌還是很淡定,他只是把嘴角微微的勾著,然后才道“幫我去一趟皇后娘娘哪里,讓常姨過來一趟!

    “小白臉你還真是不客氣,好,我要是幫你了,你到我房間等我,你敢不敢”蕭償只是低低的說了一聲,似乎有些戲謔或者是輕佻,然后才湊近了臧笙歌,似乎是不舍得似的想要親他一口。

    臧笙歌微微低著頭,然后這才把手放在蕭償的肩膀之上,然后這才再蕭償的嘴角旁邊輕輕的吐了一口氣“先幫我辦成在說!

    蕭償沒在動,只是把臧笙歌放在懷里,他威脅道“抱一下都不行嗎你這樣沒有誠意我該怎么說服自己幫你呢”

    臧笙歌最終還是沒動,然后他就感覺到那個懷抱的力氣變得有些松了。

    臧笙歌低頭笑了笑,似乎連肩膀都有點縮,最后才有些看著那邊的院子里,還是黑的一片,不知道為什么臧笙歌從沒這么擔心過,就算是那個時候,他的心忽然之間有點松懈后的緊張感,最后才坐在了一邊。

    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后的臧笙歌,只是聽見了那邊聲音,還有燈光,似乎因為人所以有點吵,所以金和銀才有點從睡夢中醒過來,然后微微的抬起頭,這才感覺到一絲光亮。

    “什么人啊,顏香”金和銀的聲音中帶著點慵懶,然后微微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嘴角。

    顏香也反應過來,然后微微的抬起頭,似乎是沒大緩過神,只是匆忙的把指尖放在自己自己的眼睛上揉了揉,最后才道“是皇后娘娘那邊的常姨,說是有人說公主要見她的原因!

    她要見母親金和銀一頭霧水,似乎是剛睡醒的她只是把嘴角勾了勾,這才道“常姨,是有什么事情嗎你竟然這么晚來這!

    常姨也覺得有點懵,最后首先反應過來的金和銀這才道“顏香現在立刻叫我院里的說有人,我要清點人數!

    這大概是金和銀多少次被人善意的提醒過,她現在沒什么心思管那些事情,她面色的點了點頭。

    顏香感覺到一種壓迫感,最后慢慢的把指尖放在衣袖里這才淡淡的說了句“好的公主!

    瞬間有點鬧得有點大的院子里,似乎有很多人的起床氣,然后他們拖著睡衣就在院子里集合,然后有點怨聲載道的,最后還是被顏香給秩序了一下,這才道“現在清點人數!

    金和銀披著那件屬于臧笙歌的披風,然后微微的在那邊看著外面,不知道為什么一向都不會管這些宮女的她今天異常的不對勁。

    金和銀心里有點亂,她看常姨一眼,這才微微的笑過“常姨可知道是誰叫你來的”

    常姨淡淡的搖了搖頭,這才道“沒!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