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兩百三十七章、成功沒有僥幸

    維也納宮,弗朗茨正在召開年末會議,一份突如其來的電報打斷了會議進程。

    1879年11月27日,增援布列斯特的俄軍在半路遭到普軍伏擊,西南戰場出現了轉折。

    表面上來看,普俄戰爭維也納政府只要關系最終結果就行了,局部戰場上的變局,不足以令大家這么嚴陣以待。

    不過西南戰場例外。一方面是因為沙皇政府把第聶伯河以西的土地抵押給了奧地利,要是這些地區落入了普波聯邦手中,未來維也納政府想要收債會非常的麻煩。(限烏克蘭地區)

    另一方面則是為了出口貿易,從戰爭爆發開始,沙皇政府就在奧地利買買買。

    一旦第聶伯河被切斷,受限于交通,俄奧貿易肯定會大受影響。

    為了發戰爭財,維也納政府也做了充分準備。很多國企都增加了生產線,要是俄奧貿易量減少,這些企業都會損失慘重。

    關系到了切身利益,政府自然要重視了。至于年末會議,說重要也重要,說不重要也就那么回事。

    年末會議包括:對本年度政治、經濟、外交、軍事領域發展情況的匯總、以及來年的政府計劃。

    各部門早就做好了功課,現在向弗朗茨匯報,也是在為來年的財政預算爭奪做準備。

    這些的計劃,大都是圍繞著國策展開的,核心本來就是弗朗茨主導,到了具體計劃上他就很少插手了,都是內閣政府在負責。

    ……

    弗朗茨:“參謀長,說說現在前線的情況吧!”

    “是,陛下!”總參謀長阿爾布雷希特回答道

    “昨天下午,從沃倫地區出發前往布列斯特增援的俄軍,剛度過普里皮亞季河就遭到普軍伏擊。

    由于這些俄軍是臨時從各地抽調混編而成的,組織關系還沒有理順,三萬俄軍被一個普軍師擊潰,兵力損失至少在八千以上。

    剩下的部隊已經成為了驚弓之鳥四散而逃,大量的武器裝備被遺棄,短期內喪失了再戰的能力。

    不算這些士氣全無的部隊,俄軍在沃倫地區的總兵力,已經從最初的102萬下降到了67萬,對普軍兵力優勢不復存在。

    如果我是毛奇的話,就放棄布列斯特,將主攻的方向放在科韋利。拿下了這里,無論是東取基輔,還是北上布列斯特都可以。

    不過普軍也只是在西南戰場占據了優勢。北面俄國人已經兵臨里加,維澤梅高地防線也岌岌可危;中部戰場斯摩林斯克已經變成了絞肉機。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俄國人可能會采取海陸并進。依托俄國海軍的,毛奇現在的壓力一定很大了?”

    阿爾布雷希特肯定的回答道:“沒錯!”

    如果普軍遲遲無法在戰場上取得實質上突破,俄國人在波羅的海采取行動后,本土受到嚴重威脅,柏林政府內部的海軍派抬頭,那就熱鬧了。

    牽扯到了切身利益,沿海地區的民眾一鬧,海軍派趁機發力,即便是毛奇再德高望重,也承受不住各方壓力。

    弗朗茨暗自嘆了一口氣,任何名將在遇到內部危機的時候,總是那么無力。毛奇急著在西南戰場打開局面,恐怕也是基于此。

    單純從軍事上出發,其實放俄軍進入波蘭地區,再想辦法進行圍殲,勝算還會更大。

    不僅有深厚群眾基礎可以依托,還減少了后勤運輸的壓力,就連戰線也縮短了,可以投入更多的兵力和俄軍決戰。

    軍事上的上策,政治上卻是敗筆。真要是放俄國人進來,波蘭人就要和他們離心離德。

    外交大臣韋森貝格提醒道:“根據我們收到的情報,俄國的外交工作也取得了突破性進展。

    他們似乎在暗地里給了丹麥人承諾,就在一周前,丹麥政府向北歐聯邦議會提交了海軍演習計劃,地點就在丹麥海峽。

    如果計劃通過,普波聯邦的海上運輸通道就斷了。俄國人的出價應該很高,瑞典人已經有所意動,通過的幾率很大!

    海上封鎖要不了普波聯邦的命,他們還可以從德意志聯邦帝國借道,走易北河運輸物資。

    不過這么一來,后勤壓力會大大增加。最關鍵的是北歐聯邦的站隊,外交局勢對柏林政府非常不利。

    如果普波聯邦在戰場上處于下風,誰能夠保證北歐聯邦不會落井下石呢?

    丹麥人可一直都想要拿回兩公國,只要俄國人舍得出價收買瑞典人,一切都有可能。

    撲朔迷離的局勢,讓弗朗茨頭疼萬分。原本以為威廉一世毛奇的組合已經很能打了,沒想到亞歷山大二世也不好惹。

    上一次普俄戰爭,亞歷山大二世還沒有成長起來,只能算是半成品大帝,在博弈中略遜一籌,這次卷土重來就不一樣了。

    開戰到現在,弗朗茨還沒有發現俄國有爆發起義的跡象,這就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

    要知道,到了近代沙皇政府就是一個奇葩,每次對外戰爭中,國內都會出現起義。

    沒有出現問題,意味著亞歷山大二世改革成功了。一個穩定的俄羅斯帝國,絕對是可怕的。

    猶豫了一會兒后,弗朗茨冷冷的說道:“外交上暫時不要輕舉妄動,除非是北歐聯邦直接參戰、或者是戰場局勢完全失控,不然我們就繼續保持中立。

    參謀部密切關注戰爭走向,發現任何一方可能取得壓倒性的優勢,都必須要第一時間向我匯報。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俄國人的勝算似乎更大,那么我們就先不動,等英法給普波聯邦輸血。

    一旦雙方實力對比失衡,就暗中把馬克芯機槍技術賣給弱的一方,教他們用戰壕戰術,盡可能的拖延戰爭時間,迫擊炮也可以賣!

    維護戰場平衡,英法奧三國也是有分工的。比如說:戰場上實力平衡被打破,如果普波聯邦勢弱,英法負責給他們輸血;如果俄國人勢弱,就由奧地利負責給輸血。

    反正誰弱支持誰,讓普俄兩敗俱傷就是大家的追求。不讓第四極崛起,這是三個老牌帝國的共同意志。

    不對,應該說是法奧兩國的共同意志,英國人還說不準。在這方面牛牛的戰略,還是比較迷糊。

    低技術含量的武器,弗朗茨從來都不覺得有保密的必要。沒有提前拿出來,那是因為沒必要。

    為了達到戰略目的,扔幾項技術出去,根本就不算什么。如果不是考慮到性能問題,弗朗茨都準備把坦克技術丟出去了。

    很遺憾,這玩意兒丟出去,也很難發揮出應有的作用。

    腦洞大開的蒸汽機坦克,塊頭太大、速度又慢,非常的不靈活,容易成為炮兵的靶子。

    內燃機動力的坦克,性能不夠問題,成本還賊雞兒貴,性價比太低,根本就用不起。

    奧地利都用不起,弗朗茨不認為普俄兩國能夠用得起。況且,他們也生產不出來發動機。

    別看內燃機已經出現有些年了,實際上這玩意兒仍然是高科技。

    除了奧地利因為弗朗茨的緣故,在這方面走的比較遠外,別的國家根本就沒有投入多少研發經費。

    科技都是錢堆出來的,沒有資金投入,自然難以取得成果。

    “是,陛下!”阿爾布雷希特回答道

    小插曲過去了,弗朗茨又問道:“南美地區的局勢怎么樣了,智利人有沒有釋放我們的船舶?”

    倫敦政府裝鴕鳥,把扣押船舶移交給了智利人,奧地利自然就尋智利政府的晦氣了。

    欺軟怕硬一貫都是列強本色,從英國人手中要賠償,和從智利政府手中要賠償,那完全是兩個概念。

    外交大臣韋森貝格笑道:“南美那三個小朋友,還在廝打中,短期內應該不會分出勝負。

    自從英國人把扣押船舶移交給智利政府后,事情進展就順利多了,F在唯一的問題是扣押船舶上的物資不在了,我們正在和智利人談賠償。

    如果不是英國人突然插手,我們現在就和智利政府簽訂了協議。

    或許是英國人太貪了,引起了智利政府的不滿,他們都想要引入我們和法國人的力量,制衡英國人!

    這是一個好消息,盡管智利的硝石不是唯一,奧地利也在殖民地上發現了一些硝石礦,但從成本上出發,還是進口智利人的礦石最便宜。

    至于兩國間的矛盾,在利益面前完全不值得一提。想到了這里,弗朗茨猛然間發現這一屆智利政府也不簡單。

    向法奧兩國賣好,看似出賣了國家利益,實則是為贏得這次戰爭奠定了基礎。

    不提前搞定兩個大流氓,就算是擊敗了秘魯和玻利維亞,他們也休想把好處吃到肚子去。

    戰場上贏得了勝利,卻在外交上把戰利品吐出來的例子,實在是太多了。

    智利政府明顯是看明白了列強的本質,利用這次船舶扣押事件,及時采取了補救措施。

    弗朗茨不禁感嘆:任何一個國家能夠脫穎而出,都沒有僥幸。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