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83章 有喜了

    “林行。”

    就在林行在修煉界里面尋找搜索什么的時候,忽然在林行的身邊一道劍光閃現。

    隨即一個男子就出現在了林行的身邊。

    他,正是之前和伏芯交談的那個家伙。

    “沒事別來煩我。”

    林行瞥了那個男子兩眼,沒好氣的說了一聲。

    雖然說,自己從未和這個家伙見過面。

    但是對這個家伙,以及另外的幾個家伙,林行可謂是如雷貫耳。

    當然,自己知道這幾個家伙的存在,也顯得很是奇妙。

    因為自己是從一些古籍里面知道的他們

    而且,還通過那些古籍上面留下來的氣息,和他們幾個家伙隔空交流過。

    他不得不承認,這幾個家伙,個個都是非常恐怖的存在。

    或許,他們現在本身沒什么境界啥的,但是戰斗力,以自己現在的實力來揣摩,恐怕不比無上存在弱。

    甚至對某些方面的了解,甩了無上存在無數條街。

    “沒必要這么冷淡吧,咱們好歹隔空交流過。”

    看著顯得比較冷漠的無情,男子聳了聳肩膀,笑呵呵的對林行說道。

    林行隨意的瞥了他兩眼,半瞇著眼睛問道“聽說你們這樣的人,早就真正的逍遙自在了,你不去其他地方瞎晃蕩,跑來這是非挺多的修煉界干嘛。”

    “我這不是來給你說說我們這種半個過來人的經驗嗎。”

    男子笑呵呵的對林行說了一聲,隨即話音一轉的對林行說道“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家媳婦生氣了,我出來躲躲。”

    “漬,沒想到你這樣的家伙,還是個妻管嚴。”

    林行漬漬笑了起來,伸出手隨意的掏了掏耳朵說道“行吧,你要說什么我洗耳恭聽。”

    “算了,我還是不說了,你自己慢慢悟吧。”

    看著林行那一副慵懶的表情,男子頓時打消了自己的打算。

    得,這種事情,還是讓林行自己去慢慢悟吧。

    告訴他,也不一定是一件好事,反而可能拖累林行很久無法勘破。

    而且,看林行這一副懶散的模樣,自己心中的激情已經徹底消失了啊。

    林行雙眉微微一挑,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后,笑呵呵的對男子說道“既然如此,那么你是不是該走了。”

    “你別催,我要走的時候自然會走,咱們既然見面了,那么好歹得聊幾句吧。”

    男子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笑呵呵的對林行說了起來。

    自己好不容易來這種地方晃蕩一下,那么肯定得好好的說說話啊。

    至少,自己得把一些人生經驗傳授給林行啊。

    自己得讓林行知道,男人在婚姻這種大事上面,必須得慎重啊!!

    不然的話,林行要是步了自己這些個家伙的后塵,到時候實在是太沒面子了

    林行雙手背負在身后,緩緩的朝著一個方向走著。

    他頭也不回的對男子說道“行了行了,你到底要說什么就趕緊說吧,我可沒有你們的時間多。”

    男子和林行并肩而行著,下意識的對林行說道“你知道嗎,幾天前我和我媳婦吵了一架,也不是為了什么大事,就是因為一顆葡萄。”

    林行都被這個家伙弄得有些懵逼了。

    他下意識的扭過頭看著男子,就宛若再看一個白癡一樣。

    而那家伙,也沒有在乎林行的眼神,唉聲嘆氣的說道“當時一串葡萄,吃著吃著就剩下一顆了,最后我拿順手了,就把最后一顆葡萄吃了,你知道我媳婦到底多生氣嗎?無數種手段施加在我的身上,就因為那顆葡萄我沒給她吃,她就覺得我不愛她了。”

    說著,男子的臉上露出唏噓的神情。

    自家媳婦,今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脾氣是越來越大了啊。

    自己,已經有點招架不住了。

    林行摸著下巴思考了一下,對男子說道“我覺得,你媳婦生氣不可能是因為一顆葡萄,我曾經也隔空和你媳婦交流過,嫂子是挺好的人。”

    說到這里,林行眼神瞬間變得詭異了起來,半瞇著眼睛對身旁的男子說道“你這家伙,不會是和你那些紅顏知己胡來,一不小心被嫂子看到了吧。”

    “屁,我是那樣的人嘛?”男子破口大罵了一聲。

    自己身邊紅顏知己的確有,而且曾經還是自己媳婦的情敵。

    但是她們,和自己媳婦基本上都是好朋友。

    對于自己和她們的關系,自己媳婦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

    對她而言都只是些小事罷了。

    怎么可能因為這樣的事情,就大動干戈呢。

    男子這么一說,林行眉頭頓時皺了起來,有些疑惑不解。

    不過很快,林行就對男子問道“那葡萄難道很好吃,是什么靈材?”

    男子撇著嘴,搖著頭說道“怎么可能,就是一串普通的葡萄而已,而且還沒怎么熟,酸溜溜的,我要是普通人,根本吃不下去。”

    男子這話落下,林行頓時若有所思了起來。

    他伸出手拍了拍男子的肩膀,笑呵呵的說道“夏哥啊,嫂子揍你沒毛病,若我身處嫂子那個位置,估計要活生生的把你打死。”

    “怎么,你難道明白一點什么了?”

    男子聽到林行這話,眼睛微微閃爍了起來,下意識的對林行詢問道。

    林行嗯了一聲,雙手背負在身后,微微仰起頭看著天空,裝出一副神棍的樣子說道“因為一顆葡萄收拾你,而且葡萄還是酸的,這段時間性情古怪,就算是傻子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到底是什么臥槽,我媳婦害喜了?”

    男子被林行的神棍氣質弄得有點想揍人。

    不過隨著問下去的時候,他的腦海中一道靈光閃現,下意識的對林行問道。

    見男子問自己,林行眼睛微微一瞪,沒好氣的說道“你問我有屁用,又不是我的。”

    男子嘴角抽搐了兩下,沒有理會林行。

    他伸出手掐動了兩下,隨即眼中散發著絲絲興奮的光芒“我就說嘛,我媳婦在我面前性格這么好,怎么可能對我那般模樣,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聽到男子興奮的聲音,林行沒好氣的說道“你還不趕緊回去確定確定?”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