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36 跟過來的決定

    ()“閉嘴行不行啊,總之任務很重要,得去中央城!彼剂彰鏌o表情的說道,實力上內心里也不禁泛起層層波瀾。

    “啥?中央城?”一個男生腦袋上頂著一個大大的問號。

    “是亞特蘭蒂斯城的中央城嗎?”另一個人疑惑道。

    思琳無奈的點了點頭,道“對,咱們是去接人的!

    “接人?你確定咱們三個可以?”那人砸吧砸吧嘴,有些無力吐槽。

    思琳沒好氣的給了二人一人一個板栗,道“我現在距離柱神只有最后一點點距離了,你們就這么瞧不起我?”

    平白無故挨了一下的那男生苦著臉道“可是……論戰斗能力的話,我們怎么可能比得上先遣隊那幾個?”

    思琳看了過來,不冷不熱的說道“他們有其他的任務去辦!

    “姑奶奶,不去成不成……”

    “不成。!”

    ……

    很快,三人便來到了海獸休息的地方。

    這些天來,他們被海獸逼得節節敗退,眼瞅著就要退到亞特蘭山脈邊緣了,早就已經離開了當初在城市中的扎營地,這也是為什么需要接應的原因。

    萬一清可維他們回來的時候下意識的在城市中休息,結果直接被一只海獸給撓死的話,那不就完了。

    此刻,在他們三個下空森林中棲息的,就是無邊無際的海獸大軍了。

    似乎是為了騰出一塊休息的地方,所以海獸們把附近的一整塊森林都給踩塌了,導致面前的森林中出現了一片空地,他們總不可能就這么沖過去。

    于是乎,他們停了下來,在附近尋找著。

    在找到了一個相對而言隱秘一些的路之后,他們就快去的劃過長空,朝著亞特蘭蒂斯外城沖了過去。

    一路上不敢回頭,就這么狂飛了一整夜。

    終于在第二天天一亮的這時候,回到了當初的扎營地,外城區中。

    找了一個地方停了下來,此刻他們三人都被西方天空盡頭的景色吸引了注意力。

    那沖上天的光柱猶在,就在西方天空的盡頭,仿佛太陽一般讓整個城市都煥發著光芒。

    突然,來這一趟的意義有了。

    “走吧走吧,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近距離看一看我們的舊王城了!币粋男生搓了搓手,短暫的休息了一下之后,便沖上了天空,迫不及待的朝著西方繼續飛行著。

    終于,又是飛行了一天之后,天剛剛黑下來不久,思琳突然拉住了這兩個男生,瞇了瞇眼,動了動耳朵。

    “咋了?”二人異口同聲。

    “前面!前面有戰斗!”思琳皺著眉指著正前方,道“走!快去支援!”

    ……

    “該死,果然想正大光明的當一個英雄不是那么容易餓事情啊!笨邓固苟】嘀槆@著氣。

    此刻,他的面前,躺著幾只海獸的尸體。

    赫斯秘扛著清可維的一只胳膊,無語道“行了行了,你可趕緊閉嘴吧,快點兒趕回去比什么都好,咱們幾個身上的傷口都不輕

    ……”

    話音剛落,地上猛的再次出現了兩道龐大的身影,康斯坦丁和杰洛特被齊齊撞到了大樓上,痛苦的唏噓著。

    自從他們離開中央城之后,襲擊的海獸無時無刻都在。

    而期間,清可維的傷口也是越來越嚴重了,得不到完好的環境來修養,此刻他后背上的傷口就算是好起來,也絕對會留下不可變更的傷疤。

    清可維還問過老二,碎溯時空可不可以讓傷口好起來,因為這在以前是絕對可行的,他甚至可以在自己身負重傷還沒有死掉之前碎溯時空然后回到過去屁事沒有。

    可是這一次……老二卻是搖了搖頭。

    土元素的傷害已經不單單是滲透了皮膚到骨頭了,就連他的星魂,都或多或少遭受到了一些腐蝕,傷得越重,碎溯時空的時候將傷口一樣待會去的可能性就越大。

    搞得清可維都有些憧憬獲得土元素了……

    當然,現在不是談這個的時候。

    被撞開之后,康斯坦丁皺著眉重新騰飛起來,看著地上的兩只海獸,冷笑著直接將自己的光刃開到了最大功率,不要命似的揮舞著長達幾百米的光刃刺向了下面的兩只海獸。

    “嗤……”

    兩只海獸被一分為二,他整個人也因為脫力而向下方掉去。

    多虧的是,杰洛特眼疾手快拉住了他,然后四個人齊齊朝著高空飛了過去,再在這里待著的話,恐怕再來幾個海獸過來攻擊,他們就徹底沒戲了。

    果然,他們四個剛剛提高了一些高度,結果就又有兩只海獸從地里沖了出來,差點而就在此把他們四個人都撞出去。

    “嗡……”

    地上,數道嗡鳴響起,瞬間又有幾只海獸鉆了出來。

    “混賬東西!如果老子是巔峰狀態的話,你們這會兒早就死了!”康斯坦丁用最后的力氣歇斯底里的喊了一聲之后,就昏了過去。

    開啟鎧甲武器的大功率模式,可是會損耗本人的精氣神的。

    這一下,杰洛特有些拖不動康斯坦丁了,眼瞅著就要往下掉入,扎到海獸的堆中。

    遠處,天空上猛的一道白光乍現,瞬間一股強風襲面而來。

    一道龐大的光刃瞬間將整個夜空都映的亮了起來,刺進了下方海獸的身體當中,它們瞬間被分成了幾個肉塊,掉落在各地。

    對此,他們意識尚存的三個人都是有些驚訝。

    終于,天邊那三道身影迅速的沖了過來,當看清楚了來人之后,清可維松了一口氣,笑了笑,也睡了過去。

    赫斯秘算是隊伍里狀態最好的那一個了,可是也真的有些夠嗆。

    在思琳三人的協助下,他們三個人就近找了一個大廈的天臺稍作休息,思琳看著清可維背后可怕的傷口,咬了咬紅唇皺起了秀眉。

    “杰洛特……你怎么也在這里?”

    兩個男生看著熟悉的哥們,不禁問道。

    他難道不是在軍中嗎?

    聞言,杰洛特無奈的嘆了口氣,看著其他幾個人,喃喃道“我們四個才是真的,軍中的那幾個……都是幻

    象!

    “什么?幻象?”兩個男生驚訝的長大了嘴巴。

    “之前,我們一不小心被困在幻境里了……”一旁,赫斯秘見他實在是堅持不下去了,于是接過話茬,從頭到尾的解說著整個事情的經過。

    “清可維的傷口……”思琳咬著紅唇,自顧自摟著清可維,讓他不至于觸碰到后背上的傷口。

    “之前在宮殿中戰斗的時候被地蠕攻擊的!焙账姑責o奈道“爻神好像給了他一枚丹藥,他已經服下了,可是傷口仍然沒有什么好轉!

    “廢話,土屬性攻擊的穿透效果僅次于金屬性,這么深的傷口……無論是什么丹藥,都無法治愈,”思琳咬著紅唇,看了一眼其他人,最終只得顧大局,道“休息一夜,明天我們速趕回去,只有刈神能救他!

    “好,那這里進去拜托你了!焙账姑卣f罷之后,也是疲憊的閉上了眼睛。

    四個從亞特蘭蒂斯的趕回來的英雄在這時候,部都睡了過去。

    此刻,那兩個男生在簡單的把其他人的睡姿都正了正之后,來到了思琳的面前,看著她眼神中的焦急,默默問道“所以……軍中的杰洛特是幻象嘍?”

    聞言,思琳皺著眉道“你剛剛沒聽說嗎?這四個才是真的,軍中的那幾個肯定是假的了!

    聞言,兩個男生都是露出了一抹苦澀。

    和軍中的假貨聊天的時候,他們竟然一點兒都沒有看出來……

    別說他們了,實際上,就連思琳都一直以為那清可維是真的,不然也就不可能和爻那么較真不是。

    “轟……”

    忽然,天空上一道閃電閃爍了起來,瞬間將他們三個人都嚇得顫抖了一下,回過神來,看向天空。

    烏云不知道什么時候凝聚了起來,讓整個天空都變得格外死寂。

    在地心藏海,整個天幕都是一層薄薄的膜,正常情況下,是不會出現天氣變化的,而唯一有可能讓烏云凝聚的方式,就是一個可以操控天象的載神體在使用他的能力。

    而此刻,意識到這些的思琳猛的皺起了眉,抬頭死死的盯著那烏云之中。

    終于,在這一刻,幾只觸手從中顯現出來。

    而它的本體也在不久后完從云中露了出來。

    海王蟄!

    還是那只海王蟄!

    突然,幾道烏云在它觸手的操控下開始凝聚,只用了短短的不到幾分鐘的時間而已,就變成了人的形狀。

    是思琳三個人的形象。

    “真想不到,這幾個家伙竟然活著從幻境中逃出來了!彼剂盏幕孟缶従忛_口,聲音在逐漸發生更改,很快就和思琳真正的聲音相差無幾了。

    “王八蛋,當初在圣塔萊斯的時候,也是你吧!彼剂绽淅涞陌欀,眼神之中殺氣畢露。

    “是我,當然是我!被孟缶従徴f著,它搖了搖頭,道“這四個小家伙把城市核心給打開了,水王為了這件事可是把我狠狠的給罵了一頓,剛剛你們經過我們上空的時候,我就已經感受到你們了,果然啊……我跟過來的這個決定,做的不錯!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