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5章 一劍四絕

    東方明鈺不是沒有察覺到商夏身上混元如一的氣息。

    這是除神通之外,證明武者修為達到該境界大圓滿的另外一個標志

    因此,對于商夏能夠施展武極境的劍術神通,東方明鈺并不覺得奇怪。

    但真正讓他難以接受的是,商夏非但沒有受到他的武道意志的影響,甚至他以劍術神通而演化的劍陣,居然擋住了他的黑白劍域

    前者雖然少見卻也不算稀罕,至少東方明鈺自己的黑白劍域,同樣能夠做到對武道意志的削弱。

    但商夏一個武極境的二階武者,憑什么能夠擋住一位三階武者的進攻

    嚴格說來,東方明鈺的黑白劍域也算是劍陣神通的一種。

    甚至東方明鈺雖然已經進階武意境,可他施展的仍舊是他在武極境練就的劍術神通。

    從神通的品階上來說,兩儀乾坤劍陣與黑白劍域似乎無分高下。

    但東方明鈺終歸是武道第三重凝聚了武道意志的武者,兩人同時施展的劍術神通,又怎么可能勢均力敵、平分秋色

    以東方明鈺的驕傲,之前與商夏連續兩次斗劍都無法壓其一頭,表面上雖然展現出哪怕商夏是對手,卻同樣不吝贊賞的氣度,可實際上卻已經讓他心生郁結了。

    但至少前一次在他展現武意境修為,并爆發劍術神通的時候,還能令商夏只能憑借運氣險死還生。

    可現在,東方明鈺已經意識到,哪怕他全力以赴,也無法再奈何眼前之人分毫了

    那一座小小的,看上去僅僅只是護住商夏自己的劍陣,是那樣的堅韌牢固,任憑東方明鈺的黑白劍氣縱橫切割劈斬,卻始終無法奈何其分毫。

    當然,如果時間足夠的話,東方明鈺或許可以憑借自身三階的修為,強行與對方對耗下去。

    可偏偏現在他最缺的就是時間

    就在商夏于山水幻靈之地四處獵殺月季會成員的時候,將彭嵐青送返核心陣域的楊子恭、王世海以及錢四通三位武意境武者,也紛紛效仿商夏,開始四處追殺月季會所剩不多的成員。

    兩人在這里交手時間已經不短,想來這個時候已經有人注意到這里的情況,怕是用不了多久就會有人趕來。

    自己必須要在此之前離開

    東方明鈺既已心生退意,黑白劍域便開始漸漸脫離。

    豈料便在此時,原本被黑白劍域壓制的兩儀劍陣再起變化

    原本環繞在商夏身周的細密劍芒在這一刻仿佛受到了召喚一般,隨著玉河劍向前一指,一道道劍芒紛紛融入劍身之中,最終匯聚成一道巨大的四色劍氣

    黑白劍域甚至已經無法對這一道劍氣形成壓制。

    巨大的劍氣沖天而起,一舉刺穿了東方明鈺的黑白劍域。

    東方明鈺見狀顧不得心中的驚駭,甚至顧不得逃遁,他甚至還能想到壓制這道劍氣只能算是徒勞,尚且能夠維持的黑白劍域之中,無數的黑白劍芒頓時遠離那一道重天劍氣,而是紛紛向著商夏本體剿殺過來

    商夏見狀無奈,甚至顧不得細究這一次兩儀乾坤劍陣的變化,倉促以玉河劍在身前一斬,沖天劍芒隨之而東,一舉湮滅了無數道黑白劍氣。

    東方明鈺見狀轉身就走。

    商夏此時雖能勉強維持這一道由四種兩極之道凝聚而成的劍氣,但想要進一步掌控卻幾乎做不到,便剛剛那一斬落下,在湮滅了大半的黑白劍氣的同時,自身也潰散了大半,剩下的也險些崩潰。

    眼見得東方明鈺瞬間飛縱至數十丈之外,再想要追趕已經來不及,商夏幾乎是下意識的引動剩余的劍氣向著他的背后斬落。

    “哪里跑,吃我一劍”

    匯聚了冰火、虛實、剛柔、攻守四大極道的劍氣,一路潰散著無從掌握的劍芒,卻在瞬息之間臨近了東方明鈺的背后。

    眼見得此人避無可避,東方明鈺頭頂一根發簪忽然飛出,在半空之中化作一道青紅劍光,便向著他身后的劍氣一斬

    原本就只是被商夏勉強維持的劍氣瞬間崩潰,化作無數散碎的劍芒向著四周炸開散落。

    那根發簪當中顯然凝聚了一道極為高明的劍氣,內中甚至隱約有武道意志留存,顯然是東方明鈺身上的保命之物。

    而且就剛剛發簪爆發而出的劍氣威力而論,雖尚不及商夏當初得自商克的那一張懸空槍武符,但那發簪只要不壞,便能再次使用。

    從這一點上來說,卻要比一次性的武符要高明的多。

    可就在商夏劍氣炸裂的剎那,那一道青紅劍光同樣在半空之中崩潰,同時崩潰的還有那一根明顯材質不凡的發簪

    披頭散發的東方明鈺豁然轉頭向上看去,這一次他的臉上終于再也難以維持原本的從容,浮現出了驚駭之意。

    他的發簪居然被劈碎了,那可是父親留給他的保命之物,本身品質極為不凡,怎么可能被一個二階武者的劍術神通劈碎

    其實商夏自己現在也有些懵懂,他只是在施展兩儀乾坤劍陣的時候略有心得,覺得“劍陣”終歸還是要歸于“劍”,心隨意動之下,四大極道劍芒開始匯聚融合,居然形成了一道凌空劍氣,輕而易舉的刺穿了對方的黑白劍域。

    甚至于連他自己都驚愕于兩儀乾坤劍陣發生變化后的威力。

    在這一刻,商夏恍惚間有所領悟所謂劍術神通是劍,劍氣是劍,劍芒是劍,劍陣亦是劍

    所謂“兩儀乾坤劍陣”,首先是劍,然后才是陣

    而他之前卻是有些本末倒置,在這道神通修成之后,更多卻在著眼于“陣”,反而忽略了“劍”

    想通了這一點,商夏心情大暢,似乎連帶著體內的兩儀元氣都更有精進,丹田之中的四極劍符于陰陽眼之中浮現,仿佛隨時都能凝聚一道四絕劍氣,哪怕不用劍器承載,同樣有著絕強的威力

    而東方明鈺的那根發簪,便是在與玉河劍發出的劍氣接觸的一剎那,被劍氣之中蘊藏的四大極道力量崩碎

    東方明鈺發怔,商夏可不會

    他向來都是一鼓作氣,痛打落水狗

    碧溪劍緊隨著凌空一斬,又是一道匯聚了四大本源精華的劍氣從中飛出。

    只是這一道劍氣較之先前那一道就要細小了許多。

    東方明鈺悚然而驚,整個人瞬間倒飛而退,與此同時秋水劍同樣向前一刺。

    兩道劍氣于半空之中瞬間相遇,東方明鈺的黑白劍氣更加精純,可商夏的四絕劍氣卻更加兇猛

    商夏揮舞玉河劍將飛至他跟前已經被削弱到極致的黑白劍氣斬滅。

    可商夏爆散的四絕劍氣卻令東方明鈺一時間剿滅不及,流竄的劍氣直接割裂了他的衣袖,并將里面的一只錦云盒刺破,一大片的物資散落一地。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