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山中客驚鴻

    舒小容飛速抽回手,嗔怒地瞪了吳文軒一眼,正準備跟余嬌一樣靠在松樹下躺一會兒尸,眼角余光卻掃到一抹纖細動人的身影。

    “咦?”

    她一個鯉魚打挺坐起來,伸長脖子往山中瞅了瞅。

    山中樹木遮天蔽日實在太過茂密,她瞅了半晌,只瞅著滿眼的綠色,剛才那襲紫藍色的裙尾,就像是匆匆劃過的流星一般轉瞬即逝。

    “容兒姐姐,怎么了,你看到什么奇怪的東東了?”

    楚人杰手里抱著水瓶咕嘟咕嘟地喝著水,一雙葡萄般可愛的眼睛,卻滴溜溜地順著她視線的方向轉動。

    “什么奇怪的東東?”余嬌也坐起來,好奇地跟著他們往山里看。

    就連吳文軒這么個斯文有禮的大男人,也像個好事者一樣,湊到舒小容身后,翹首遠望地搜尋她目光的著落點。

    跟他們一樣坐在山頂廣場這邊休息的幾位游客,其中一個穿白背心搭碎花外套的中年男人,見他們一副大驚小怪的樣子,便笑道“這觀音山多的是飛禽走獸,你們肯定是看到穿山甲了吧。那玩意兒喜歡刨土扒石,時不時就翻出一抷土來,動動蕩蕩得把周圍的草葉子都濺動了,容易搞花人的眼睛,還以為自己看到什么神出鬼沒的東西了呢!”

    “草葉子?”舒小容低喃了一聲,“可是我剛才看到的東西不是綠色的,而是紫藍色的啊。”

    “容容,也許是午后的陽光照射在草葉上,使得原本綠色的葉片帶了一點紫藍色吧。”吳文軒笑盈盈地解釋道。

    舒小容倏地轉過頭來,沒好氣地斜睨著他,“葉子是死的,我看到的東西明明是會動的。”

    “哎呀,容容,一定是你今天走太多路,身子又虛掉了,所以才會頭暈目眩看花了眼。”余嬌狐疑地覷著她,“你老實交代,伯母和我媽每天早上給我們燉的補湯,你真的都喝到肚子里去了沒有偷偷跑到衛生間里倒掉?”

    “什么嘛,我真的看到一撮紫藍色的東西,像流星一樣‘唰’一下飛過去啊。”

    旁邊的碎花外套男連連搖頭,“欸,不是陽光,也肯定不是流星,絕對是穿山甲了。”

    舒小容和吳文軒敬他年長,不好意思同他爭執,便都閉上嘴巴坐下來安靜地休息,沒有人再說話。

    就這么坐到了日頭斜西,林淑貞和劉玉湘他們才爬上山頂。

    余嬌已經盯著時間等了他們好久,一見他們上來,就跑過去說道“啊呀,你們終于到頂了,我們快去吃飯,吃完飯就馬上打道回府吧,走了大半天骨頭都快要散架了。”

    “別蹦蹦跳跳的,這可是在山頂上!”林月芬趕忙揪住她的手臂,把她牢牢地抓在自己身邊,“哪能這么快就回去,我跟容容她媽還得去廟里求張符問個簽呢!”

    吳文軒已經提前找好餐館預訂了晚餐,此時就帶領大家一齊走過去,十個人一大桌子吃了一頓極其豐富的山珍時饈。

    晚飯后,林淑貞和劉玉湘她們非拖著兩個小女生去山頂大廟求符問簽。

    此前在帝景國際廣場開鋪測字的所謂大師,給舒小容和余嬌留下了非常深的陰影,所以她們倆打死都不肯再信這什么神神佛佛之類的事情,不要說求符問簽,就連佛前那一拜,她們都不怎么愿意彎腰。

    林月芬便責怪她們敷衍了事沒誠意,將她二人連帶著吳文軒和楚人杰,一并轟出了大殿,讓他們在外頭廣場上罰站。

    “站一站、走一走也好,反正我們剛吃完飯。”

    余嬌看得很開,拖著舒小容趴到廣場邊沿的圍欄上,俯身往下去看山中綺麗迷人的夜景。

    舒小容原本百無聊賴地在數環山公路上的路燈,一盞一盞地數過去,數到山腰附近時,她突地伸長手臂指著山中某處,驚喜過望地大叫道“快看、快看,就是那個地方!”

    “容容,小心些!”吳文軒擔心她整個人會倒栽蔥似地墜下山去,閃電般地出手把她攬進自己懷里圈緊了,“這圍欄高度不夠,你這樣很容易翻下去的。”

    即使被他困在雙臂之中,舒小容也依然跳著腳用手指著山下,興奮難耐地告訴他們,“我中午看見的那個紫藍色的人影,就在山腰那里,你們快看啊!”

    余嬌興致缺缺地往她指的地方瞟了一眼,“在那里又怎么樣,不就是個人嘛,有什么好看的,我還不如去看穿山甲呢。”

    “什么啊,這說明我的眼睛沒有花,我看對了,阿軒和那位大叔都說錯了呀。”

    “是是是,你的眼睛大又圓,就像礦燈一樣可以三百六十度無死角地打光,行了吧?”余嬌吐槽完舒,“不過你看到的人也確實挺奇葩的,這里的山路崎嶇難行,路上枝枝葉葉又多,她竟然還穿著一條大長裙,也不怕被樹枝勾到裙擺不小心跌個狗啃泥,本小姐實在是佩服。”

    海拔還不及圍欄高度的楚人杰,沒看到她們所談論的那道人影,差點把他急個半死,不甘心地拉扯著舒小容的褲腿,“容兒姐姐,我也要看嘛!”

    舒小容便叫吳文軒抱他起來看。

    吳文軒剛彎下腰去,余嬌就對楚人杰說“別麻煩了,那個奇葩已經不見了,她行蹤如此詭秘,搞不好是什么逃竄進山的犯人,你一個小孩子還是不要看的好,免得作噩夢哦。”

    “余阿嬌,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舒小容哭笑不得地駁斥道,“仙子、仙女、神女這些你不說,偏偏說人家是犯人,我也是服了你的腦回路了。”

    “用指甲蓋想想都知道,那個仙女會見不得光地躲在大山里啊。”

    舒小容滿臉嫌棄地揮了揮手,懶得再跟她理論,“我媽她們出來了,我們回家吧,別站在這里無聊發寶氣了。”

    晚上8點左右,林淑貞他們一行人才回到校區大樓里。

    折騰了這么久,也該洗洗睡了,劉玉湘和林月芬卻還喳喳呼呼地在屋里到處貼符。

    余嬌被吵得無法入睡,便拉過涼被蒙住頭,悶聲悶氣地說道

    “爬了半天山還這么有精力,真該把她們留在山上多吃幾天素。”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