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6章 以守為攻

    聽到何晨光的話,秦風低頭想了想。

    “這一次,很多小組都是沖著我們來的,淘汰其他小組,只是順便而為之,所以……”

    說到這里,秦風將目光投向身后的坦克,對何晨光說道。

    “我們骷髏小隊小組,是最不缺敵人的,無論我們走到哪里,都會有人盯上我們!”

    “這倒是!”

    何晨光點了點頭道。

    “你的意思是,我們不用主動去找敵人,而是以守為攻?”

    “沒錯!”

    秦風點頭道。

    “把武器裝備收拾一下,我們馬上回營地,到時候把坦克隱藏在營地后方的森林里,以守為攻,只要有敵人來犯,立馬把他們解決掉!”

    “這個主意好!”

    李二牛嘿嘿笑了一聲道。

    “有坦克在手,就算他們開著裝甲車來,咱們都不怕!”

    秦風打量了周圍一眼,對眾人道。

    “趕緊把繳來的武器收拾一下,準備回去堅守陣地!”

    “是!”

    葉寸心和沈蘭妮等人大喊一聲,連忙加快收拾東西的速度。

    …………

    清晨的太陽不算太曬,但是陽光卻有些刺眼

    密林中荊棘叢生,鳥兒唧唧喳喳叫個不停,似乎并沒有被剛才的爆炸聲所驚嚇到。

    秦風穿過草叢,背著狙擊槍快速在叢林中穿梭著。

    他之所以讓何晨光等人先把坦克開走,目的就是為了在回營地的途中觀察一下四周的情況。

    戰場上瞬息萬變,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在經過的一處雜草地時,秦風忽然聞到了一股濃烈的火藥味。

    在他的前方,一處青草地被轟炸了一個淺坑,周邊的樹木已經被子彈擊打的遍體鱗傷

    槍支彈藥散落一地,一看就知道剛才經歷過一場血戰。

    秦風停下來打量了一番,隨手抓了把彈坑的泥土,放在鼻間聞了聞。

    這泥土味道濃烈,還帶有一絲溫暖,很明顯,這場戰斗結束了還不到半個小時。

    打量了一番地上散落的武器裝備,秦風眉頭微微皺起,連忙將懷中的手雷掏了出來。

    站在原地沉默一會兒后,他轉頭對周圍的密草叢喊道。

    “出來吧,我知道你們埋伏在周圍!”

    他的話音剛落,突聽旁邊的草叢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幾個特種兵跳出草叢,持槍圍了上來。

    秦風看了看圍在他身邊的眾人,忍不住笑了起來。

    “想不到啊,居然是老熟人!”

    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別人,正是唐心怡和安然所帶領的紅牙小隊。

    “狼牙,我看你這回還往哪里跑!”

    唐心怡冷笑一聲,一臉得意的盯著秦風。

    “不是冤家不聚頭,想不到能在這里碰到你們!”

    秦風無奈的搖了搖頭。

    “你是怎么發現我們的?”

    唐心怡心中有所疑問,一臉疑惑的問道。

    剛才她在發現秦風時,以最快的時間命令組員隱藏起來,卻沒想到居然被秦風一眼看破。

    聽到唐心怡的話,秦風輕笑一聲,掃了眼地上的槍。

    “戰斗已經結束了,地上卻留下這么多槍,如果不是有人缺心眼,就是周圍有埋伏!”

    “你們幾個……怎么這么大意?”

    唐心怡看了看地上的槍支彈藥,回頭白了狂狼他們一眼,一臉無奈的說道。

    “燕尾蝶,收拾武器太浪費時間了,當時沒想那么多,就想著趕緊藏起來打伏擊!”

    狂狼尷尬的摸著后腦勺,嘿嘿笑道。

    一旁的組員點頭道。

    “他可是狼牙啊,要是不早點藏起來,肯定會被他發現的!”

    “現在還不是一樣被發現了”

    唐心怡白了他一眼,皺眉道。

    “以后都小心點,別再留下什么蛛絲馬跡!”

    話說完后,唐心怡將目光投向秦風,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一臉得意的喊道。

    “狼牙,你不是軍中神話嗎?這回……我看你還跑不跑的出去!”

    唐心怡臉上掛著得意的笑容,好像對這場比賽已經勝利在握。

    秦風轉頭看了她一眼,冷笑一聲道。

    “雖然你們人多,但是……你怎么就敢肯定自己贏了?沒到最后,誰都猜不中結局!”

    聽到秦風的話,唐心怡頓時樂了,指了指周圍的眾人道。

    “狼牙,你未免也太自信了吧?我們紅牙小隊大部分的人都在,你能這種情況下跑掉?”

    “誰說我要跑了?”

    秦風冷笑一聲道。

    “跑是敗者才有的作風,而我并沒有失敗!”

    “你說什么?”

    唐心怡還以為秦風是在故意給自己壯膽,苦笑一聲道。

    “狼牙,勝敗乃兵家常事,你不用這么顧及自己的面子!”

    “哎呀,跟他廢什么話,直接一槍崩了他不就完了!”

    狂狼在旁邊等的不耐煩了。

    “燕尾蝶,剛才俺和戰鷹差點被骷髏營的人給炸死,現在他們的隊長落在咱們手里,咱們必須得報仇啊!”

    “狂狼說的沒錯,狼牙的本事大家伙是知道的,絕對不能給他任何機會,否則的話,再抓住他可就難了!”

    戰鷹在一旁點頭道。

    “誰說我被抓住了?”

    他們的話音未落,秦風便打斷了他們的話。

    “現在大家都是局內人,誰也奈何不了誰!”

    “什么意思?”

    唐心怡愣了愣,一臉不解的望著秦風,臉上滿是疑惑的表情。

    “難道你忘記我剛才的動作了嗎?”

    秦風輕笑一聲,盯著她問道。

    “你剛才抓過一把泥土……”

    唐心怡眉頭微皺,沉思了一會兒道。

    “沒錯!”秦風點了點頭道。

    “抓泥土只是表象,我的目的是把炸彈埋在這里,現在你們已經進入爆炸范圍,只要我手指輕輕一動,你們就會全部完蛋!”

    話說完后,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提醒道。

    “對了,差點忘了告訴你們,我剛才埋得是真正的炸彈,不是演習專用的空包彈!”

    “啊?”

    戰鷹一怔,連忙往后挪了一小步,似乎想要逃出這爆炸圈。

    “都別動!”

    唐心怡見狀,連忙喊住了他們。

    “大家不要相信他,這只是他的緩兵之計,一旦咱們中計的話,他就會立刻逃跑!”

    聽到唐心怡的話,兩人這才反應過來,連忙停住了腳步,一臉忐忑的持槍對著秦風。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