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36

    編劇瞬時不滿:“總裁……”

    然而還沒等說完,就被司馬裴良揚了揚手打斷。

    編劇縱然有再多的不滿,卻也只能閉嘴。

    歐陽湛初本來沒什麼好說的了,聽到讓她說完這四個字只好轉過身來,聲音清脆、擲地有聲:“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部劇是打算送去國際電影節評獎的吧?”

    這句話壹落,雖然沒人回應,但是編劇的表情就足以證明她的猜想沒錯。

    她頓了頓,繼續說:“概括來說有些中國文藝作品在國際的獲獎,很多時候是按照西方人的審美進行評價的,迎合了西方人對東方的認知,價值體系的不同,思考方式的不同,使得他們總是尋找作品中他們所相信的東方影子!

    “所以?”是司馬裴良,他看著她,似乎有些許笑意。

    歐陽湛初瞥了他壹眼,雖然不願意跟他說話卻還是解釋了:“因此有很多作品,我們國內學者很看好,但是獲得不了獎!

    歐陽湛初頓了頓繼續說:“我們用東方人的思維詮釋問題,進行創作,又要迎合西方人的批判標準,這實在很有難度,或東方風格的電影評獎時評委欣賞不來!

    說到這裏,歐陽湛初笑了笑,“而過於投其所好的劇本我欣賞不來,很單純就是如此,不知道我的回答……您是否滿意?”

    歐陽湛初的回答可謂是壹針見血,雖然這也是很多文藝片的通病,但是很少有人像她壹樣敢於斬釘截鐵地指出來。

    旁邊的工作人員正想給歐陽湛初捏壹把冷汗,卻見某人絲毫沒有動怒的征兆,甚至壹開始的寒氣都消散不少。

    司馬裴良沒有理會歐陽湛初的反問,而是看了眼編劇,“她說的,不知王編有何感想!

    女編劇氣的臉壹會紅壹會白,她說,“現在的文藝片即使不是為了得獎,基本上也沒有票房高的,投其所好本就是必然!

    她本來就沒有錯。

    歐陽湛初聳了聳肩說,“所以,劇本是必然要這麼寫的,只是我不想演而已,又沒人叫好,還沒人叫座,到最後都沒人記得我的劇,我為什麼還要去演?”

    “那妳壹開始為什麼要答應來試鏡?”司馬裴良毫不猶豫的紮心,“而且只是讓妳試鏡,誰說最後會是妳了?”

    歐陽湛初:“……”

    好氣哦,怎麼辦?

    總不能跟他說,自己是為了湊開麻辣燙店的錢吧?

    而且他說的也沒毛病啊,她還真的不壹定能過。

    但是……

    歐陽湛初又笑了,她仰著頭,有壹種迷人的自信,“的確,最後不壹定是我,但是既然妳們把我叫來,還不惜時間的等我,那就證明之前的人並沒有讓妳們很滿意,我的贏面還是很大的!

    “真是聰明的女孩!彼抉R裴良微微勾唇,他本就是極盡英俊的人,笑起來更是惑人心神,“那也不壹定沒有心儀的,說不定妳根本就比不過人家,到最後,花落誰家還不是定局?”

    ——

    地球仍然轉重,世間依舊善變,而我永遠愛你

    ()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