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97、賢妻 二十一

    “是,奴婢知道!”丫鬟頭上冒出冷汗。

    金珂等劉側妃生了孩子就回去自己的院子里。

    晚上,靖王回來聽說劉側妃生了個女兒,表情淡淡,沒有表現出喜悅,要不是金珂早就叮囑過靈兒讓她別忘了提醒靖王去看看孩子,靖王或許連劉側妃的院子都不會進去。

    金珂在劉側妃生了孩子的第二天就賞了劉側妃和大小姐一大堆補品和金銀,宮里的玉妃雖然失落劉側妃給她生了個孫女,但轉念一想,王妃還沒生呢,若是王妃生了嫡長子,那可比一個側妃生的女兒金貴多了,心情豁然開朗,也賞了劉側妃一堆寶貝,并且囑咐劉側妃好生養著大小姐。

    劉側妃醒來后雖然失落自己生了個女兒,以后還不能生育,可是女兒有女兒的好處,兒子還不知道能不能長大成人,女兒的話就簡單多了,她是靖王第一個孩子,是靖王府大小姐,以后也能尋到一門好親事,劉側妃一想也舒心了。

    葉氏在不久之后也生了個兒子,廣平侯直接上書皇帝立世子,皇帝也允了,卻讓剛從祠堂里出來的江菱蕊咬碎了一口銀牙,只是想到孩子,眼里碎光閃了閃,一道暗芒從眼底劃過,陰影下遮天蔽日般的黑暗!

    又過了兩個月,金珂剛在吃飯,靈兒走進來,面容平靜,腳步有些凌亂,金珂一看她就是強裝鎮定,她將屋子里的侍女都揮退下去。

    抬頭眼神平靜地問,“香花要生了?”

    靈兒點頭,“王妃,奴婢已經吩咐穩婆準備了,您……”是不是也該開工了?

    金珂放下手里精致的玉碗,里面是新鮮的銀耳羹,香氣撲鼻,只是注定要吃不完了。

    “靈兒,去告訴穩婆,本王妃要生了!”金珂皺著眉頭,好似很難受,事實上她也確實在練演技。

    靈兒眼神一亮,忽然大喊,“來人,王妃要生了!”

    接下來的事就比較水到渠成,金珂扶著肚子倒在靈兒身上,被靈兒和剛進來的幾個侍女合力扶到床上。

    金珂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掐了個法訣,法訣生效,幻境生成!

    就是連穩婆都以為她在生孩子,其真實程度逼真到沒人懷疑。

    靈兒卻在這個時候抽身離去。

    在一間明亮的屋子里,這是王妃院子里比較隱蔽的一個地方,這里才是香花生孩子的地方。

    “!”屋子里傳出撕心裂肺的叫喊,靈兒抖了抖,聽到這聲音莫名打了個冷戰,舔了舔唇,走了過去。

    這里的人都是金珂的心腹,培養了十幾年,值得信賴。

    “生了沒有?”靈兒在門外問守門的丫鬟。

    丫鬟搖頭,“恐怕還要些時候!

    靈兒點頭,眼里情緒涌動,“香花的身體養的很好,但愿能平安生下小世子!”

    屋子里還在撕心裂肺的叫著,靈兒在外面耐心等著。

    宮里的玉妃聽到靖王妃開始生了的消息直接請求皇帝出宮,皇帝念及這是靖王的嫡子,也多了分重視,就允了玉妃。

    玉妃就帶著一大堆人來了王府,進府后直奔金珂的院子,王妃生產,靖王府的女人都來看熱鬧,嘰嘰喳喳吵人的很,就是連生了大小姐的劉側妃都在,她們唇槍舌劍,口蜜腹劍,嘴里說著關心王妃的話,眼里卻深藏暗芒,心思各異,玉妃在產房外等著,看到靖王不在,皺眉,“王爺呢?”

    “母妃,兒臣在這!”靖王氣喘吁吁地跑進來。

    玉妃本來看他不在心里有些生氣,現在看他急急忙忙跑過來滿頭大汗的樣子又有些心疼,趕緊讓人準備干毛巾給他擦汗。

    “王妃怎么樣了?”靖王不耐煩,奪過丫鬟手里的帕子自己擦汗,眼里還有點焦急。

    玉妃道,“太醫說胎位正著,應該沒有危險!

    心里有些焦躁,這可是她的嫡長孫!

    從中午到晚上,還是沒生下,就在靖王等的快睡著了,才見一個小丫鬟急急忙忙跑過來,跪倒在玉妃和靖王面前,靖王一眼就認出這是王妃身邊的貼身大丫鬟,好像叫什么靈兒。

    靈兒看到玉妃,腿肚子有點打顫,只是想到要事,便掩飾了眼里的情緒,開口報喜道“王妃母子平安!”

    玉妃大喜,“是世子?”

    王府嫡長子?

    “是!”靈兒點頭,心里暗想,看來她們蒙混過關了!

    呼了口氣,整整一年的準備,沒有白費。

    玉妃高興地當即就賞了靈兒百金,靈兒叩頭謝恩。

    “淵兒,既然王妃生了本宮就要回去了,你也進去看看王妃和世子,還有,叮囑王妃要好好養胎,你也要時時照看他們母子,省的讓底下的下人怠慢了,等百日的時候本宮再來看世子!庇皴氲叫O子,本想親眼看看,但是這個時候不方便,她還要回宮。

    靖王點頭,有了嫡長子大喜過望,“母妃您回去吧,兒臣知道該怎么做!”

    他不傻,他母妃的意思是讓他別冷落了王妃和世子,也不想想,他都多少歲了,好不容易得來的嫡子,怎么會冷落了去,還有,王妃現在金貴著呢,她可是靖王府的女主人,還生下了嫡長子,誰敢怠慢她!

    玉妃其實也是怕自己的兒子她前腳剛走,后腳就去找別的女人,她是一個女人,自然知道這樣對于王妃并不好,即便平時再疼愛兒子,這個時候也忍不住多叮囑幾句。

    玉妃走了,那些佯裝矜持女人立馬一窩蜂涌上來給靖王賀喜,一個個嘴甜的像抹了蜜,靖王聽的心里舒暢無比,笑容開懷,不過看到這么多人堵在院子里,怕影響王妃修養,捂著嘴巴咳了聲,“都下去吧,本王要去看看世子,你們在這里會影響王妃和世子休息!”

    圍著靖王的女人們一哄而散,轉身回去各自的院子里,只是心里都嫉妒地不行,世子!要是她們有兒子肯定也能和王妃的孩子爭強世子之位!可恨她們竟然沒有這種殊榮,別說兒子,連個女兒都沒有!

    在溫暖的產房里,金珂側躺在干燥的軟塌上,表情淡淡地拍了拍身邊的小襁褓,里面孩子皺的跟猴子一樣丑,不過乖乖的沒有哭,不哭不鬧,不然金珂都有扔了他的沖動!

    “等香花過了月子就讓她來找我!”金珂對立在一旁的靈兒道。

    靈兒點頭,“奴婢知道了!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