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碾壓回來

    “陛下,我說真的,我要去西疆”唐雷著重的,再一次重審。

    “這唐雷,要不我這個皇位給你坐你別嚇我好不好”洛奇實在不敢同意啊,他擔心唐雷借機牽怒于他那可怎么辦

    “陛下,我要去西疆報仇”唐雷無奈的,只好講出了自己的用意。

    “噢,鎮西王聚眾造反,罪不可恕,唐雷你要多少兵馬,我立馬調配給你洛奇自然是全力支持。

    “不需要,只要陛下不計較我殺了這些奸佞就行”唐雷拒絕了。

    “沒事,這些人死有余辜”洛奇滿臉討好的,根本就不敢得罪唐雷。

    “如此的話,那我們即日啟程”唐雷也不想再等了。

    “好”洛奇答應間,隨即宣布道“來人呢,傳旨天下,唐雷為了天下黎民,甘愿以身涉險,獨闖西疆,當為我帝國第一勇士”

    “太好了,終于不用打仗了,唐雷可真是英雄啊”民間的怨氣,瞬間消失了不說,而且到處都是贊揚的聲音。

    民眾,就是這么現實,他們也許有些不近人情,但他們想過的,只是平靜安穩的生活罷了

    嗒嗒幾匹飛天馬拖著一輛懸空馬車,內部端坐著狂風社的幾位成員,他們分別是唐雷、洛麗塔、鐘鈴兒、包詩韻、上官語雪、李露雨、魏大胖、江晴

    “喂,江晴你那是什么眼神你別以為讓你加入我們狂風社了,那就飛上枝頭當鳳凰了,你永遠都是洗腳的命,懂嗎”眼看著諸女們不時的望著唐雷,其中不乏愛慕,鐘鈴與洛麗塔直感覺壓力山大的,需要時刻維護自己的權益。

    “我懂”江晴倒是沒有爭辯,仿佛認命了似的。

    “表現不錯”江晴的低頭,瞬間讓洛麗塔更加得意了起來“我來瞧瞧,你們都是什么命”

    “社長”眼看著要被編排,包詩韻不樂意了,但畢竟她跟唐雷的關系沒人家親,自然顯得有些弱勢。

    “包詩韻手法不錯,她是丫環的命”唐雷先一步就給定性了。

    “不錯,就是當丫環的命”洛麗塔本來還想不到呢,聽著唐雷這么一說,那是極為滿意。

    “包詩韻,聽到了嗎來給本社長錘錘肩”唐雷接著命令了起來。

    “是”包詩韻郁悶的心情一掃而空,仿佛很高興似的,直接來到了唐雷身后輕錘慢捏起來。

    “你”洛麗塔與鐘鈴兒瞪眼間,那叫一個后悔啊,沒想到她們還是讓包詩韻鉆了空子。

    “社長,我們不會也是丫環命吧”上官語雪和李露雨禁不住擔心了起來,她們雖然加入八級狂風社了,但對唐雷可沒有那種想法,也不想伺候他啊

    “不是,你們是花瓶的命,只要站著當風景就行了,什么都不需要做”鐘鈴兒她們唯恐兩女再賴上唐雷的,趕緊給定性了。

    “噢”對此命運,上官語雪她們倒是沒怎么反對的。

    “不錯”唐雷點了點頭,欣賞著兩人的美色,倒也是挺認可。

    “大色狼”李露雨稍微有些不樂意,這家伙分明就是吃著自己碗里的,還要看著別人的碗

    說說鬧鬧的,一路上倒不算寂寞,唐雷一行人很快就來到了鎮西王府,被帶上了森冷肅殺的大殿。

    大殿上,全都是全副武裝的鐵甲軍人,殺意彌漫的,戰意滔天

    嗒嗒唐雷一行人,步入大殿后立即引起了所有人貪婪的目光,洛麗塔她們簡直就是太美了

    “年輕人,你很有勇氣,怪不得敢傷我兒”大殿上,一位高大的老者,鷹目勾鼻的對著唐雷稱贊。

    鎮西王劍重,三代元老,曾經的開國功臣,雖然年邁,但那一身氣度卻是沉穩至極

    “你那廢物兒子呢”唐雷說話倒也真不客氣。

    啪啪鎮西王拍了拍手,隨即劍南王推著一個人棍走了過來。

    “這這就是劍南雄”洛麗塔也傻眼了,想當初這蒼蠅沒少圍著她轉,沒想到再見時,已然是一條人棍了。

    “洛麗塔你你既然來了,那就不用走了,請父王為我們舉辦婚禮”劍南雄看不清楚,但他熟識洛麗塔的聲音。

    “你都這個樣子了還想娶我你倒是真敢想啊”洛麗塔氣極反倒笑了。

    “唐雷,當廢物的感覺如何呢”劍南王此時對著唐雷哧笑起來。

    “還好”唐雷其實挺欣慰的,因為人只有在落難時才能夠看清許多東西,狂風社的不離不棄,洛無塵的維護,何春姑的看重,何盼盼的付出這些都讓他感覺特別的溫暖。

    “真的還好嗎身為廢物的你,被落日大帝放棄了,而且連同你的狂風社這些人,也全都放棄了,你真的就不恨嗎”劍南王斥問,在他看來唐雷就是在裝,他肯定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了。

    “恨啊,我恨當日沒有直接殺了這廢物,而且恨自己那天沒有力量把你留下來”唐雷死死的瞪緊了劍南王,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意。

    “你死到臨頭還敢跟我囂張放心,看在你給我們送來這么多美女的份上,我會好好折磨你的”劍南王森冷的笑著向唐雷走了過去。

    “唐雷,你就等著吧,你一定會比我還慘,還慘”劍南雄在這時候瘋狂的大喊大叫了起來,沒有人比他更恨唐雷了。

    “劍南王,我們的仇怨今天該了了”唐雷悲憫間,憑空掄起了一尊金锏,當頭砸了過去。

    當日,劍南王仗著魂器可以說是碾壓了唐雷,而如今他有信心碾壓回來

    金锏,這雖然不是唐雷的魂器,但它來自巔皇,更是擁有著恐怖的九道靈環,即便不能夠全部發揮出來,但其毀天滅地的威勢,同樣有些不可抵擋。

    “什么啊”劍南王初時以為唐雷廢了,可怎么也想不到剛來到他面前就被一股恐怖的氣機鎖定了。

    多年的戰斗經驗讓劍南王立即祭出了自己的血龍劍,擎擋在了頭頂,可是根本就無用

    血龍劍一觸即開,金锏以無可匹敵的力量,當頭的砸在了劍南王的腦門上,直是砸得所有人都暈了。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