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章 輸了

    三煅!

    李鶴竟然又進一步,直接達到了三煅。

    三煅就算是初入,理論攻擊值也有700了。

    在孤城當中,三煅無論在任何一個小隊都是主力了。畢竟很多三五年的新兵,現在也未必踏足三煅了。

    李鶴雖然修煉的早,但真正算起來,其實也就一年多一點而已。

    一年多的時光,踏足三煅,不可謂之不天才了,何況李鶴是一個完全的武者。

    “所以半個月前的小比,李鶴也故意隱藏了實力。”

    要說李鶴半個月就從二煅突破到三煅,這個絕對沒有人相信的。

    所以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李鶴在小比的時候也隱藏了實力。

    “難怪吳鐘一直都不著急,也不緊張,原來是有這樣的殺手锏,藏的可是真的深。這一次第一小隊,看來是真的要改弦更張了。”

    李鶴突然爆出的真實實力,讓大家都無比的震驚,同時在震驚之余,他們對第一小隊的歸屬,也再一次出現了明顯的傾斜。

    秦翹翹快速的就輸了。

    吳鐘面帶微笑的看向張弛,道:“這就是我的秘密武器了,也把你的秘密武器派上來吧。”

    此時的張弛,真的再沒有了任何一點的云淡風輕,臉上的表情已經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凝重、慚愧和糾結的復雜表情。

    李鶴竟然是三煅,這個完全超過了張弛的預期。

    “要不就讓我上去試試。”秦澈再一次的請戰道。

    “澈哥,你剛激怒過吳鐘,而且跟李鶴之前就有仇,你上去,李鶴雖然不會打死你,但是打殘你應該不會有問題的。”張楚一臉真誠的在旁邊幫襯道。

    說完之后,張楚還對著秦澈眨了眨眼睛,那意思分明是在邀功。

    “呼。”

    張弛看了秦澈一眼,而后深吸了一口氣,道:“李翔你上。”

    “是。”

    李翔答應一聲,而后就直接上擂臺了。

    第四個出戰的竟然不是秦澈,這也讓所有人都迷惑了一下。

    秦澈畢竟是小比第一,再怎樣也應該讓秦澈上場才對。

    “看來張楚的慫是假慫,秦澈的慫是真慫,慫到張弛都放棄他了。這么好的天賦,真的是浪費了。”

    不少人看向張弛這邊,都心生感慨。

    不僅僅是外人,就算是在第一小隊之內,也有了不少的非議。

    “都閉嘴,我是隊長,輸贏是我的責任。”張弛冷喝了一句,也把非議的聲音給壓下去了。

    張弛這樣做,秦澈忽然覺得有點莫名的不好受。

    這樣的偏愛,讓秦澈覺得即幸福又有愧。

    不出任何的意外,李翔一招就被李鶴給擊敗了。

    第五戰,張弛親自出戰。

    張弛的實力比之李鶴還是高了不少的,而且張弛有豐富的實戰經驗。

    不過李鶴的天賦和實力,還是讓人大大的吃了一驚。

    李鶴的確是初入三煅,不過卻是很穩的那種初入三煅。

    李鶴跟張弛交手了有三百多個回合,最終張弛也是憑借經驗,險勝了李鶴一招,把李鶴給打落擂臺。

    將李鶴打落擂臺,張弛的消耗也已經非常大了。

    現在幾乎可以斷定,這第一小隊是真的要易主了。

    畢竟吳鐘的實力,本來就是在張弛之上的,現在張弛還消耗這么大。

    “張隊長,我是不會跟你客氣的。”吳鐘站在張弛對面說道。

    “我不需要你客氣。”張弛倔強的說道。

    “來了。”

    吳鐘提醒了張弛一句,就直接沖過去,跟張弛正面對抗。

    已經消耗大半的張弛,怎么可能是吳鐘的對手,十招之后,張弛直接被吳鐘打趴下,然后被吳鐘給扔下了擂臺。

    第一之爭塵埃落定,吳鐘站在擂臺上,看著張弛和,道:“第二小隊,現在歸你們了。”

    “吳隊長,你這么欺負我們隊長,是覺得我們第一小隊沒人嗎?”

    一道宏亮的聲音,從后方傳來,然后大概有二十幾個人,就從后面走了過來。

    這些人秦澈都沒見過,不過從服裝上能夠看出,他們是第一小隊的人,而且應該都是第一小隊的老兵。

    走過來的這些人,每個人的制服都并不完整,而且每個人的制服上都沾滿了血跡,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血,還是別的什么血跡。

    每個人裸露在外面的皮膚,都全是傷疤。

    一群這樣的人走過來,直接給人帶來了一股致命的壓抑。

    “沒人通知你們,那我通知你們吧,從現在開始,你們已經不是第一小隊了。”吳鐘絲毫無懼的站在擂臺上說道。

    張弛愧疚萬分的低著頭,對走來的那群人,道:“我無能,沒能守住,第一小隊的稱號,我對不起大家。”

    一群人中,走在最前面的人,看著張弛,忽然把第一小隊的袖標一撕,笑道:“不是就不是吧,至少我們還活著,還在一起。”

    張弛聽了這話,愣了一下,然后也抬頭看向了說話的人。

    “隊長,你這么看著我,我還真有點不適應,要不你還是低頭吧。”領頭的人不自在的說道。

    “可是我丟了第一小隊的稱號,我對不起大家,也對不起老隊長。”張弛真的低著頭說道。

    “隊長,其實說實話,當年老隊長把隊長的位置給你,我們真的挺不服氣的。你說論天賦,你不是最突出的,論實力你還不是最強的。你除了積極、除了愿意主動承擔責任,我們真沒看出來你哪兒適合當隊長。”

    “不過這兩年下來,我們倒是多少明白了老隊長的意思了。我們這群人,隨便挑出來一個都是誰也不服誰的。如果當時換我們的話,隊伍恐怕早就亂了。可能用不了兩年,我們就已經死光了。”

    “老隊長把隊伍交給你,就是為了讓我們好好活著。而且隊長,這兩年你除了替我們背各種黑鍋,還幫我們解決各種后顧之憂。你雖然實力不咋地,但是你愿意為我們每個人犧牲你自己。就這一點,其實我們都是服氣的。”

    “這一次,我們聽說你可能要敗,擔心你心里受不了,就提前完成任務殺回來了。本來是打算給你打氣助威的,沒想到還是晚了一步。”

    “那邊的新兵小崽子們都過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你們的好隊長。”

    “那邊那兩個慫包,也過來,愣著干啥呢。第二小隊就不用啥都沖在前面了,你們兩個還不滿意,還想要怎么慫。”領頭的看秦澈和張楚沒動彈,也又吼了一句。

    等人都過來了,領頭的人這才,道:“我知道你們里面有些人,覺得你們這隊長不公平,偏袒兩個慫包。不過你們不知道的是,你們隊長,已經給你們每個人都做了詳細的規劃。根據你們的特點,還親自打電話給我們每個人,跟我們商量,讓我們好好教教你們。你們隊長,不僅僅是要讓你們變強,他更希望你們可以活下去。”

    “比如說這個二號慫包,他真是他家的九代單傳,當然了這一次他也不算慫了。”領頭的指著張楚對大家說道。

    “這個頭號慫包,他家里就他一個孩子,而且他還不是自愿來的孤城,他媽還有老年癡呆癥。不過這個慫包還行,還算有孝心,沒發錢呢,就想著先給家里寄錢。當時錢沒批下來,你們隊長就自己墊上了。他還想著以后,找找門路,看看能不能給他媽治病,讓他免除后顧之憂呢。”

    “不,等等。誰說我媽有老年癡呆的。”秦澈一臉黑的問道。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