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酒果然不是個好東西

    拉了拉棒球帽,看著眼前人山人海的首都機場,丁魚松了口氣。

    剛下飛機的她,幾乎熱淚盈眶,終于回到祖國了!

    她抬手招了一輛出租車,“水木江城!

    ……

    一天前。

    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

    地下酒吧。

    丁魚抿了一小口雞尾酒,眼光盯著酒吧中心的舞池,極富特色的墨西哥本土音樂在酒吧內繚繞,一群游客和本地人載歌載舞,好不熱鬧。

    鬧中取靜,忙里偷閑。丁魚舔了舔余有辣味的嘴唇,放下了杯子,她沒注意到的是,身后不遠處的卡座,一個男人直勾勾地盯著她的身影,目光強勢又占有欲十足。

    路遠臻唇角微勾,眸子里閃爍著意味不明的光芒,玩弄著手中的酒杯,喃喃出聲,“踏破鐵鞋無覓處……”他找了她整整十天,結果她竟然在酒吧瀟灑地買醉這女人……他眸中不掩薄怒。

    一個端著酒的男侍者突然走了過去,和她交談了幾句,看樣子兩人認識,不知道他說了什么,丁魚露出淺淺的笑意。

    路遠臻眉頭狠狠擰在了一起,執著酒杯的手慢慢地攥緊,玻璃杯里的液體隨著他的動作微微地晃動。

    ……

    小v單手手肘斜倚在吧臺,另一只手橫托著酒盤,戲謔開口,“怎么我調的酒不好喝”

    小v是丁魚之前在美國讀書時的前桌,他高中還沒畢業就輟了學開始周游世界,沒錢了就隨時隨地打工。

    兩人私交還不錯,這次很巧在墨西哥碰到,她找到這家酒吧也是拜他所賜。

    丁魚笑著伸了伸腰,“我明天早上的航班回國!

    小v選了一杯七彩的雞尾酒放在她面前,“那才要喝。這次走了下次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遇見。大不了我回頭親自送你上樓休息。還不放心”

    丁魚想了想,自己住的酒店就在樓上,而且明天將近二十個小時的飛機,反正也無聊,正好用來補覺。于是點點頭。

    看著客人越來越多,小v開口:“你先自己喝,黃金時段忙完我就來陪你!

    丁魚點頭,小v又囑咐了好幾遍別亂走才離開。

    ……

    丁魚自顧自地啜著酒,眼神隨意地看著酒吧里的人來人往。不知覺地便把一杯雞尾酒都喝完了,眼前也朦朧了起來,看人像是隔著一層薄薄的霧,不一會兒感覺腦子也成了一團漿糊。

    小v并不知道他拿給丁魚的那杯雞尾酒是用很高濃度的幾種酒勾兌而成,效果較之前更要有過之而無不及。

    隱隱感覺到有一股危險的氣勢逼近,眼里霧氣氤氳的丁魚緩緩轉頭,看到身后的人,她眨眨眼睛,蹙眉,“……路……”

    路遠臻冷哼了一聲,出言嘲諷,“我還以為你早就把我這個‘男神’給忘了!

    十天前她分明說過從他出道就開始關注他,是他的骨灰粉,他是她唯一的男神。

    就連調酒師都不知道,那幾種酒兌在一起會產生化學反應,有輕微致幻的效果。丁魚的大腦現在儼然一團漿糊,根本無法思考。

    路遠臻收回目光拿起面前的酒杯一飲而盡,轉而陰鷙地說,“丁魚,你知不知道我最討厭的就是別人欺騙我。尤其是……”

    下一秒,他便說不出話來了,因為,他、被、強、吻、了!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