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媽媽我再也不喝酒了

    丁魚同志說的是真的,她真的是路遠臻的骨灰粉。

    此時她正渾渾噩噩的突然看到自己男神,還以為自己在夢里,路遠臻一個人嘰里咕嚕說了一大堆,她什么也沒聽到,癡癡地看了他好一會,突然暗搓搓地想,這是夢哎,是不是意味著……

    經過慎重的思考,她果斷義無反顧地……撲了上去,而且,正、中、紅、心。

    路遠臻震驚,但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丁魚睜開眼,入目是漂亮得垂下淡淡陰影的睫毛,時而抖了兩下,怎么會有這么長這么密又這么不女氣這么好看的睫毛她失神……

    睫毛的主人睜開了眼,好看的眼睛瞪了她一下,換了個姿勢,捏著她的下巴,俯身……

    酒吧兼職的15歲的女孩羞紅了臉,匆忙扔下高腳杯就離開了現場。

    抽回自己的手,他微喘著在她耳邊呢喃出聲,“房間號多少?”

    “3、6、0、2”她迷迷糊糊地答。

    路遠臻滿意了,勾唇,抱起她離開酒吧。

    ……

    凌晨五點。

    出于多年養成的生物鐘,丁魚混混沌沌地睜開眼睛,渾身上下從里到外無一不是酸痛。她轉頭,看到了還在沉睡中的一張俊顏。

    她眨巴了下眼睛,又眨巴了一下。

    她覺得她應該思考一下人生。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