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顧小柯和丁小魚

    要說這兩個人,也算是青梅竹馬,丁小魚十歲時跟著丁爸丁媽移居美國后,住在華盛頓,當時同樣是移民的鄰居家有個比她大三歲的男孩子,就是顧柯。

    雖說兩人認識也有近十年了,按照正常的青梅竹馬的劇情走向,兩個人說不定都要準備結婚了,但是——現實顯然,并非如此。

    顧柯小時候害羞又內向,長得又是十分的漂亮,他的爸爸媽媽也是一直把他當成女兒來養,所以他從小也就沒有什么性別概念。

    丁小魚從小就是外貌協會骨灰級會員,詳情可以參考鹿鹿對她這么冷酷她還是始終如一地和鹿鹿玩這一點,總之丁小魚剛來華盛頓的時候,看到鄰居家有一個漂亮的“小姐姐”,想到可以和“小姐姐”一起玩一起上下學,丁小魚就開心地不得了,于是她主動和顧柯交朋友,還分享她的洛麗塔公主裙和毛茸茸的兔耳朵發箍。

    但是至今顧柯死不承認自己當初是心甘情愿地穿公主裙,按照顧柯的說法,是因為丁魚從小就嫉妒他長得比她好看,所以才故意整蠱他。

    總之兩人在一起度過了非常美好的一段時光,直到有一次顧柯穿著漂亮的洛麗塔的時候,被小鎮上五大三粗的孩子頭漢克看上了,然后——悲劇就發生了……

    漢克強吻了顧柯……

    顧柯驚呆了……

    丁小魚也驚呆了……

    那天大概顧柯受到的刺激不小,他的雄性意識突然爆發,沖上去猛地把漢克撲倒,狠狠地把他暴揍了一頓,把漢克揍得灰頭土臉,當天晚上回去連他媽都沒認出來自己兒子。

    一戰成名,顧柯第二天就取代了漢克的位置,成為十里八鄉新一任的孩子頭。

    自從意識到自己是個雄性,他就不怎么和丁小魚玩了,有好一陣兩人沒怎么說過話。

    丁小魚覺得很委屈,但是顧柯顯然已經不再是那個和她一起玩過家家給芭比娃娃穿衣服的那個顧柯了,他每天帶著一群哥們耀武揚威,到處收保護費,動不動就打群架,名義從搶了老子的女人到維護愛與和平,反正只要是能證明自己是個男人,是個頂天立地的爺們的事他都瘋狂地做了一遍,頗有種一雪前恥的感覺。

    兩人就這么別扭了一段時間,直到顧柯的高冷范和逆天的顏值成功迷暈了一個學校的女生,俘獲了無數的芳心,一群又一群人為了他前赴后繼最后壯烈犧牲,再加上自己身邊的鐵哥們越來越多,再也沒有人說他娘了,顧柯才終于心里平衡,和丁小魚的關系也慢慢緩和起來。

    丁小魚發現小姐姐變成小哥哥的時候內心是崩潰的,她對小姐姐之前有多愛,對現在的顧柯也就有多恨,以至于從小到大,她看顧柯總是不順眼,找到機會就會欺負他,顧柯一但反抗,就會受到惡狠狠的威脅——我把你穿公主裙的照片明天貼滿小鎮的電線桿你信不信!

    顧柯慫了,要知道他可是好不容易才在眾小弟面前樹立起威信,要是讓他們看到自己穿女裝的照片那還了得!于是就只能忍氣吞聲,任丁小魚為所欲為。

    兩人就這么打打鬧鬧、吵吵嚷嚷地慢慢長大了。

    后來顧柯在美國讀了音樂學院,畢業回國就簽下維世,作為組合thetree的隊長正式出道。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