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他是個什么樣的人

    丁魚斜倚著女廁所的門,皺眉,“說,剛剛你在外面說什么……thetree參加什么”

    顧柯沒注意她在說什么,眼尖地伸出手握住她的脖頸,撫了撫上面暗紅的一個痕跡,“這是什么”

    丁魚一驚。

    顧柯看她神色就知道了,聲音頓時高了一個八度,“這t是吻痕!”

    丁魚百口莫辯,顧柯瞪大眼睛,“你居然背著我在外面有了男人!”

    丁魚:“……”

    顧柯咆哮:“丁小魚。!你還記不記得小時候我們玩過家家你明明親口說過長大后要和我結婚的!”

    丁魚拍開他握在她脖子上的手,“這位大哥,你也知道那是小時候玩過家家說的話啊,再說大家都是成年人,偶爾碰到一個合眼緣的上個床怎么了!

    顧柯一臉震驚,難以置信,“你t居然還敢玩yiqg。!”

    丁魚一撩頭發,“對啊,我玩yiqg怎么了?請注意你的措辭,我是正大光明地睡男人,不是背著你找男人ok!”

    顧柯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臉色陰沉,在女廁所不大不小的空間里來回踱著步。

    “那個男人有沒有做避孕措施”他突然開口。

    “沒有!倍◆~相當淡定。

    眼看著顧柯眼里要噴火了,趕在他罵她蠢之前丁魚開口,“我吃了避孕藥了,我又不傻!

    顧柯怒極嘲諷,“你還不傻,你都被男人騙上床了你還不傻!要知道男人沒一個是好東西!什么愛情,也就像你這種傻白甜會以為人家是真的喜歡你,傻不拉幾地送上門,你知不知道在男人眼里女人只有兩種,一種想上一種不想上!”

    丁魚心里涌起一股暖流,小時候如果有哪個男生欺負她,她哭的時候顧柯雖然表面不說,但第二天他一定問清楚是誰然后把那個欺負她的人往死里揍一頓給她出氣。

    顧柯睨了她一眼,“總之你告訴我那個男人是誰,小爺親自去幫你揍他一頓!

    丁魚白眼一翻,敢情這孩子這么多年白長了,還是這么簡單粗暴的思維。

    “正常一點好么這位大哥!以我的彪悍程度,你覺得我會是被欺負的那個嗎?是我強上地他好不好?!總之這件事就算翻篇了,就當沒發生過。那個人并不認識我,我和他將來也不可能會再見到,退一萬步說真的倒霉碰到了,我也保證絕對跑得遠遠的行不行?!”

    顧柯哼哼兩聲,嘟囔,“這還差不多!毕肓讼,又補了一句,“真的碰見了就告訴我,如果他敢纏著你,我幫你解決!

    丁魚腦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現了路遠臻纏著她的樣子,一頭黑線……太可怕了……

    自從那件事發生之后,丁魚就再也不能從一個顏狗的角度單純地把他當成男神了,她又不是傻子,雖然知道是自己先有錯,自己先親了他,但細細想過之后心里很清楚,這種事男人如果不愿意也根本不會發生。

    那么路遠臻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呢?會和酒吧里隨便認識的女人上床的人

    丁魚猛地搖搖頭,這件事始終是她有錯在先,她無權去揣測路遠臻的人品。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