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這個人,我要

    汀海飯莊。

    琳姐找到包房,推開門便看到盛德海已經坐在里面了。

    身為中年得志的男人,他身上很是帶著幾分傲氣,身材微微發福,眼神是身居高位的凌厲。

    不過面對女人,到底是收斂許多。

    琳姐猜不出他把她特意叫來的目的,只好以不變應萬變,“盛總好!

    盛德海點頭笑,“陳小姐!

    琳姐試探開口,“盛總今天叫我來真的不是為任然新劇投資的事情”

    一張照片被緩緩推到她面前,她低頭看,怔住了。

    盛德;瘟嘶问种械牟AП,“陳小姐,明人不說暗話,這個人,我要!

    照片上的人,是丁魚。

    照片抓拍的很好,是wishes那場大秀上丁魚穿著白色紗裙走秀的那一幕!懊黜X,膚如凝脂,真是一個叫人移不開眼的美人!笔⒌潞3橹鵁,渾濁的眼里不掩yu wang,“陳小姐,這是你手下的藝人吧!

    話已經說的很明白了,聰明的人只需要點到即止。

    三言兩語,聽得琳姐心驚肉跳。

    她已經把丁魚藏的這么好了,沒想到,還是被有心人看到了……

    她勉強扯出一個笑容,“盛總,只要您愿意,大批美人愿意向您投懷送抱,何必……”

    盛德海慢悠悠地彈了彈煙灰,“美人總是要費些心思的,主動送上門的,陳小姐也知道,我不屑玩!

    琳姐深吸一口氣,“抱歉盛總,恐怕不行!笔⒌潞J成尚,花名在外,正正經經的藝人給他,恐怕是要毀了……

    盛德海神情一冷,“哦”

    “丁魚是個好苗子,她的前途無可限量,盛總,天下美人千千萬,以您這樣的身份,什么樣的美人求不來!

    維世不是沒有小明星早早就抱上金主大腿的,維世對此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這種你情我愿各取所需的事情沒人會阻止,只是丁魚是她一手帶起來的,她是真的舍不得。

    盛德海呵呵一笑,“正因為她是個好苗子,所以她會需要我捧她,如果有我的助力,她會站上更高的位置!闭Z氣肯定,似乎還蘊含著絲絲的警告。

    琳姐失笑,“盛總是瞧不起我們維世嗎你難道以為我們維世的重點培養對象會缺好資源嗎?”

    一張支票出現在她面前,“陳小姐,你是聰明人,把我的身份告訴你的藝人,你不愿意把握的機會,說不定,她本人認為來之不易,好好考慮,事情如果辦成,好處自然少不了你的!

    盛德?粗,笑得意味深長,似是篤定她一定會接受他的條件,“這張支票,就當做見面禮吧!

    琳姐回到公司,立刻給李坤明也就是維世老總打了個電話。

    按理來說,她是沒有資格打這種越級電話的,但是丁魚作為《繼承者》的維世代表,她的事,算是公司的一級事件。

    琳姐簡單地把盛德海對她表明的意思復述了一下。

    李坤明“嗯”了一聲,然后沉默了許久。

    “她本人呢?怎么想”終于他開口。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