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她的鞋

    這么一想就想通了。

    估計就是那一次,陳沉可能剛好來了。

    因為很多明星藝人來是單純地為了放松,來了就帶了帽子口罩坐下面靜靜地看。

    只是沒想到這么巧……

    丁魚回到水木江城,打開門。

    驚呆了。!

    她的鞋架,她的鞋架!被拆了啊啊啊啊啊。。!

    原來兩面墻壁上矗立的隔層被改裝了一下,她的鞋子全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種各樣的男士襯衫,西裝褲,風衣……

    丁魚痛不欲生……

    她沖進客廳,客廳沒人,稍微轉了個彎,露臺那里,一個高大的背影站著。

    男人一只手抄在口袋里,另一只手里拿著一杯咖啡。黑襯衫西裝褲,襯出他完美的身材比例,最重要的是,有一種禁欲的美……深棕色的短發在陽光下折射著隱隱的金色光芒,越發顯得那張臉禁欲又迷人。

    丁魚掀開窗簾,首先被眼前這盛世美顏驚呆了,但是她不是那種膚淺的人,只傻傻看了一分鐘就回過神來。

    她的質問到嘴邊,變成了弱弱的沒有底氣的“你……為什么拆我鞋架……”

    不知道為什么,一見到這個男人,她就怵得不行。牙床都在亂抖。

    這個男人,太危險了。

    路遠臻懶懶地抬頭看了她一眼,眸子幽深,臉上沒有表情,越發顯得禁欲得要命。

    “有意見”漫不經心的語氣。

    “……”

    丁魚在心中暴風哭泣。

    “那我、我……的鞋呢?”她快哭出來了……

    “裝修公司來改的隔板,估計是被他們隨手扔了吧!蹦腥丝戳丝绰杜_外的風景,啜了口咖啡。

    “……”

    心如死灰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

    丁魚活了十九年,終于知道了。

    她還天真地以為,路遠臻頂多是把她隔板拆了,她原來放在那的鞋子一定會留給她,起碼也要堆她屋里吧……但是沒想到他真的直接管都沒管……

    她的鞋啊~她畢生收集的鞋啊~曾經每一雙都是她的心肝寶貝甜蜜餞……想當初每次買了新鞋,當天晚上她是一定要抱著新鞋一起睡的,寵的就差給鞋講個童話故事哄它睡了。

    可是他竟然隨隨便便就扔了!

    丁魚的心在滴血,她呆呆地走回自己的房間,卻不留意直接走回了主臥。

    看清主臥的樣子,丁魚終于忍不住,揪著小手絹內牛滿面……

    她粉色的房間啊啊啊啊啊啊……

    一片漆黑。

    從墻壁到床單。

    還有她最愛的粉色窗簾,也被換成了墨色,書桌換成了金屬的,臺燈換成了黑白的……

    丁魚回到客房,顫抖著手在上問,“看一個男人極度不順眼怎么辦?!在他食物里下毒和趁他睡覺把煤氣開開哪個比較好在線等急死了。。!”

    “e……我覺得把他睡服比較好呢……”

    “你可以先勾引他,把他勾引到手了就狠狠地甩掉他!當然前提是樓主夠美~”

    丁魚回過頭,小心翼翼地瞅了瞅門口,勾引什么的,她有賊心沒賊膽啊~

    呸呸呸!有個屁賊心!

    她真是昏了頭了!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