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她有病嗎要一輛二手車

    露臺上,一雙修長的腿交疊在沙發上,男人撥了個電話,“喬尼,”懶懶淡淡的音色,“她的東西,收好了嗎”

    “爺,都收好了!蹦欠焦ЧЬ淳吹鼗。

    “嗯!蹦腥说瓚艘宦,掛了電話。

    黑色襯衫的扣子因為扣到了最上面一顆,大概是有些不舒服了,他伸手輕輕扯開第一顆。

    拿起桌上的咖啡,啜了一口,想起剛剛她那生氣又不敢發怒可憐兮兮的表情,他抿了抿唇。

    明顯心情不錯的樣子。

    她的各種表情,以后,他要慢慢收集。

    次日。

    丁魚有事去了一趟維世。

    從維世大樓下來,一輛黑色保時捷停在她面前。

    中年男人抱著一束紅玫瑰,打開車門,走了下來。

    “丁小姐,談談”

    丁魚瞇了瞇眼睛,動作這么快?

    盛德海一身高定的西裝,黑色皮鞋,常年掌權的氣勢讓他不怒而威,身材微微發福,但是在同樣成就的同行當中已經算是保養不錯的了。

    男人的目光不加掩飾地在她身上上下掃過。

    米黃色大衣,修身的雪紡連衣裙。素面朝天的面龐明艷中透著一股子清純。

    極品。

    盛德海沒想到她素面朝天的樣子竟然也這么美,目光貪婪地在她臉上停留,如此美人,他一定要得手……

    玫瑰天堂。

    丁魚咂舌,京城最貴的"qg ren"餐廳,一看就知道是土大款的手筆。

    盛德海果然是混跡商場多年的老手,直截了當干凈利落地開口,“丁小姐,五十萬一個月如何?”

    你女兒都該有我這么大了吧?張口閉口可真不給后輩積德。

    丁魚沒說話,她倒要看看這個老頭子能翻出什么花來。

    盛德海目光落在她正倒酒的小巧白皙的柔夷,只覺得說不出的風情萬種,心里癢癢的,見美人一直沉默,磨著手中的杯子,語調微微提了上來,“丁小姐,是覺得我開價不夠高”

    他盯著丁魚漂亮的狐貍眼放肆地看,只覺得里面仿佛是一潭春水,連人都能融了進去。

    揚揚手中的車鑰匙,“丁小姐放心,跟了我,絕對不止五十萬,我能給你想要的東西。這輛保時捷,今天你就可以開走!笔⒌潞W孕艥M滿,年輕女演員嘛,誰來娛樂圈是真的為了做到多厲害,拼死拼活地為了出名還不是想找一個靠山,好讓下輩子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

    他這樣的條件,女人本來就趨之若鶩。何況丁魚本來連出名都沒來得及就被他瞧上了,又怎么有拒絕的道理。

    丁魚沒忍住,差點一口紅酒極不優雅地噴了出來。

    請問您是來搞笑的嗎,她有病嗎要一輛二手車!她的小嬌妻鹿鹿隨時都可以給她買一輛最貴的法拉利好么!

    盛德;觳蛔杂X,擅自拿走了她面前的牛排,自以為很紳士地換成了自己面前已經切好的那一盤。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