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職業病

    結了賬,兩人從超市出來。

    見路上沒什么人,丁魚伸手欲扒他的口罩,“不熱嗎?”

    顧柯擋住她已經伸到他臉上的手,“別鬧!

    觸摸到她微涼的手指,好看的眉頭擰了一下,“手怎么這么涼?”

    大概是剛才拿的可樂太冰了,丁魚的手指還帶著絲絲的涼意。

    顧柯抓住她的手,順手放到了自己口袋里。

    他的風衣口袋很暖和,有他的溫度。兩個人的手就在他的口袋深處交握。

    她這個竹馬,雖然嘴上偶爾很毒,但是對她還是極好極好的,完全是把她當成親妹妹來寵,有的時候寵起來簡直能把她當成小公主。

    兩人走到公寓樓下。

    丁魚才后知后覺,擋住了顧柯還欲抬腳的步伐,“你干嘛”

    顧柯蹙眉:“去你家啊,還能干嘛!

    小仙女的內心凌亂了……

    她突然想起,家里可是供著一尊大佛……

    不是她不告訴顧柯,她現在腦子一片混亂,明顯不是一個能好好解釋的時機,萬一一個處理得不好,發生什么血腥暴力事件……

    丁魚果斷:“你不能去!”

    顧柯瞪大眼睛。

    “為什么?”

    “因為……男女有別!”小仙女理直氣壯。

    顧柯捂著心口緩緩蹲下去。

    下一秒,起身抓著她的肩咆哮:“你拉著我去女廁所的時候怎么不說男女有別?!”

    女人果然是善變的。!

    丁魚踮起腳拍拍他的頭,笑瞇瞇,“在某些時刻你不是男的。比如我拉你去女廁所的時候!

    顧柯捂著心口緩緩蹲下去,心累。

    他把購物袋遞給她,揮揮手,一副不想再看她一眼的樣子,“快滾吧……”

    丁魚提著購物袋上了電梯,甜甜地跟他saybye,拋了個飛吻。

    顧柯站在電梯外給了他一個冰冰的嫌棄的眼神。

    小仙女不厚道的笑了。顧柯當然不會真的跟她生氣,兩人從小到大,每次打完架都還是相親相愛。

    坐電梯上來,丁魚拎著購物袋,用房卡開了門。

    推開門,她嚇了一跳,黑漆漆的一片……沒有一盞燈是開著的。

    難道路遠臻沒回來

    她狐疑地走進客廳。

    黑暗中一道冷冷沉沉的目光朝她射過來。她情不自禁地打了一個寒顫。

    她下意識“啪”地一聲打開玄關的燈。

    路遠臻抱著胳膊,長腿交疊斜倚在沙發上,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她。

    把丁魚嚇得差點跳起來。

    有燈不開神經病!

    她捂了捂心口,摸了摸自己發白的臉,心臟咚咚地跳。長得再帥這么嚇人也能把人嚇死好吧!

    沙發上那人面無表情,但是不知為何,丁魚感覺陰森森的。

    這種感覺,就像是丈夫在家等出軌的妻子……

    呸呸呸!丁魚差點扇自己一個嘴巴子。

    身為一個演員,沒辦法,職業病,她的腦補能力太豐富了。

    她把手里提著的購物袋里的掛面餃子果汁什么準備放進冰箱,拉開冰箱門的那一瞬間,她懷疑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我的可樂呢?!”

    她明明記得第二層她還有一排罐裝的可樂……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