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你胖了十斤

    半個小時前,蛋糕店。

    丁魚盯著櫥窗里各式各樣看得人眼花繚亂的蛋糕,眼里放著光。

    身為一個精致甜食控,她盯著眼前的兩塊黑森林猶豫不決,一塊奶油多一點,一塊櫻桃多一點……

    天秤座的選擇恐懼癥又犯了。

    兩塊都一樣好看……奶油和櫻桃她都喜歡……

    最后,她伸出長指,扣了扣玻璃,財大氣粗地說,“請幫我拿一下這個,還有這個!

    她今天想去給顧柯探班,給她的青梅竹馬一個驚嚇。

    拎著包裝精致的蛋糕盒,她順手采了一把野花,去花店找了個小姐姐包裝了一下。

    想到顧某人黑臉的表情,丁魚強忍住笑,萬分期待。

    ……

    看著眼前帶著大口罩大墨鏡臉上還裹著一條花花綠綠絲巾的女人,顧柯嘴角抽了抽,“你誰?”

    這一身迷之裝扮……

    她一把拉下墨鏡,“你猜!”

    顧柯:“……”

    他打量著她被絲巾裹得嚴嚴實實的頭,一臉嫌棄,“戴的什么鬼這是?”

    丁魚扯下絲巾,語氣不服:“這t愛馬仕好不好,有沒有品味!

    “你要不說我還以為你abo來的呢!

    丁魚:“……”

    顧柯扯扯嘴角,繼續補刀:“我看你還是別出道了,干什么女團?諧星更適合你,你特別有天賦!

    丁魚哼哼兩聲,翻了個白眼。

    她嘆氣,真是失算,本來是想給他探班的,結果不知道他劇組出了什么幺蛾子,好像是來了什么厲害的人物,外面封了,她竟然進都進不去,只好一直在外面等著。

    顧柯上上下下瞄了幾眼:“有必要嗎?捂這么嚴實,真把自己當國際巨星了!

    丁魚叉腰,“你還說,你們這記者也太多了吧,我還沒出道,萬一被拍到和你同框,琳姐會罵死我的!”

    “說,我送你的花呢?”

    丁魚質問他。

    顧柯無語,抿唇:“扔了!

    丁魚扯著他的袖子,哭腔都冒出來了,“愛妃,你以為那是普通的野花嗎?那里面是我對你滿滿的用心!是我采了好久才湊成的一束,每一朵都是萬里挑一,是我從清晨采到夜晚……”

    顧柯伸手“啪”地拍了一下她的后腦勺:“戲精上身是不是”

    丁魚捂著后腦勺,眼里硬擠出的淚意還未下去,開口問了她剛開始就想問的問題:“你怎么了?今天臉色怎么這么臭”

    “遇到個sha bi!闭Z氣淡淡的,只是周身的冷意陡生。

    丁魚眉毛蹙起,心生警惕:“你這是在說我?”

    “……”顧柯提溜起她的衛衣帽子,把她往上提了提,“幾天沒見,真沒想到你不僅智商上漲了,體重也上漲了。這起碼胖了十斤吧!

    語氣毫不留情。

    丁魚眼睛瞪圓了,衛衣帽子被他拎著,整個人腳底懸空,只剩下胳膊腿在半空中亂揮,張牙舞爪:“十……斤!你騙我的吧?!小仙女怎么可能胖十斤?!哇哇哇——放我下來!我喘不上氣了——”

    她擠了兩三滴眼淚,“嚶嚶嚶……別人虐我連你也虐我……”

    顧柯皺眉,“誰?”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