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你說誰丑八怪呢

    心中警鈴敲了一下。

    她懊惱,怎么一順口就給說了出來呢?!

    丁魚抿抿嘴,眨巴著無辜的大眼睛望著他:“什么還能是誰?琳姐唄!

    顧柯的蹙起的眉頭緩緩松下來,但還是感覺很奇怪,眼中疑慮未消,總感覺她還有什么事情瞞著他似的。

    丁魚趕忙把手里提著的蛋糕盒子舉到他面前,討好地說,“給,你最愛的黑森林!

    顧柯接過來打開紙盒,里面是兩塊很精致的黑森林蛋糕。

    他盯著兩塊蛋糕,沒有拿,問她:“你要哪一塊”

    丁魚一臉“我無所謂你最大你來選”的期待表情看著他。

    顧柯微微俯身,好看的睫毛輕抖,他隨手拿了左邊櫻桃比較多的那塊。

    丁魚的臉上頓時浮現心痛的表情。

    顧柯無語,他放下了櫻桃比較多的那塊,轉而拿了奶油比較多的那塊。

    丁魚的臉上再次浮現了心痛的表情。

    顧柯:“……”

    他默默地再次放下了蛋糕,然后把櫻桃多的那塊上的櫻桃一個一個放到奶油比較多的那塊上,丁魚的臉上逐漸露出滿意的表情。

    顧柯:“……”他拿起沒了櫻桃的那一塊,哼了一聲,毛!

    首都的街上霓虹燈一個個亮起,昏昏暗暗,明明滅滅,七彩的燈光映出一片繁華場景,別有一番味道。

    兩個人顏值都很高,一個穿著簡單的白體恤加背帶褲,一個拎著外套,身上是襯衫加休閑長褲,皆是清爽的打扮,非常養眼。兩人一人捧一塊同款的黑森林蛋糕,看起來就像是普普通通的兄妹一樣。

    正是華燈初上的時候,身邊情侶如織,丁魚咬著勺子,看了看旁邊甜甜蜜蜜談戀愛的小情侶,再回頭看看顧柯,感慨:“如此漫漫長夜,我應該找個帥哥相伴,怎么身邊是你這個diao絲?!”

    顧柯語氣淡淡的,不甘示弱,“如此漫漫長夜,我應該溫香軟玉在懷,為什么身邊是你這個丑八怪?”

    丁魚翻臉,把勺子重重地插回了蛋糕里,一對狐貍眼都要瞪出來了:“你說誰丑八怪呢?!”

    顧柯歪頭,一字一字咬的很慢:“說、你、呢!

    丁魚氣不打一出來,沒有猶豫,伸手就開始揪顧柯的頭發,動作堪稱迅雷不及掩耳,把他出門前精心打理的發型瞬間撓成了狗窩。

    顧柯咬牙,兩手抓住她背帶褲的帶子:“丁、小、魚!”

    兩個人從小一起長大,太清楚對方的逆鱗在哪兒了,一個說我笨說我傻就是不能說我丑,一個是頭可斷血可流發型不能亂……

    兩個人仇人似的在街上差點六親不認地打起來……

    一對小情侶從兩人身邊路過,女孩捂著嘴笑:“你們兄妹倆關系可真好!

    腮幫子被扯的還疼的小仙女丁魚:“……”

    頂著一頭狗窩的萬人迷顧柯:“……”

    說起來顧柯心中還是挺郁悶的,他和丁魚兩個人,從小一起出去,從來不會有人把他們當成情侶,都是異口同聲地說你們兄妹如何如何,

    明明兩人長得又不像……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