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你買票了嗎

    重新執起勺子,顧柯突然意識到一個重要的問題,他停下步子,轉頭問丁魚:“我們這是去哪?去干什么”

    小仙女咬著勺子,很天真很自然地開口說:“去看電影啊。你今天電影不是首映嗎”

    顧柯:“……”他心下頓生了一種不詳的預感:“你買票了嗎”

    果然,丁魚含著勺子沒動:“……”

    小仙女為了不讓自己顯得那么蠢,試圖補救一下,“你主演的電影還要買票刷臉不行嗎”

    顧柯:“……”

    他真的是高估了她的智商了,從外套里掏出手機,給安東尼打了個電話,剛接通,對面一陣幽怨之聲:“祖宗哎,你又任性跑哪里去了啊~走也不說一聲電話也打不通我找你找到現在差點把片場的女廁所都翻遍了……”

    一副操心老媽子的語氣。

    娃不聽話,怎么辦?打不得罵不得,只能不停在耳邊不停念叨……

    顧柯廢話沒多說,打斷他的碎碎念直接問:“你那還有票嗎”

    對面無辜的安東尼眨著眼:“啥?”

    顧柯這次說了三個字:“電、影、票!

    安東尼頓了一下,嘟囔了兩句,“我之前問過你要不要你不是說你不去看的嗎……”

    顧柯沒耐心了,“有沒有沒有我掛了!

    安東尼“老老實實”地頂嘴,硬氣了一把:“沒有!”

    什么嘛,當初死活勸他不肯去,冷言冷語說自己都知道的劇情有什么意思,現在居然又問他還有沒有票,真以為自己這么不火啊……他手里拿到的贈票早就被親戚朋友搶完了好不好……

    男人心,海底針。

    “嘟嘟嘟嘟嘟——”

    沒等他感慨完,電話那端即刻掛了。安東尼:“……”

    唉,他這顆無堅不摧的心啊,已經不會像最初一樣難過了,抹了抹辛酸淚振作一把,安東尼拿出金牌經紀人的風范雄赳赳氣昂昂地繼續去和導演討論下一次拍攝的事宜去了。

    顧柯對著手機沉思了一會兒,調出通訊錄,又撥了一個人的號碼。

    丁魚保持著原來的姿勢,含著勺子,低著頭,也不敢大聲講話,如同做錯了事的小孩。

    電話通了,她悄悄地抬頭,顧柯瞪她一眼,又她委屈巴巴地低下頭……

    “喂,寧總。是我,顧柯,對,我想要今晚的兩張電影票,您看……”

    大概是對方說了什么委婉的不行的話,顧柯的臉色一點一點凝重下來,良久,他“嗯”了一聲,點點頭,“好,我知道了,麻煩您了!

    掛了電話,丁魚弱弱地說:“誰呀?”

    “天娛影院的寧總,她說她手里也沒票了!

    丁魚抿抿嘴。

    她以前出來看電影,要么是和顧柯,要么是鹿鹿,要么是丁越。

    丁越是個做事條理清晰非?b密的人,會問清她想看什么然后提前訂票。

    和顧柯去看電影,都是顧柯買好票了的情況下。

    至于鹿鹿,更加牛逼了,和她一起看電影,什么都不用準備,票會有人在檢票口等著,直接送到兩人手里,可樂爆米花也是,都不用排隊,就會有神秘人送上。

    所以,她只想到了要和他一起去看電影,不記得買票是很正常的吧……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