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可以出賣美色

    車門打開,他壓了壓帽檐,從駕駛座下來。

    他個子高,下了車,路虎車身立刻被顯得矮了點。

    走到后座,他低著頭拉開車門,然后背脊筆直地站在一旁。

    一身的黑色和路虎的白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像一幅好看的水墨畫。只是本該肆意外露的比潘安還要勝上幾分的面容被帽檐刻意地遮著,神色全隱沒在一片陰影里,讓人識不透看不清不敢靠近。

    后座,穿著校服的少女帶著防輻射眼睛,抱著一臺筆記本,十指紛飛,空氣里是一陣輕微的連續敲擊鍵盤的聲音。

    明明只是一個十七歲的高中生,本該活的絢爛璀璨的花季少女,卻終日沉默寡言的不行。

    丁魚邁腿上了車。

    鐘堯把車門關上,回到了駕駛座,發動車子,開向水木江城。

    路上,鹿鹿始終在碼字,沒有看她一眼。

    丁魚調了調心態,決定還是攤開直說,她咳了一聲,腆著臉:“鹿鹿,我有件事想求你!

    仍然沒有看她一眼,鹿鹿眼神停留在筆記本屏幕上,十指動作不停,“說!

    丁魚咽了口口水,弱弱地開口:“鹿鹿,我……可以申請潛規則嗎?”

    鹿鹿轉頭看著她,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潛誰?潛你”

    丁魚使勁地點頭點頭:“我可以出賣美色!”

    鹿鹿:“沒興趣!彼策^頭,繼續碼字,聲音清冷。

    丁魚:“……”

    她想了想,苦口婆心地勸:“我覺得你的要求不公平,憑什么只讓沒出道的藝人來試鏡?很多出過道的實力是真的不錯!

    鹿鹿纖細的十指敲著鍵盤,難得解釋了一下:“觀眾會有代入感,出過道的身上已經有了太多標簽,不能純粹地表達我想表達的東西!

    丁魚反駁她:“可是沒出過道的經驗不足,也不一定能表達你想表達的東西!

    少女抬頭看她,面龐干凈,眼神清澈,語調認真:“年輕,是一種資本!

    丁魚:“……”

    其實從鹿鹿的角度來說,丁魚是能理解的,年齡越小,可塑性越強,能夠親手捧紅一個人,也是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如果是已經當紅的藝人,就仿佛是為別人做了嫁衣,作品拍出來好像就只是幫別人穩固了地位。

    來看電影的人也會有很多是沖著流量偶像來的,而不是作品本身。

    顧柯確實人氣太高……也是一種劣勢……況且他二十四歲了,雖然在圈子里還是小鮮肉,但是和那些嫩的能掐出水來的小少年相比,身上的一些東西確實已經被大家固化思維了,比如高冷,比如清貴。

    丁魚看了一眼鹿鹿,暗暗地想,如果顧柯到時候去試鏡,你當著他的面說他老……他估計會和你拼了……

    丁魚嘴角抽了抽。

    她有點難過,還想最后挽回一把:“真的不行?”

    “不行!

    丁魚捧著臉,狐貍眼眨啊眨,一副要哭的表情,眼淚說來就來:“我拿我們十幾年的交情和你換怎么樣?”

    鹿鹿:“我們沒有交情!

    丁魚:“……”嚶嚶嚶……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