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夢境

    他什么話都沒說,于是丁魚更加心虛了……不知道為什么,丁魚總覺得他的背影很落寞,像是被人狠狠欺負了似的無助。

    丁魚渾身無力地扒著沙發,腦子里亂糟糟的,有個聲音在唾棄自己:你看你對債主干的這還是人干的事嗎?

    你再看看債主,人家都沒有打罵你!債主多善良,你竟然對這么單純這么無辜的人做出這么禽獸不如的齷齪事來!

    丁魚越想越覺得自己簡直是個人渣!

    她扒著沙發借力站了起來,腿還是軟的。

    慢慢地,一步一步走到飄窗前,她覺得她需要打開窗子吹個冷風冷靜一下。

    涼爽的夜風順著飄窗外的江吹過來,丁魚頓時感覺清醒了許多。

    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還在微微地發抖,她顫抖著左手指向右手,“再抖再抖我剁了你!臭不要臉竟然亂摸!把你剁掉鹵成鳳爪!鹵成豬蹄!”

    右手:“……”是你摸上去的怪我嘍。

    丁魚盯著江面,內心復雜,這樣輕薄了債主,于情于理她都不對,她得做些補償來向債主道歉才是。

    深思了片刻,想定了主意,她回到客房休息。

    不知過了多久,夢里亂糟糟的場景讓床上的人睡得很不安穩……

    丁魚猛地坐了起來,窗外已然大亮,她目光呆滯,渾身發熱,額頭是一層薄薄的汗。

    她低頭看了看身上濕透了的睡衣。

    所以……她做那種夢了?

    主角還是……路遠臻!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