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內心有點小激動呢!

    她記得這個男生,上學期選網課的時候她的賬號一直輸不對,當時旁邊的那個男生特別溫柔地提醒她輸錯了,賬號是學號。

    好像就是他,叫鄒晉。

    丁魚對他笑了笑,眼角彎彎。

    剎那間,好似綻放了灼灼光華。

    “噗嗤——”會心一擊,鄒晉低頭手忙腳亂拉開了旁邊的椅子,臉紅脖子粗地看著她。

    丁魚的肩膀突然被人從身后拖住,一個聲音軟軟地在她耳邊響起:“小魚,我們就去那里坐吧……”

    聲音壓低了幾分,有幾分不好意思:“姜璟賀就坐那兒……”軟軟的,帶了哀求的意味:“好不好……”

    丁魚失笑,她回頭,果然是熟悉的一張可愛圓圓臉,身后還站著一個抱著書的黑長直女孩,女孩對上她的視線,笑了笑,一副無奈的樣子。

    黑長直女孩是班上的班長,佟紗,為人蘭心蕙性,對誰都溫和良善。圓圓臉那個叫喬錦生,大大咧咧的性子,大眼睛里總是帶著一股傻乎乎的勁兒。

    這兩個人是她為數不多在學校里的朋友。

    她順著錦生的視線看過去,鄒晉的后面,是一張總是清貴漠然的冷面。

    姜璟賀。

    系草。

    喬錦生暗戳戳惦記了很久的人。

    按理說,他和丁魚,兩大門面,肯定會多多少少有所交集,但是姜璟賀這個人過分清高,誰都不理,丁魚從開學到現在,似乎都沒有跟他說上過一句話。

    雖然周身氣勢總是遙遙拒人千里之外,但架不住人家長了一副漫畫里走出的花美男模樣,飛蛾撲火的人一波一波只增不減,可惜全都被一腔無情燒成了灰渣渣。

    丁魚想到平日里喬錦生碎碎念姜璟賀今天又拒絕了誰誰誰后來此人不甘心地如何如何的樣子,想笑,她點點頭,說:“走吧,就坐那!

    喬錦生興奮地搖著她的手臂,嘟囔著她真好她最好了之類的話。

    鄒晉一臉驚喜地看到女神朝他這里走過來了!

    走過來了!

    他搓著雙手,一副傻不愣登的樣子,內心有點小激動呢!怎么辦?!

    桀驁不馴瞟了他一眼,懶懶吐出兩個字:“丟人!

    鄒晉鳥都沒有鳥他,眼睛直勾勾地落在那個穿著藕粉雪紡衫的女孩身上。

    后面幾排男生裝模做樣地打著游戲,眼神飄來飄去。

    禁不住屏住了呼吸,哪呢哪呢~系花會坐哪呢……

    丁魚瞅了瞅后面幾排,回頭朝喬錦生和佟紗小聲說了幾句,然后喬錦生點了點頭,三個人走過來坐到了清雋靈秀也就是那個——鄒晉最討厭的小白臉旁邊。

    她坐下的瞬間,隱隱感覺到,身邊的人似乎渾身都僵硬起來。

    拉了拉白色棒球帽的帽檐,他擋住了半張臉,低著頭,似乎是不習慣旁邊有女生似的,往位置里面蜷了蜷。

    眼睜睜看著女神徑直朝那個小白臉走過去,鄒晉的臉色瞬間垮掉了,竟然不坐他身邊,坐到了那個小白臉旁邊。!嚶嚶嚶……他哭遼……

    難道他長得還不如那個小白臉好看嗎?

    鄒晉質疑人生。

    他弱弱地試圖挽回一下:“坐我這里吧~我這靠近走廊,方便一點!

    丁魚沖他淑女微笑:“沒關系,我坐小朔旁邊就好!

    小、小、小朔?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