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不是女孩子

    是的,小朔。

    戴著白色棒球帽長得清雋靈秀,眉眼有一股江南水鄉韻味的男孩子,名字是秦朔。

    他有些不自在,一雙總是水汽氤氳的眸子垂著,聲音很低,“我不是女孩子!

    丁魚眨巴著一雙狐貍眼,善解人意地點頭,“知道啊,你說過!

    當時是開學不久后系里組織的活動,需要坐大巴去鳥巢。

    那個時候丁魚還沒有把班里的人認全,上了大巴車以后,猝不及防地看到一個安靜的美人,水汪汪的鳳眼,清秀的眉,唇紅齒白。

    她看得呆了,真真天生麗質啊。

    可是如此美人竟然懷里抱著一箱看起來就很沉的礦泉水,這誰能忍?!丁魚當場就沒忍住,骨子里憐香惜玉的因子全被激出來了,情不自禁地摩拳擦掌走上前就說,“小美女,要我幫忙嗎?”

    秦朔:“……”

    他壓了壓棒球帽的帽檐,垂著眸,沒看她,聲音很低,說:“我不是女孩子!

    丁魚:“呃……”

    怪不得這么高……

    沒辦法長得太好看了,她第一眼下意識以為這么好看一定是女孩紙……

    丁魚從帆布包里掏出一塊今早從冰箱里偷偷拿出來的債主的巧克力,推到秦朔面前,眼里滿滿的期待:“請你吃巧克力!

    感覺就像小時候偷偷摸摸和同桌交換零食一樣。

    秦朔搖了搖頭。

    丁魚一臉惋惜,把巧克力挪了回來,好吧。

    秦朔垂著眸,眼神略過那塊巧克力的包裝紙。國內很難買到的牌子,還是限定……

    那邊鄒晉時刻警惕地關注著這邊。

    不得了了,女神竟然給小白臉巧克力!

    他那個氣憤!假如女神旁邊是她的話,巧克力就是他的了!

    他頂著一張非常不善的臉,陳述的語氣,拍了拍秦朔的肩,眼神陰冷:“起來,我們換一下位子!

    秦朔向后躲了躲,避開他的手,依舊垂著眸,神色全隱沒在棒球帽下面,沒有動,也沒有開口說話。

    等了五秒,鄒晉不耐煩了,用手肘狠狠地撞他的肩,“你什么意思?”

    秦朔被撞得后背往后磕了一下,發出了很大一聲響,本來就白面容瞬間又白上了幾分。

    鄒晉還要發作:“你這個——”

    一道比他還要冷上幾分的聲音:“你干什么?”

    丁魚摔了書,悶響一聲,書脊重重磕在實木桌子上,震了好幾下,才凌亂地橫著。

    鄒晉推他的手一抖,慌了,他聲音顫顫巍巍地慌忙解釋:“我們關系很好的……就是開玩笑!平時都這樣慣了!

    他不時抬頭忐忑地瞟一眼丁魚,女神冷著一張臉,眼神里是嫌惡。他心下腸子都悔青了,都怪平時這樣對那個小白臉習慣了,一下忘了收斂。

    他推了一下秦朔,結結巴巴地,語氣有點急:“你說,我們平、平時都這樣開玩笑慣了是吧……”

    秦朔抬頭,看了他一眼。

    那一雙本來水光瀲滟的眸子,空洞又漠然。

    丁魚緩緩坐下來,撫平了書上的折痕,一下一下,咬字又重又硬。

    “好好做個人!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