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橙汁兒

    “扣扣——”

    丁魚一個激靈從床上滾下來,把蹭到上面的睡裙扒下來,她光著腳走到臥室門前,開了門。

    男人長身玉立,身形挺拔修長。眉,眼,鼻,唇,無一不是上帝精雕細刻后的作品,好一副面如冠玉。

    丁魚小聲咽了口口水,視線從那一張完美無缺的臉上滑下來……

    債主白皙的腳踝下是一雙夏季家居拖鞋,和她的款式一樣,只不過她的是粉色,他的是黑色。

    丁魚垂著頭咂舌,乖乖,債主一個大男人,腳怎么這么白……

    穿著拖鞋的債主,真是從一個帥哥,變成了一個接地氣的帥哥了呢!

    接地氣的帥哥原本神色淡淡,突然勾唇一笑,那雙總是幽深得讓人無法揣度的眼中剎那間似乎綻放了萬千繁花,明亮炫目。

    沒見過世面的丁魚瞬間看得呆了。

    媽媽呀,這里有人勾引我!

    “你……你——”“你”了半天,丁魚也沒磕磕絆絆說出下一個字。

    路遠臻依舊勾著唇,看著她,手抬了抬,一杯柳橙汁出現在她面前。

    扶著玻璃杯杯身的那只手骨節修長,配著微微搖晃的橘色,養眼極了。

    丁魚震驚之余欣慰地想,債主終于知道天天就知道吃別人的住別人是厚顏無恥的小人行徑了!

    她受寵若驚地接過,正要道謝。

    他斂了笑,突然換上正經的語氣,“嗯,我不喜歡喝常溫的,你去樓下冰箱給我冰一下再送上來!

    吩咐完了,他轉身,長腿一邁,抄著口袋瀟灑地進了對面的主臥。揮揮手不帶走一片云彩。

    畢恭畢敬雙手捧著橙汁的丁魚:“……”

    她目送債主進了主臥甩上了門,低頭看了一眼橙汁,“啊呸——”

    一口口水毫不留情且迅速精準地吐了進去,是的,她丁小魚,別的沒有,膽渾身都是!

    丁小魚惡聲惡氣地想,她這可不是厚顏無恥的小人行徑,而是為了維護愛與正義,還有世界和平!

    真不明白這世上怎么會有債主這樣鬼畜脾氣的人,整天拽得二五八萬似的,簡直是欠抽。

    涼涼夜色,思念成河,情侶都依偎在一起睡著了,疲倦的旅人也安然歇息,進入夢鄉,就連樹上的鳥兒也把頭埋著睡了起來,而疲倦的丁魚卻下了樓去冰橙汁……

    打了個長長的哈欠,丁魚擦了擦眼角沁出的淚,目光呆滯無神。

    另一只手里握著的手機屏幕亮了起來,丁魚劃開,嗓音無力低沉,“你……誰啊……”

    “你小爺!”電話那頭的顧柯非常不爽了,這人!接個電話都不看來電顯示的嗎?!他本來以為在她電話簿里自己起碼也得是個特別設置的鈴聲……

    丁魚“哦”了一聲,無精打采地去拉冰箱門,拉了好幾次都沒有拉開。

    “哦?”顧柯十分不爽地吼她,“玫瑰天堂,454包房,快點來!”

    聽筒里嘈雜一片,笙歌不息,光聽尖叫和歡呼就知道現場有多嗨。

    丁魚又打了個哈欠,終于拉開了冰箱門,“忙,不去!

    顧柯聽到她的答案炸了,“你忙什么呢有什么好忙的你再忙我的事你都不管了——”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