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債主這個燙手山芋

    丁魚默默地os,她不止看過唐淺連寫的書,前幾天還和她在一張床上睡過。

    但是她忍住了,因為一直是沒公開的緣故,隔一段時間就有人說自己是唐淺連,這種事情多了去了,鹿鹿一向不在意,她也沒必要和腦殘爭執,便壓低了聲音“嗯”了一聲,盡量減少自己的存在感。

    果然沒被給予多大關注,楊慧歪著頭,頗有些撒嬌的口吻,“前輩這樣您還是不來嘛?”

    路遠臻兩手撐在腦后,玩味地笑,“那你就得問我助理了。有沒有時間,她很清楚!

    丁魚震驚!靠!債主又發什么羊癲瘋?!為毛全推給她?這口鍋可是又大又黑還難背!

    楊慧的目光便落到了丁魚身上。嘴角淺淺的笑意很無害,卻暗含深意。

    丁魚眼中閃過暗芒,不管怎么樣,債主大人這個燙手山芋趕緊來個人接走吧,無論是誰都行。她低了眸開口,“明晚行程結束之后,確實……還有一些時間!

    楊慧滿意地點頭,這助理還算有點眼力見!凹热蝗绱,前輩您到時候可一定要來哦~”她朝路遠臻俏皮地比了個心,一路朝他揮著手起身離開了休息室,“明晚見~”

    路遠臻仍然保持著原來的玩味的笑,只是眼中的東西一點點沉下去。

    丁魚恰到好處地避開了債主的視線,握著抹布正準備偷溜。

    “丁助理!

    丁魚腦子要炸了,要死,催魂?我給你創造和美女在一起的機會還不樂意?你就感恩戴德吧!

    她深呼吸,調整好面部表情,回頭看著他,靜待吩咐。

    債主大人什么都沒說,用一種她看不透的眼神盯了她十秒,然后沒什么表情地說,“丁助理,明天你和我一起去!

    “為什么?”丁魚當下就沒忍住直接問了出來。

    “因為是你答應的!

    語氣是命令的,只是聲色平平,聽不出喜怒,說完他就側了身,不再看她。

    丁魚抓了把頭發,煩躁!

    這都什么事?

    她最討厭麻煩事了。

    凡是跟這個掃把星在一起的時候總是會生出這樣那樣的亂七八糟的事。她真的是上輩子罪大惡極死有余辜,這輩子才能碰到債主這樣的麻煩精搞事精。

    她這次是真的有點生氣了,突然就真的有點討厭債主了,長得這么好看有什么用?就會使喚人讓別人做不想做的事。

    又煩躁地抓了把頭發,丁魚盯著債主的背后仿佛能盯出一個大洞來。

    她戴好帽子和口罩推開了休息室的門,真是和他在同一個空間她都感覺難受!

    聽著“砰”的一聲關門聲,路遠臻拉下了遮在臉上的雜志,眸色深沉,黑眸閃過復雜的情緒。

    她還生氣上了,該生氣的不應該是他嗎?莫名其妙被安排上了一個亂七八糟的宴會。

    路遠臻臉色不是很好看,她這脾氣真是被他慣的越來越大了。

    聽到門響聲,他又順手把雜志蓋到了臉上,長腿胡亂地搭在茶幾上,也不去看門口。

    誰還沒有脾氣了。

    主編戰戰兢兢地喚了聲:“路少?”

    路遠臻頓了幾秒,扒下來雜志冷冷地開口,“什么事?”

    還真跑了,他倒是要看看她能跑哪去。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