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哦吼~我回來了~

    丁魚爬了起來,摘了口罩,伸了個懶腰,左右扭了扭脖子,從床上跳了下來,踩著拖鞋去了隔壁練習室。

    她用音響放了一首《waybackho》,前奏開始的時候她稍微拉伸了一下身體,然后把頭上的橡皮筋摘了下來,頓時泄下瀑布般的一頭烏黑青絲。

    這段舞的音樂本身不是非常激烈,所以也沒有什么夸張的大動作,相反,因為音樂節奏感比較強,是具有一定觀賞性的好看悅目的一類風格。

    非常韓氏的一種賞心悅目的休閑風。

    二十分鐘后,丁魚擦著額頭上滲出來的細微的汗珠,打開了練習室的大門,她身上薄薄的黑色衛衣已經被汗水打濕,貼著膚,顯出姣好的曲線。

    小仙女滿血復活。!

    丁魚的眸中滿是閃閃亮亮的小星星,太爽了!果然沒有什么郁結是跳舞不能排解的,如果有,那就跳二十分鐘!

    跳完舞,丁魚開心地帶著干凈的衣服去了主臥泡泡泡浴~哦吼~她那寂寞許久的粉色浴缸~粉色浴球~粉色窗簾~粉色沐浴露~她回來了~來寵幸你們來了~

    從主臥灰常幸福心情灰常美麗地泡完粉色泡泡澡出來,丁魚正在用干毛巾擦頭發,推開門的瞬間,卻突然和一個人撞上。

    入目是一個高大的身形。

    丁魚抬頭,她抱著臟衣服的手頓時一抖。

    路遠臻……

    像做了壞事一樣,她立刻解釋,“我沒有翻你東西,只是來洗個澡,你之前說過允許我在主臥洗澡的……”她抬眸似是不確定地看了他一眼,聲音越說越小,音量越來越弱。

    他卻意外地沒有說什么,只是淡淡地“嗯”了一聲。

    丁魚眼神四處游移了一下,見他似乎沒有再開口的意思,急忙抱著臟衣服簍披著一頭濕發跑了。

    十分鐘后,客房。

    “咚、咚、咚!笔旨澥渴萦心托牡那瞄T聲。

    小仙女正在吹頭發,聽到敲門聲,疑惑地抬了抬眉,債主還有事找她?

    她放下吹風機走到門邊開了門。

    “手怎么樣?”債主一身修身的灰色毛衣,配上灰色休閑褲,襯托出他玉樹臨風的挺拔身材。那雙深邃能把人吸進去的眼眸和她對視,“嚴重嗎?”

    丁魚搖了搖頭,疼還是比較疼的,但是嚴重倒說不上。

    “我看看!闭f著他去拉丁魚的手,可是丁魚動作太快,直接背到身后,“不是什么大事!

    不是大事?不是大事今天表情這么差?

    路遠臻也沒繼續說什么,把手里的藥盒遞給她,小小一個,看起來很古典,“燙傷膏,比外面賣的藥要好,你記得……按時敷!

    丁魚一臉難以置信,這是吃錯藥了嗎?這不正常啊,債主怎么突然對她這么奇怪了?呼來喝去不才是常態嗎?正常模式不應該是就算她她帶著傷也要去做這做那嗎?

    有點奇怪,不過她也不敢多表露,接過隨手放在了桌子上,“知道了!

    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丁魚被看得有點發怵。

    大概過來十秒,他終于收回視線,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了一個很漂亮的禮盒,“還有,這個給你!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