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花季少女背負百萬巨債

    鹿鹿很快又回了:裙子多少錢?怎么到手的?

    這種非常小眾奢侈的私人品牌一般不會輕易給人訂制衣服,更何況是如此珍貴的鎮店之寶。

    丁魚皺了皺眉,好奇地回過去:很貴嗎?

    畢竟是債主借給她的,應該不便宜吧……

    桃花小筑,淺藍色臥室。

    扎著半丸子頭卻依舊冷萌的少女放在電腦上打字的手頓了一會,才抬起敲了四個字,點擊發送。

    嗯,很值錢。

    dhd的鎮店之寶,也許根本不是用貴能夠衡量的,所以她用了值錢這兩個字。

    丁魚回的有點含糊:我也不知道啊,朋友借我的~

    她不敢說是債主借她穿的,因為要參加宴會,估計是不想讓她丟他的臉面,所以才隨便給她的一件昂貴禮裙。

    屏幕那邊的少女又一次沒有敲下字回過去。

    鹿鹿看著回復,手指停留在鍵盤上。

    禮服裙只能穿一次,誰會借?估計……是送給她的吧,可惜她不自知。

    看她好久沒回復,丁魚發了條語音過去:“哎呀,又不是讓你看裙子啦,我是問你人怎么樣,是不是很仙女是不是美呆了快夸夸我夸夸我!”

    很快來了新消息,丁魚點開來看,卻驚呆了,她第一次收到鹿鹿這么長的文字消息。

    “我剛剛給你賬戶打了三百萬,應該夠了,你回頭把這筆錢還給那個送你禮服裙的人,不要欠別人人情!

    丁魚:“。!”

    她眼睛瞪得像個銅鈴:“等等,這裙子這么貴?對了,禮服裙只能穿一次對吧?!我去,這是個大坑啊,巨坑。!”

    債主居然把她給坑了?!

    小仙女腦海中一片凌亂,她現在十分后悔為什么白天要答應去那個什么狗屁宴會!真是太耗錢了啊啊啊啊!要知道她的v拿到手的錢也就三十萬而已。

    丁魚無比懷疑人生,相當欲哭無淚,她恨不得靈魂出竅抓住自己狂搖一番把自己給搖清醒。

    丁魚,你是不是忘記了你是個窮逼的身份?!為什么要和那些只會花錢的上流社會搞上毛線關系?

    成功地把自己揉成了bao zha頭,丁小魚童鞋無力地自我放棄地癱在了地板上,對著天花板感慨自己跌宕起伏的人生。

    明明上一秒還在美滋滋地欣賞那足夠配得起自己美貌的美麗的小裙裙,下一秒卻就背負上百萬巨債。

    花季少女背負百萬巨債。

    多么凄慘。

    腦海中只有這幾個字,丁小魚眼神呆呆感覺身體被掏空。

    鹿鹿匆匆又發了條消息:有事,下了,你記得把錢還給別人。

    消息發送過來,她的頭像隨之滅了下去。

    剩下丁小魚凄凄慘慘地嚶嚶嚶。

    不知道現在還給債主來不來得及,來不及了吧……債主的脾氣,可能聽完她沒錢的解釋,對她笑一笑,然后優雅地告訴她:“和一億相比,三百萬并不算多,就是個零錢而已,你可以累積著一起還!

    抱著被子,丁小魚流出了兩條寬面條淚。

    有錢人就可以欺負人了嗎?!

    有錢人就可以耍無賴了嗎?!

    有錢人,我恨你。!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