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兩個不嫌多

    剛進門就又吩咐自己拿一套備用西裝,明顯是不想在那女孩進來后在她面前失了禮儀,公子這是想要給那個姑娘留下一個好印象呢,都開始這么注重著裝了。

    果然,眼看王叔應了要動身去取,李槿虞又叫住了他,“王叔,”

    欲言又止,面上似有不好意思的猶豫。

    王叔頗為好奇:“公子?”

    “……把我前日收到的那條金箔領帶一并帶來!闭f完,他強作鎮定若無其事地離開。

    還以為是什么事情!王叔頓時露出了然的促狹笑意,差點沒憋住爽朗地大笑出聲,自己家這公子,可真是純潔得很,唉,看著京城這么多世家,哪里還有像我家公子這么純情的好男人!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這么有福氣,被我家公子看上!

    李槿虞剛進酒店大堂,便被生日宴會的主人公眼尖地看到。

    少女像一個百靈鳥一樣朝他飛奔過來,把他撲了個滿懷,“槿虞哥哥——”

    他無奈,“小慧……”

    他不動聲色地稍稍避開,讓兩人之間留些距離。

    他這妹妹,雖然脾氣刁蠻任性,但是畢竟是青梅竹馬長大的,若說沒感情,是不可能的,只是一直以來都把她當成一般妹妹罷了,絲毫沒有男女之情。

    對楊慧來說,卻不一樣,在她眼里,槿虞哥哥是她的青梅竹馬,是她的白馬王子,是她身邊永遠對她不離不棄也必須對她不離不棄的人,即使后來當了模特后一次在歐洲拍片時喜歡上了路遠臻,但是槿虞哥哥始終是會守護她一輩子的人。

    楊慧從他懷里抬起頭,很驚訝地說,“槿虞哥哥,你的外套呢?外面這么冷?”

    不等他回答,她又開口:“你等一下,我讓傭人把大廳的溫度調高一些!闭f著就要提著長長的裙擺去吩咐傭人。

    李槿虞拉住她,語氣溫和,“沒事,今天是你的生日,你要玩的開心點,不要過多顧及我。我已經讓王叔幫我取外套了!

    楊慧甜甜一笑,拽著他的袖口撒嬌,“那槿虞哥哥我的生日禮物是什么?”

    接了睫毛的眼睛一眨一眨,看起來楚楚可人極了。

    只是李槿虞卻莫名想起酒店門口的那個女孩,那對靈動狡黠的狐貍眼。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他垂眸,把她拽著他袖口的手指拿下來,笑:“生日禮物等會就知道了!

    “哼,槿虞哥哥就會賣關子!”楊慧雖是這么說,卻還是親切地挽著他和路過的賓客打招呼。

    李槿虞無奈,按情分按本分他都無法拒絕和她一起招呼賓客,畢竟李楊是世交,不好駁了人家的面子。

    在楊慧眼中,槿虞哥哥自小優秀,因為出身外交世家的緣由,從小精通六國語言,無論出身家世,外貌身材,名校學歷,都是人中龍鳳,在京城的世家公子中,絕對是數一數二的。

    如此有些的槿虞哥哥,自然有很多人惦記,她當然不能讓別人搶了去,這一著,她算是宣示主權了。

    京城楊家李家,誰不知二族有親上加親之意,如今賓客看到兩人親密招呼賓客,心下都心知肚明。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