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家事?什么家事?

    休息室。

    長身鏡里倒影出一個翩翩君子的身影,臉龐俊秀,眉眼如古畫一樣溫潤美好。

    李槿虞扣上淺咖色西裝的最后一顆紐扣,看著鏡子里自己的干凈坦然的眉眼,微微陷入思索。

    他故意的,他把西裝外套交給那個女孩的時候沒有把西裝里的東西拿出來,所以里面有手機,有門卡,有銀行卡……所以他知道她進來一定會找他。

    堂堂李家公子,第一次郝然,覺得自己很壞,竟然用了心機……

    把儀表最后審查一遍,確認沒有任何問題,李槿虞走出休息室,下來大堂,他的目光已經開始迫不及待尋找那個女孩子了。

    目光轉了一圈,沒有看到心中那人,卻落到兩個人的身上。

    小慧和一個男子?

    兩人看起來似乎很親密的樣子……

    李槿虞劍眉微微斂起,不過很快便釋然,眉頭也松了下來,看兩人關系匪淺,小慧又是一副女兒家羞澀卻又不乏大膽的作態,果然,兩人應該是那種關系。

    他松了一口氣,看來她也已有心儀之人,他不必再煩惱聯姻之事。

    李槿虞腦海中竟然又浮現出了那個女孩,不由隱隱露出期待來,帝爵今晚只有楊家的賓客,他算準了那個女孩只可能是來參加楊家宴會,當時停留在大堂門口估計是在等同伴,如今宴會即將開始,現在只需等她進來,他好想知道她的名字。

    笑得一臉甜美的女孩扯著路遠臻的衣袖,聲音軟糯:“前輩,今天你能來我真是太開心了,今晚我特意求爸爸安排一個舞會,就是要給前輩一個驚喜……對了,不知道您有沒有興趣結識一下我父親?他就在那邊和一些政界的叔叔們談事情,我們過去去吧?”

    路遠臻的目光卻若有若無地掃視著周圍,不知道在尋找著什么。

    而某個剛剛終于從一群花癡女中躋身而出終于脫離苦海的無聊少女已經找到了樂趣——吃!

    丁小魚童鞋尋了個舒服人又少的地盤,坐在高腳凳上舒舒服服地吃著餐盤里精致的小蛋糕小點心,一只手還剝著果盤里的巴旦木,那是相當的不亦樂乎!

    她算是想明白了,她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就是個被拉來充場面的炮灰,既然是炮灰,就要做好炮灰的本分,吃喝拉撒,安靜如雞,靜靜地等債主出賣完美色回來,然后護送他平安回家就算大功告成一切ok!

    楊慧那雙靈秀的眸子緊緊地鎖在眼前英俊無匹的男人身上:“前輩?”

    路遠臻淡淡收回目光,不露痕跡地抽回她扯著的衣袖,“還有點家事要處理,暫不奉陪了!

    楊慧:“……”家事?

    她眼睜睜地看著男人抄著口袋徑直朝一個方向走去。

    家事?什么家事?都來到宴會上了,怎么會有家事?

    忍下詫異,楊慧只能當前輩父母大概臨時有什么事情找他,便只好轉而去招待自己那群小姐妹。

    不急,等下舞會自然有機會接觸。

    打定主意,她眼中閃過一切盡在掌握中的光芒。

    自己姿色上乘,而路遠臻再怎么天之驕子,也不過是個男人,一番接觸下來,她有把握他一定會動心。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