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安靜做個吃貨也不錯

    丁魚剛剛把臉從碧根果的碟子里抬出來,就對上了一雙黑曜石一般的眼眸。

    她一驚,喉嚨里的堅果差點整個咽下去。

    路先生,拜托,你知不知道人嚇人要嚇死人的?

    終于把碧根果咽下去,丁魚伸手拽了張紙巾擦嘴,語氣是未經大腦的隨意:“干啥?找我有事?”

    路遠臻沒說話,上身微微倚在白布餐桌上,雙腿交疊,抱著手,唇角帶著一絲讓人看不透的笑。

    丁魚“嬌軀一震”,立馬咳了一聲,趕緊擦完手把紙巾一丟,嗲著嗓子,“路先生,小女子的意思是,有沒有什么能為您服務的……?”

    我去,你這個神出鬼沒的債主!這日子不知不覺流逝的差點我忘記自己還欠你一個億了!

    眼前的女孩一雙大而媚的狐貍眼滿是諂媚,臉上一副奴顏婢膝的表情,要多沒下限有多沒下限。

    偏偏他看了覺得很……可愛。

    他敲了敲桌面,狀若無意地說,“一會兒有舞會,想不想下去跳舞?”

    丁魚一看沒什么重要的事,又開始窸窸窣窣地捯飭果盤里的堅果。

    等路遠臻問完,她一邊噼里啪啦地剝巴旦木,一邊誠實地說,“不想!

    開玩笑!這么冷的天,她穿著薄薄的禮服在外面站了這么久,熱量早消耗完了,現在的力氣只夠動動嘴,哪里還有力氣去跳舞?

    路遠臻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其實他也只是問問,怕她在宴會上覺得無聊,并沒有真的要她和他一起下去跳舞的意思。

    早上她今天換上裙子的時候他就有一些后悔了。

    金色流蘇裙,如他所料,很配她,襯得她的膚色更是白皙如雪,肌骨剔透。但是他最初只是為了讓她開心,沒想到帶這樣的她來參加宴會的后果。

    太漂亮了,免不得吸引別的男人注意,安全著想,還是不要隨意地拋頭露面了。

    安靜做個吃貨也不錯。

    路遠臻又瞅了一眼眼前專心致志把巴旦木捏的噼里啪啦的某少女,放心地離開了。

    ……

    李槿虞的目光不知道在大廳里繞了多少圈,繞來繞去,都沒有發現那個女子。

    他的視線無意地掠過長長的餐桌,在一個盡頭的角落,意外又驚喜地捕捉到一抹金色的倩影。

    披肩的微卷長發,巴掌臉,狐貍眼,是她!

    沒有貿然上前,他靜靜地立在一個能正面看到她的角落,柔聲吩咐身邊人:“王叔……幫我去打聽一下,她是哪家的千金?”

    丁魚正咔嚓咔嚓地啃著一顆超大的巴旦木,小仙女驚呆了,她從來沒見過這么大的巴旦木!這也太大了吧!正常的大小她一般可以一口一個,但是這么大的,她已經抱著啃了好久了,還是只啃了個頭。

    她有預感,這個超大巴旦木被她干掉后,她差不多就該飽了。

    于是,小仙女認真地埋下頭,繼續和懷里的巨無霸巴旦木做斗爭!

    不遠處的李槿虞,不知何時,一向溫潤的面色,唇角不知覺地上揚,眉眼舒展開,更是帶上了幾分驚心動魄的君子古韻之美。

    這姑娘,是屬倉鼠的嗎?

    第一面的印象,本以為是個氣質動人的大家閨秀,吃起東西,怎么這么有趣?這么……可愛……

    他好像覺得,更喜歡了……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