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憑什么她是賠錢貨?!

    很好,丁魚扭曲地笑了。

    這話很耳熟。

    沒錯,債主說過。

    實際上丁小魚同學的內心已經完全炸毛了,靠靠靠!憑什么!憑什么債主值一個億,她就是賠錢貨?!啊啊啊啊。。!

    這位京城某少沒料到的是,下一秒,兩人的距離迅速接近。猝不及防地,他猛地撞入一對蠱惑人心媚然天成的眸子里。

    一只嫩白的小手揪著他的領帶,兩人近的呼吸相聞,“你覺得我不值一個億?”女孩嗓音如狐貍精一般魅惑,吐氣如蘭。

    一雙狐貍眼簡直要把人迷的失了心智。唇角綻放的一抹淺笑,流光溢彩,驚世絕倫。

    她的小手,緩緩地撫摸著男人的領帶,一下一下,纖長的手指勾來勾去,竟像是直接在人的心上撓啊撓,掌心貼著男人的西裝,“你說啊……”明明像個妖精,語氣卻如同孩子般單純無害,像是不知道自己有萬種風情。

    男人不出所料地結巴了,“我……”一對瞳孔,不會動了似的,呆愣愣地看著眼前的絕色傾城。

    眼里除了她,世界似乎全都失了顏色。

    “你……”

    “我怎么?”清糯的聲音繞耳,女孩微揚下頜,狐貍眼直勾勾地盯著他,神情高高在上,宛若俯視眾生。

    偏偏這該死的任意恣肆讓人欲罷不能。

    他的領帶還握在女孩手里,卻絲毫沒有想要抽出來的意思,眼眸如癡如醉,面上一片癡然,口中的話也不由自主不受控制地跑出來:“值得,你值得一個億,”男人話到嘴邊,又改了口,“不,你是無價!”

    女孩揚唇淺笑,面上風情萬種。

    這下,他完全忘記了只是要玩玩的念頭,心中只想把人永遠收入囊中。

    男人像是受了蠱惑似的,伸手情不自禁地想要去觸摸眼前的美景。

    只差一點便能碰到那張美得不似人間的面龐,下一秒,手腕卻突然被一個有力的勁道慢慢拉開。

    “聶少好興致,只是今天是小妹的生日宴會,還望聶少給幾分薄面,不要為難我的朋友!

    語氣云淡風輕,沒什么波瀾起伏,只是僅僅如此,也足以讓人感受到其中的威壓。

    方才他本要上來同她打招呼,恰巧進來一個緊急的電話,便先行去處理事務。沒想到他接完電話從外面回來,就看到了這樣一幕。

    雖說小慧這場宴會請來的都是一些京城上的了臺面的世家公子,但是顯然其中不乏好色之徒,行事作風竟然在女子面前如此輕浮,家世再好又怎么樣,半點該有的禮儀教養都沒有,完完全全一個游手好閑的浪蕩子。

    更何況這種人無禮的……還是他在意的女子。

    父母一再教誨要他與京城各世家交好,若是當眾鬧得臉紅必然對身份名聲不好,引來無數閑人添油加醋背后議論,李槿虞再次無奈于名聲所累。

    眾人只知豪門有多光鮮亮麗令人目眩,卻不知他連為喜歡的女子打一架如此平凡的機會都沒有。

    李槿虞口中的聶少挑挑眉,神情懶散:“怎么?李公子也瞧上這妞了?”

    李槿虞忍住額角迸發的青筋,壓著脾氣,“這是我朋友,你言語太過冒犯了,向她道歉!”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