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瞬間從大狼狗變成小白兔

    “道歉?”聶少像是聽了什么好笑的笑話一般,言語間流露出不屑,“李公子,英雄救美也不是這樣的說法吧,她是什么身份?我又是什么身份?我給她道歉,她恐怕會折壽吧!

    李槿虞面色反而淡然了,抬眼看他,冷靜至極,“那請問聶少,你是什么身份?我又是什么身份?”

    聶少:“……”

    李槿虞不緊不慢:“聶家混跡商場多年,已是一條大魚,想來或許已經看不起我們李家這樣的外交世家了,我父母都是外交官,在聶家眼里或許不值一提,我叔叔伯伯更是全部從政,在聶家眼里或許更是道不同不相為謀,既然如此,我身為李家的公子,看來的確在你聶家面前,沒有半分話語權!

    越往下說,李槿虞越是淡然,聶少臉色卻越來越綠。

    自古以來,政商兩界魚龍混雜,盤根錯節,根本分割不開,若說聶家完全干凈自然是不可能,平日里少不得仰仗政界的人物來幫忙洗清,李槿虞這么說,完全是在提醒他們家勢力不足,野心有余。

    愚蠢,只會給家族抹黑。李槿虞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我聽說你有個表哥在監獄里蹲了有兩年了,今年……好像就能出來了!

    聶少一驚,轉過來迅速朝丁魚道歉:“這位小姐十分對不起,剛剛太過無禮是我的錯,我向您道歉,希望您大人不記小人過!

    嘴里還有半塊白玉糕的丁魚:“……”

    丁魚看著道完歉然后像離弦的箭一樣飛奔而去的身影一臉懵逼。等等,她不就是想逗逗那個浪蕩子嗎,現在怎么變成兩個男人之間的斗爭了?其中還有一個是送她衣服的恩人?什么情況?小仙女表示事情發生的太快就像龍卷風……

    迅速道歉迅速逃離了現場的聶少摸了把冷汗。

    他確實有個表哥在監獄,不過這背后是個能把整個家族牽扯進去的案子,他的表哥便是被推出去頂包的。雖然不清楚李槿虞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以李家的勢力,要把這個案子重新翻來再審輕而易舉,到時候的損失就決不是推出去一個人能解決掉的了……

    李槿虞轉過身看著女孩,眼底只剩關切,“還好嗎?他……有沒有欺負到你?”

    說出來似乎又覺得莽撞了,眼神慌慌張張不知道往哪里看,瞬間從大狼狗變成了單純的小白兔。

    丁魚銜著半塊糕點:“……”

    她“呸”地一聲把嘴里半塊糕點吐了出來,吐到一張餐巾紙上,順便又揪了一張擦擦嘴,“那個,”想了想也不知道該說啥,于是開口:“謝謝少俠再次出手相救!”

    李槿虞淺笑,“不客氣,紳士不能讓女孩子被天氣凍到,也不能讓女孩子被壞人欺負!

    女孩眨巴著眼,“你有女朋友嗎?”

    李槿虞瞪大眼睛:“……”

    太過錯愕,以至于反應了好一會才在女孩咬著沙拉勺子調皮的目光注視下說出話來:“沒……沒有!

    女孩把沙拉杯轉了個方向,“哦,一般好像只有有女朋友的男生才會這么體貼,你的家教很厲害,你是個真正的紳士!

    李槿虞垂眸,遮住眼底微微的失望。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