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4、臨水別院(求推薦票)

    三天后。

    幾輛豪華馬車從靈丹閣駛出,離開廣元城,向著鄉下某處駛去。

    此次廣元城丹師會,是盧家邀請舉辦,地點就在盧家位于鄉下的‘臨水別院’中。

    臨水別院是盧家用來避暑的一座宅院,因位于鄉下,地價不貴,所以面積極大,內有涼亭美景,更有宅中內湖,極為豪華。

    江北坐在馬車上。

    錢豐騎著馬跟在馬車周圍。

    “也不知道這丹師會是何樣的。”在前世的時候,江北倒是參加過不少精英沙龍,但那種幾人對坐吹牛逼的聚會,他是真的玩膩了,希望這廣元丹師會能帶來點不一樣的感覺。

    “廣元丹師會,是廣元城比較大型的‘人才’交流會了,幾乎各大勢力都會派人參加,為的就是拓寬人脈。”

    根據自己這幾天得到的信息,江北在心中考慮著。

    “除了那些依附大勢力的丹師之外,也會有不少沒有大勢力保護的‘野人’丹師前來參會,目的便是得到那些大勢力的青睞,好擁有一個更好的生存環境。”

    “除此之外,還會有不少修煉者參加丹師會,這些修煉者,有一部分純粹是抱著結交丹師的目的來的,更多的,是想請丹師幫忙煉丹。”

    “魚龍混雜啊。”

    江北無聲笑了兩下。

    他來到這個世界都快小半年了,廣元五家四幫九大勢力,除了萬陽幫白虎堂之外,他還真沒怎么接觸過,說不定今天能夠認識不少其他勢力的人。

    “少爺,前面快要到盧家的‘臨水別院’了。”錢豐在馬車外小聲說道。

    江北掀起馬車窗簾,在前方道路盡頭,一座巨大的莊園坐落在地面上,周圍都是一種紅色的花樹,整個莊園像是建立在花海中一般,如同仙境,極為美麗。

    臨水別院大門洞開,一個個身穿黑衣的仆役進進出出,忙里忙外,來自四面八方的一輛輛馬車陸續駛進莊園中。

    幾分鐘后,靈丹閣的十幾輛馬車,在盧家雜役的帶領下,在偏院專門停放馬車的廣場上停下,幾人陸續下車。

    “羅卯,好久不見了。”幾人剛下車,一位身穿白衣的中年男子就迎了上來,向著羅卯打招呼。

    “盧自鳴,好久不見,你大哥盧自衛呢?”羅卯笑著向前抱了抱這名中年男子,二人相談甚歡,應該是早就認識。

    盧自鳴、盧自衛兩兄弟,是盧家家主的兩個兒子,也是如今廣元城的四大丹道大師。

    “我大哥在大廳那邊招待客人呢,聽說你要來,我前來迎接你。”盧自鳴在靈丹閣人群里看了一圈,問道:“那個逆推出我盧家‘洗脈丹’的小家伙來了沒?”

    盧自鳴和羅卯的交情似乎不錯,并沒有想象般那種面紅耳赤,勢同水火。

    雖說各為其主,生意上打生打死,各出手段,但私底下,同為丹道大師,幾人關系還是不錯的,經常在一起坐而論道。

    “江北,前來拜見一下盧自鳴大師。”羅卯將江北拉上前來。

    江北連忙上前,抱拳拱手道:“拜見盧大師。”

    “好家伙,這么年輕。”盧自鳴吸了一口氣,嘆道:“后生可畏啊,定親了沒?”

    江北一時怔然。

    盧自鳴接著道:“我大哥家的女兒與你年紀差不多,長得不錯,要不要我幫你介紹介紹。”

    江北微笑,不回答。

    沒法回答,沒看秀虎在后面像狗一樣盯著自己呢嘛。

    “老盧,別挖我墻腳啊。”羅卯笑著拍了盧自鳴肩膀一下,“走吧,趕了一下午路,身子骨都快散架了,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早就給你們準備好房間了。”盧自鳴一笑,帶著幾人穿過重重走廊,進入大院。

    江北幾名丹師緊跟在他們后面。

    秀虎帶著護衛們緊跟著。

    秀虎雖然是白虎堂九虎,但到了盧家這邊,還真沒他說話的地位。

    一來丹師大會的主體是各方丹師,他一個純粹修煉者插不上話,二來,盧家在廣元城江湖上的地位相比與萬陽幫,他一個萬陽幫下首勢力下的小頭目,不敢在此造次。

    盧家也給江北安排了一間屋子。

    傍晚時分,江北和錢豐坐在房間里。

    手中拿著廣元丹師會的具體流程,慢慢閱讀。

    這一次,前來盧家參加廣元丹師會的丹師,有近兩百人。

    這個數量不算少了,白虎堂有丹師八人,整個萬陽幫,丹師起碼有三十人,而其他大型勢力的丹師,也絕不會少于這個數。

    但前來參加廣元丹師會的人數,可不只有兩百人。

    還有三百多個廣元江湖上有頭有臉個的修煉者。

    前來參加這場盛會的五百多人,住宿、伙食皆有盧家承包……這盧家不愧是丹藥世家,也真夠有錢的。

    “廣元丹師會總共進行三天。”

    “第一天,廣元城四位丹道大師會進行講座,分享自己的煉丹經驗。”

    “第二天,則是提問時間,如果有人在丹道上有什么疑難問題的話,可以在聚會上,向四位丹道大師提出問題。”

    “而最后一天,是交流時間,丹師可以聚成一個個小集體,在一間間屋子里進行聚會,互相交流經驗,結交人脈。”

    看著手中的流程單,江北面目平靜,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利用明天的講座,先用系統把四位丹道大師的煉丹經驗‘偷’到手再說,這么一來,僅說理論知識的話,煉丹一道,廣元城應該就沒有任何一位丹師能比得上我了。”

    “如果有閑余的能量點,我還可以掃描分析一下其他丹師。”

    這廣元城丹師大會,對于江北來說,是增加煉丹知識的一個極佳途徑。

    錯過了這次丹師大會,以后很長時間內,可就不會有這么多丹師同時聚在一起了。

    “大會的第二天和第三天,我得嘗試著去接觸一下那些后天境的修煉者,既然這些修煉者,會來參加丹師大會,肯定有所求才對……最好能與幾個強大修煉者結交。”

    只是……那些后天境的修煉者,能信得過嗎?

    自己畢竟才只是內勁七層修為,實力不對等的情況下,就算達成合作,會有公平可言嗎?

    愁啊。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