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9章 遇故人

    回到家,那就是回到了避風港。

    關上門后,小蝶的身子癱軟的倚靠在大門上。

    田荷花用眼神示意她先進去。

    “小姐,你不進屋嗎?”

    小蝶不可思議的問道。

    田荷花搖了搖頭,她聽著那腳步聲跟了過來,她要看個清楚。

    “那小蝶也不走!

    小蝶重著腳步走到屋里,拿著鋪蓋輕輕的走了出來。

    雖然屋里的被褥都散了絮,但總比坐在地上受涼好。

    現在正是春寒料峭。

    有句話說的好,春凍骨頭,秋凍肉。

    顧府的人都是打南邊來的,更受不了北方的春日。

    所以,保暖最重要。

    田荷花扒著門縫,不時的看著門下的那個小洞口,若是外面的人敢進來,她就絕不手軟。

    一旁的小蝶也找了個鋤頭,緊緊的抱在懷里。

    不過,今兒太累了。

    白天跑、晚上跑的,眼下,她在緊張中抱著鋤頭,倚在大門上已經睡著了。

    田荷花雖然換了副皮囊,但里子還是從前的她。

    糙人一個,累啥的都習慣了。

    天地間重回于平靜,田荷花看的眼睛都累了。

    此時她的上眼皮和下眼皮正在打架。

    困得將要昏昏欲睡。

    此時,那躲藏的人終于忍耐不住。

    一陣腳步聲傳到她的耳朵中。

    只聽得腳步聲窸窸窣窣的。

    田荷花當即睜開雙眼,頭腦瞬間清醒。

    順著門縫向外看去。

    她終于看到了那個白頭發的人。

    此時她這才看清,那人一身的白。

    白衣裳、白頭發渾身上下透著一股的陰寒之氣。

    頹廢的走著路,活像是個行尸走肉。

    而他身邊的那個小人兒則是不一樣,拉著那人的手蹦蹦跳跳的走著路。

    第一次見到如此古怪的場景,田荷花心中不免有些害怕。

    甚至有了些迷信。

    上河村死了這么多的人,難道真的有鬼?

    兩人朝著田家的宅院走了過來。

    田荷花正看著,忽然一雙眼睛對了上來。

    她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

    只見那只眼睛還不住的動著。

    就在此時,洞口處的進來一只黑色、圓滾滾的腦袋。

    猛然,一個女人尖利、刺耳的叫聲劃破天空。

    “快跑!”

    但是田荷花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那圓圓的小腦袋。

    小蝶被這一聲驚醒,懷里抱著的鋤頭瞬間移到手上,看著田荷花按著什么,此時還不情形的她就要砸了上去。

    “哇~”

    被田荷花按住頭的小孩“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我勸你們最好別動,小心我的鋤頭敲爆他的腦袋!”

    田荷花故意惡狠狠地說道。

    現在不能慫,誰慫誰落下風。

    雖然田荷花哪能殺人,但不能輸了做派!

    果然,外面的人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求求你,放了我女兒吧……”

    原來是個小姑娘啊。

    而且,這白發人也是個女人,竟然是一對母女。

    雖然女人能讓田荷花安心些,但眼下什么也不熟悉,田荷花立刻命令道:“進來,不然擰斷你的脖子!”

    田荷花手下的小人哪懂這個?

    哭得驚天動地的,也不敢進去。

    “行,只要你們不傷害我女兒!

    女人也不敢拉女孩的露在門外的身體,生怕扯疼了她。

    “現在你沒有討價還價的余地!你再多猶豫片刻,就別怪我扭斷她的脖子!”

    田荷花這樣說話,還真像個狠角色,外面的女人已經不敢再有任何的異動。

    乖乖的照著田荷花的話去做。

    她帶著哭聲,含淚推女兒進去,

    那小人兒看起來才不過三歲左右的樣子,眸子里很是清澈。

    她雖然分不清田荷花是好是壞,但第一次離開娘,她很是害怕,全身上下對田荷花滿是拒絕。

    但她一個小娃娃怎么可能掙脫田荷花。

    小蝶湊上前,很是歡喜的將她抱在懷里。

    “真好玩!

    小蝶低聲道。

    那小人兒撇著嘴,哭得更厲害了,讓外面的女人更是揪心:“你們是誰,到底要做什么!”

    “這句話應該我問你吧?你們為什么要跟蹤我們!”田荷花依舊唱著白臉,語氣冰冷的問著。

    “你們住在我的家,我不應該跟蹤嗎?”

    女人的話讓田荷花先是一驚,田家哪有人是白頭發的?

    “胡說!這里已經很久沒人了,才剛我們來的時候,還蒙著一層灰呢!”

    小蝶撇著嘴說道。

    那邊的女人已經崩潰,她的女兒在田荷花這里,如今是問什么就答什么,很是聽話。

    “這是我家,不過……我帶著孩子一直住在村尾……因為我害怕,三年了,我一個女人,實在是不知道如何生活,當是看到你們來了,我進不去,只能讓孩子先進去看看……”

    田荷花冷笑道:“看我們?是監視吧!不然我們有什么好看的,若是真的沒有鬼,你為何不直接現身!”

    “我害怕……”

    女人將所有的事情一一說明。

    田荷花聽到那個熟悉的名字瞬間驚訝。

    那站在門外的女人竟然是田清水!

    忍住好奇心,田荷花知道自己現在的模樣是說不清了,她將門緩緩打開,冷冰冰地說道:“進來吧!

    雖然看不清對方的模樣,但田荷花看著身邊的這個孩子,已經猜了個八九不離十。

    她算著日子,田清水的孩子應該也這么大了。

    “小蝶,把孩子看好!

    田荷花囑咐道。

    小蝶立刻點頭,帶著使命似的緊緊的抱住了這女娃娃。

    心里美滋滋的。

    這差事好啊,娃娃有肉,抱著舒服極了,像是報個小貓似的,很舒服。

    而且還能偷偷的掐兩下胖乎乎的臉蛋子,真舒服!

    要是不會哭就好了,不然一碰就哭,還真是掃興。

    小蝶很喜歡娃娃,尤其是女娃娃,這孩子好看,她就更喜歡了。

    田荷花帶著女人進了屋,掌了燈。

    如豆的燭火在昏暗的小屋里帶來了光亮。

    田荷花雖然表面不動如山,但卻是借著光暈仔細的看著。

    燭光中,田荷花努力的辨認著眼前的女人。

    滿頭的銀絲,已經沒有黑發。

    臉上多了幾十道的皺紋,蒼老的不是一星半點。

    從前的田清水身材有肉,算是個微胖的女子,一張白凈的面皮,塞上還透著紅暈。

    笑起來很是陽光。

    而現在……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