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請不到醫

    婆媳二人相攜離去,路過一處小院時,聽到里面隱隱傳來一道呼痛聲,隨后就是尖利地質問聲“請的醫為何還不來?是不是你爹不愿出銀錢……”

    里面一道怯生生還十分稚嫩的聲音緊接著傳出來“娘,您別急,二姐已去請了!

    呂氏的耐心已經告罄,腿間傳來的痛楚讓她再不能冷靜,面上已露出了些狠戾的光。

    “都請了大半日了,為何還不來?”

    女兒一大早就去請醫,卻到了現在還沒請來,她便也猜到,是中間有了什么變故。

    再一想到自她回來之后就再沒來看過她一眼的元易之,就更是怒火沖天。

    “定是你爹不愿出銀錢給我治,他就是一心向著他那對惡毒的爹娘,哪里還管的到我們的死活?”

    呂氏的話中帶著些怨恨,元令月聽了,垂下頭。

    她爹自將娘帶回了家,就再沒有過問過一句,一大早出了門,至今未回,哪里曾說過不給她請醫的話?

    更何況,家中銀錢俱都把持在她娘手中,請不請醫,不也是她自己說了算?

    哪里能將過錯推到他們爹身上?

    心中雖是這么想,但她二姐出門時曾交待過,她們娘這些日子脾氣不好,讓她千萬不能惹怒了她。

    免得她怒火更盛,再拿她們來出氣。

    此時她便也聰明地沉默不說話,只將自己當成個啞巴。

    “我問你話,你為何不回話?”呂氏聲音刺耳,元令月很是嚇了一跳。

    她也不知自己又哪錯了,再回憶起她爹說的,她娘已是瘋魔了的話,也不敢在房里久待,往外跑了出去“我去尋一尋二姐,娘,您再忍著些!

    元令月在元錦春家門外找到了還等在那里的元令芨“二姐,娘她發了好大的脾氣,我不敢留在那里,就出來找你了!

    元令芨摸摸她的頭“那就不要進去了!

    自她大姐死后,她娘的脾氣就時好時壞,好的時候還會對她們關切幾句,遇上脾氣不好時,對她們的打罵就更加不留情面。

    這些日子,她們也是苦不堪言,只呂氏是她們親娘,要打她們罵她們,她們除了受著又能如何?

    “二姐,你為何還等在這里?族伯父還不肯去給娘瞧病嗎?”

    “嗯!痹钴笐艘宦,最后回頭看了眼院里,見里面的人毫無動靜,面上難掩失望之色,只好帶著妹妹回去了。

    到了屋里,自又是被呂氏劈頭蓋臉一頓好罵,元令芨壓下心中的委屈“族伯父上山采藥去了,暫時不得空!

    呂氏聞言,自是不滿“采藥何時不能去采,偏要挑今日不成?”

    元令芨給她倒水的手頓了片刻,又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將水倒了半碗,雙手捧給呂氏“族伯母說,有一味藥是極其要緊的,錯過了還要等一年……”

    呂氏也不懂其中的道道,只將這話當了真,再喝了一口元令芨遞來的熱水,心中到底舒坦了一些,忍著痛道“你便去山下等著,他若回來,就馬上將人請來!

    腿上的劇痛,她一刻都忍不得,只想快些請了人來正骨,好讓自己少受些罪。

    元令芨自是順從地應了,退出了房門,只長長嘆了口氣。

    正要出門的時候,見著自己幼弟哭著跑進門,一頭扎進她的懷里“二姐,他們不和我玩,還拿石頭砸我!

    元令芨心底一沉,雙手扶住幼弟的雙肩,仔細查看了一番,果然見著他額頭滲出了血“是何人打的你,怎打得這么重?”

    “他們罵我娘,說她是惡婦……”

    元令芨愣了愣,她比弟妹年長,自也是知些事的。

    自她聽說她娘去了祖父祖母院里縱火時,就知道,他們在族中將會舉步維艱。

    卻是沒想到,報應來得那樣快。

    快得讓她們來不及反應,只一夜之間,就眾叛親離,萬夫所指。

    “二姐,他們為何罵娘是惡婦,娘她那么疼我,怎會是惡婦?”

    “娘她做錯了事情,他們還在氣頭上,過些時日就會好了!

    元令芨又去了元錦春家中,還是連院門都進不去,只得了一句話“你不用再來了,你娘的腿我治不了!

    呂氏的傷勢,前一日夜里在元錦安家,他就已粗略看了眼,那腿傷勢極重,他哪怕去了,都是治不好的。

    況且,他私心里對呂氏極為厭惡,更加不愿將自己得之不易的藥材浪費在這等惡婦身上,所以元令芨來了幾次,他都嚴詞拒絕了。

    此時又見著她來,心里也不曾有半點動搖。

    只這次元令芨卻不再提呂氏,只道“洲兒他被人打傷了,我只是想求些藥給他敷一敷!

    元錦春猶豫了片刻,自屋里拿了些藥來“只這么些了,你拿去吧!

    元令芨接過藥,自袖中摸出些銅錢“多謝族伯父!

    元錦春擺擺手“這藥并不難尋,下回再有什么傷,只管自己去尋!

    按著呂氏所犯的事,她的三個子女,往后的日子可不會太好過,磕磕碰碰再所難免。

    元令芨自也是知道他的意思,點點頭,壓下眼中的淚意“多謝族伯父!

    元錦春看著她轉身離去,只搖頭嘆氣。

    他的妻室趙氏剛從屋里出來,見他的臉色,順著他的目光看到遠去的元令芨“她是來求藥的?”

    “是啊,洲兒被人傷了!

    趙氏聞言,自也是嘆氣“攤上這么一個娘,日后還有的是苦頭吃!

    “若是易之狠的下心將呂氏休棄,他那三個孩子,倒還能好過些!

    “呂氏的腿傷這樣重,日后怕是不良于行,若真的被休回了娘家,也是沒了活路。易之與她夫妻多年,不一定能狠的下心呢!

    前面陰氏的前車之鑒擺在那里,呂氏的罪過可比陰氏還要重的多。

    元易之若真的起意休妻,早前當著全族人的面就該提了,只看他什么都不說,怕是沒那個意思。

    元錦春搖頭“呂氏若是就此安分下來,說不定還能得個容身之地,若是繼續鬧騰不休,那就難說了!

    只看著呂氏如今的樣子,是還沒意識到自己的處境,怕還有的鬧騰。

    jgfu

    。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