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5章 挖心魔

    清冷的弦月仿佛染上了一層血紅色的光澤,突然,聲聲凄厲的喊叫令人毛骨悚然。片刻后,一切歸于平靜。驀地,又是一陣如訴如泣,百轉千回的陰笑響起,像極了飄蕩的幽魂。

    “出去瞧一瞧?”鐘子嵐眸光發亮,隱隱有些按耐不住內心的蠢蠢欲動。是妖是鬼,出于一看便知。不等她應聲,他從門口悄悄的探出腦袋,頓時,身子一震,啞然失聲。

    不遠處躺了好多尸體,仔細一瞧,那些死掉的人好像是今日準備離開鎮子的人。只見,一個黑色的人影罩著寬大的斗篷,他伸出長長的指甲劃開那些人的胸膛,取出了一個又一個鮮血淋漓的心臟。

    鐘子嵐不自覺的咽了咽口水,額頭滲出了細細的冷汗。突然,那人側過頭來,臉上毫無血肉,就是一個骷髏頭。莫名的,他笑了,笑得詭異滲人。

    他身畔的籃子里已經裝滿了心臟,緩緩起身,指甲上的鮮血一滴一滴落在地上,蜿蜒成一幅血流成河的畫卷。詭譎的眼睛冰冷邪惡的盯著他,隨即,他提著籃子消失在夜色之中。

    “你看到了什么?”

    清冷的聲音響在他的耳畔,心口狠狠一跳,被驚得全身冒冷汗。他沒被那邪氣的東西嚇死,都要被她嚇死了。

    “有那么嚇人?”九音好整以暇的摸了摸下巴,心中好笑,鐘子嵐可被嚇得不輕。

    “你出去看看就知道了!闭f完,他才知道他的聲音有多干澀。也許,他們今天不應該來此住宿的,可能惹上大麻煩了。

    聞言,九音踏出了客棧,濃烈的血腥味兒撲面而來。眉頭一皺,約摸有十來具尸體被挖了心臟,鮮血還是溫熱的,這些人是活著被挖了心。難不成,這里有一個挖心狂魔?

    鐘子嵐瞧著空無一人的大街,可算是明白為什么家家戶戶閉門不出。這里很危險,但他們不敢逃,因為逃走的下場也許就像現在地上躺著的人一樣,死無全尸。

    這座小鎮的上空籠罩著名為恐怖的烏云,而他們來到了這個鎮子,如果離開會不會碰上那邪惡的東西呢,一切都還是個未知數。

    “走,跟上!本乓羟浦温涞难E,順著這個,也許就能知道答案。

    “真要去?”那個似人非人的東西是既恐怖又惡心,多看一眼都是在挑戰他脆弱的神經。

    “那你在這兒等我!

    “算了,我還是跟著你!迸c其一個人留在這恐怖的地方,他倒寧愿跟著她去冒險。

    二人一路追蹤著滴落的血跡,漸漸的,血跡變得越來越淡。最終二人停了下來,抬眼,卻發現這個地方赫然是他們今天翻越的山脈。

    “這里可真古怪!庇浀媒裉焖麄冊谏綆p時瞧見了一座冰宮,到了山下,就什么都沒有了。他莫名有了一個猜想,今日看到的那個邪物會不會就住在冰宮里?

    “你見過那東西,你去找找看!本乓魧ち艘惶幬恢米讼聛,讓這家伙鍛煉鍛煉。以后遇到危險的事兒還多著呢,她不可能隨時都在他的身邊。

    “好!彼鐾矍懊C5拇笊,他可是下定決心跟著她歷練變強的,可不能被這些東西給嚇到。搖身一變,他化為了白狼,雖然地上沒有一絲血跡,但他的嗅覺靈敏,追蹤應該不成問題。

    九音凝眉,白狼很快便與山上的白雪融合在了一起,一轉眼,他便消失在了她的視線之中。

    若有若無的血腥味兒漸漸又變得強烈,他爬過過一個角峰,一個平坦的鞍地呈現眼前。它用爪子刨開皚皚白雪,晶瑩的冰雪下凍著一顆一顆形狀各異的心臟。有人類的,以及各種動物的。

    “真是一只聰明的白狼!痹幃惪斩吹穆曇舯缺┻要冷冽,黑色的衣袍仿佛散發著死亡之氣,骷髏臉一張一合,就像從地獄里爬出來的惡鬼。

    “你是何物?”鐘子嵐心口一跳,這東西悄無聲息的出現,他一點兒也沒察覺到。

    “居然不是一個凡物!痹幃惖难壑樽觿澾^一絲亮光,眼前的白狼竟會說人語。也許,它的心臟會更有用。

    鐘子嵐警惕的倒退幾步,一種危險的感覺蔓延了全身。

    “逃不掉的!

    霎時,黑色的迷霧包圍了周遭,就像沼澤一般讓人動彈不得。

    鐘子嵐眸光一冷,空中一躍,向他撲去。但是,卻像打到了煙霧一般,沒有實形。這樣下去,只會消耗他的體力。手臂一疼,驀地多了幾條血痕,皮肉似被燒焦了一般,黑乎乎的。

    “想殺我沒那么容易!彼L嘯一聲,光華萬千的月似乎觸手可及。幽綠的眸子鋒芒畢露,狂暴的力量就像暴風雪一般,摧毀一切。

    白色的雪仿佛被潑上了墨水一般,低聲嗚咽的聲音夾雜著絕望至極的痛苦。

    鐘子嵐冷眼瞧著雪地上痛苦哀嚎,似人非人的鬼物。原以為他是個鬼骷髏,沒成想是戴了一個骷髏面具。不過,那張臉形如枯槁,和骷髏沒什么兩樣。

    “你殺了誰跟我無關,不過,你千不該萬不該對本公子動手!边@幾天他被白音壓制得完全沒了脾氣,但是心里還是有一股不服輸的心氣兒。正好他撞上來了,打了一架,頓時心里舒暢了許多。

    他凝聚玄力,正欲給他最后一擊,驀地發現,挪不動腳步。低頭凝視,不知何時,黑色的霧氣纏繞住了他的雙腳,越掙扎越緊。

    那人緩緩的站了起來,勾起一絲邪惡的詭笑。眼前的白狼能力不錯,只是腦子太笨。面對敵人,任何時刻都不能掉以輕心。

    鐘子嵐持劍一劃,卻根本斬不斷這黑色的霧氣,突然,一股霸道的力量扯住他的腳踝砸向了一旁的角峰上?v使他變成了本體,也受了些傷。只覺背脊生疼,恐怕斷了幾根骨頭。是他輕敵了,若是被她瞧見,估計又要被死里訓。

    “你的心臟應該會很美味的!彼现,一步一步往那冰藍色的宮殿中走去。
幸运飞艇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