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默念吾名

    赤巖山三十里外的山澗中,一身青色衣裙的魚凝裳憑崖而立,山風飄飄,清逸出塵!

    “太上無極鴻鈞大圣!”

    默默的念叨著這八個字,魚凝裳的心中有些憧憬。雖然她并沒有看清楚那位太上無極鴻鈞大圣究竟是什么模樣,但是有一點卻是可以肯定,這是一位無上的存在。

    一個讓自己只能仰視的無上存在!

    不過想要聯系這位神秘而至高的存在,需要在念誦他等遵命之前,手握一枚二品以上的靈石。

    二品以上的靈石,對魚凝裳來說,根本算不得什么貴重之物,她一個月的修煉資源,就有上千塊這樣的靈石。

    但是那位太上無極鴻鈞大圣卻叮囑過,一個月的時光,她最多只能念叨這位大圣一次。

    多了,這位大圣可能不會回應。

    和得不到回應相比,魚凝裳更擔憂的,還是怕自己惹惱了那位神秘而強大的存在。

    他的修為究竟有多高,那些超脫的存在,是不是這位太上無極鴻鈞大圣的對手呢?

    心里這么想著,魚凝裳就拿那紫霄宮中的鴻鈞道人和自己宗門一個存在了多年,自己只是見過一面的老古董對比了起來。

    而在對比中,魚凝裳赫然發現,自己的長輩和神秘的鴻鈞道人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這等的機緣,只有我一個人知道。

    想到那位鴻鈞道人所許的好處,魚凝裳的心里忍不住有些得意。

    只是她并不知道,此時在她眼里那猶如神靈一般的鴻鈞道人,正從三十里外離開。

    跨馬揚鞭的林庸,此時整個人都感覺不一樣了。他覺得自己有無窮的精力,每一次呼吸,都好像有一股力量在震動著自己的骨肉皮髓。

    不過伴隨著一次次的呼吸,林庸有一種強烈的饑餓感,充斥在心頭。

    丁驚瀾給的赤火丹已經吃完了,在臨離開烈陽宗的時候,林庸雖然又給一副戀戀不舍模樣的丁驚瀾要了五顆赤火丹,但是依舊沒有太大的用處。

    這等的情況,是潛能消耗太多的表現。

    如果不能及時將自己消耗的潛能補上,林庸有些擔心自己會不會因為潛能耗盡而亡。

    如果讓魚凝裳知道,自己心頭尊貴無比的鴻鈞道人,此時正在為赤火丹不足而難受的話,不知該作何感想。

    “大人,再過半個時辰,我們就能夠到達滄浪郡!笔耶敼Ь吹某钟构笆值。

    對于林庸,石敢當以往的恭敬,是因為林庸的潛力和身份,可是現在,他更多的是敬畏林庸的實力。

    沒錯兒,就是實力!

    雖然沒有突破開陽境的林庸在石敢當的眼中,只是一個后輩,可林庸回到烈火宗中的變化,石敢當卻看在眼里。

    如果以往的林庸是一個美不外見的少年強者,那么現在的林庸,則是一塊經歷了打磨的璞玉,露出了光芒。

    強悍,現在林庸給石敢當的感覺,就是強悍!

    還沒有達到開陽境,竟然給了自己這樣的感覺,石敢當有時候覺得自己是不是生出了錯覺。

    一聲鶴鳴,驚醒了石敢當的思索。他本能的抬頭,就見一頭雙翼展開,足足有一丈方圓的巨鶴,正展翅而來。

    石敢當等人坐下的戰馬,雖然都是經過訓練的戰馬,但是在這巨鶴下落的瞬間,還是忍不住發出了悲鳴。

    “戒備!”意識到不好的石敢當手掌輕揮道:“備弩!”

    伴隨著石敢當的高喝,所有的鎮武衛都翻身下馬,烏黑的弓弩,齊齊對準了那騰空而來的巨鶴。

    “石敢當,讓林庸上來!”充滿了不容置疑的聲音,從巨鶴上響起,也就在這一刻,楚狂歌的身影,出現在了虛空中。

    看著臨空而立,猶如神人一般的楚狂歌,林庸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艷羨。

    自己等人趕路,基本上都是策馬狂奔,但是楚狂歌則是駕馭巨鶴,凌空飛渡。

    石敢當看著高有十丈的巨鶴,又看了看騎在馬上的林庸,隨機朝著林庸道:“林大人,得罪了!

    不等林庸答話,石敢當已經一爪朝著林庸抓了過去。

    這一抓,快如驚鴻,更帶著一股難以披靡的威勢。在這一抓下落的瞬間,石敢當就準備一氣呵成,直接將林庸朝著巨鶴扔上去。

    這次出手,石敢當可謂是十拿九穩。

    但是,就在他要抓住林庸的剎那,林庸的左手,突然從一個讓他意想不到的位置,朝著他的手掌迎了上來。

    兩條手臂在虛空中碰撞,石敢當的一抓,竟然被林庸直接給擋住,這等的情形,讓石敢當大吃一驚!

    這怎么可能?

    他雖然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和林庸交好,但是現在當著大統領的面,他也不能表現的太過無能。

    “林大人,好手法!”在說出這句話的剎那,石敢當的手掌陡然變大了一輪,那下落的手掌,好像一下子有了萬鈞之力。

    林庸此時有一種自己的手臂再抵擋,就會崩裂的感覺。他心里清楚,這石敢當斷然不會傷害自己,所以也不準備在石敢當面前白費功夫。

    抓住林庸手臂的石敢當,重重的將林庸一拋,林庸就無聲無息的落在了那巨鶴的上方。

    楚狂歌站在上面,將林庸和石敢當的交手,無一遺漏,全都落在眼里,毫不吝嗇的贊嘆道:“還算不錯!

    林庸笑了笑道:“這些天在宗門中觀看典籍,再加上丹藥足夠,終于將流火鍛體拳修煉到了大成!

    楚狂歌輕輕點頭道:“流火鍛體拳是一個不錯的鍛體法門,傳說中是烈陽宗的祖師,從一門古法戰體之中演化出來的!

    “當年我也修煉過幾次流火鍛體拳,它好像缺少一些關鍵的東西,你修煉多了,也沒有太大的用處!

    林庸暗自點頭,這楚大統領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竟然靠著觀演幾遍,就能夠看出這流火鍛體拳的缺陷。

    “你這一次,一定要好好表現,將本就應該屬于我們的機會,給我爭取回來!背窀杩粗钟,不容置疑的道:“如果你能如我所愿,我會給你最大的獎勵;同理,不能成功,那該是什么懲罰,自己想!

    林庸看著楚狂歌的模樣,感到楚狂歌的胸腹中,好像隱含著一種火焰,一種因憤怒而形成,似乎能將天地都為之毀滅的火焰。

    這究竟是誰如此大的膽子,竟敢給楚狂歌氣受,這家伙是不是不想活了。

    “你的修為,已經到了淬體境的巔峰,再走一步,就是開陽境!

    “以你現在的水準,踏步開陽境,并不是什么難事,但是開陽境之后呢?”

    林庸心說開陽境之后,我自然有其他的方法,但是現在楚狂歌表現的如此嚴肅,他可不敢觸霉頭。

    “從開陽境到辟竅境,光靠體質就行,但是想要成為煉罡宗師,必須要有強大的精神力。沒有強大的精神力,根本就難以溝通天地,更不要說煉煞為罡!

    來到這個世上,林庸對于修煉的境界雖然有一些調節,但是猶如楚狂歌這般,給他細細講說的情形,林庸還是第一次遇到。

    他看著楚狂歌,神色中充滿了鄭重。

    “你想的沒錯,我們誅邪衛中,就有一門專門鍛煉心神的觀想之法!

    林庸真的有點懵,他還是第一次聽到觀想之法這個稱呼,此時他真想告訴楚狂歌,老大,我說哥們兒,你可真是太抬舉我了,我是真不知道什么觀想之法。

    不過,嘴上還是感激不盡道:“大人希望我能學這觀想之法?”

    “這觀想之法,本為我滄浪郡所得之物,當年督帥曾經親口答應過我,可以讓我滄浪郡三年有一個修煉觀想之法的名額,可是現在,那些家伙竟然趁著督帥閉關,想要搶走我滄浪郡的名額,實在可惡!

    楚狂歌說話間,一股磅礴的氣息,瞬間從他的身上發散開來。那馱著他和林庸前進的巨鶴,此時有些恐懼,身軀顫抖之間,更有一種想要墜落的危險。

    林庸的臉有些發白,此時的他,很想提醒一下楚狂歌,大統領您一定要息怒,您這脾氣一旦發作,咱們可能都要跌落,您是煉罡境的強者不在乎,但是哥們兒我不行啊。

    還不等林庸勸解,楚狂歌已經反應了過來,很快收斂了氣勢,但是對于那巨鶴,卻冷冷的撂了一句:“廢物!”

    巨鶴不言,對于這種侮辱,它早已經習慣。

    “大統領,屬下絕對有信心將咱們的名額搶過來,只不過現在屬下實在是太餓了,對,突破消耗了太多的能量,大統領要是將獎勵預支給我,有助于我把任務完成得更好!”

    “好,這可是你說的!”楚狂歌說話間,將一只玉瓶扔給林庸道:“快點吸收,半個時辰之后,咱們就到南皇都了!”

    ()
幸运飞艇玩法